军嫂的悠闲人生-102(为月票满百加更)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H海冬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军嫂的悠闲人生 | H海冬 | H海冬 | 军嫂的悠闲人生 
正文如下:

作者:H海冬

蓝天笑了,笑容好似冰雪融化,万物苏醒,众人好似听到了春暖花开的声音。

蓝天从没有像今天笑得这么开怀,笑得这么多次,看着门口很是赞同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莫军华打水回来,听到蓝天那句‘他是我男人’,不作二想,那个‘我男人’肯定是他,心里美滋滋的,步伐一顿停在门边听听蓝天接下来还有那些话要说,结果听到那个女兵跟蓝天说他年纪大得可以当蓝天爸爸了。

挑拨离间到他身上来了!

莫军华脸立即沉了下去,冷气不要钱的死命往外散发,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跨进了小车厢。目光冷冽地看着周雨薇,语气有礼但毫无温度,“同志,你的铺位在对面,火车马上要开了,请回到你自己的铺位上,我们要休息了。”

周雨薇没想到莫军华突然回来了,忐忑不安面有羞愧不敢看他,暗地里觑着他,忍不住担心猜测他有没有听到她刚才的话,会不会觉得她是个说人是非的女孩,认为她品德不行?

要不要跟他解释下,其实她并没有那个意思,她不觉得他年纪大。却见莫军华目不斜视,连个眼角都没有落在她身上,顿时难过得心跟刀割一样。

染了水雾的双眸,欲语还休,丝丝情意夹着哀怨,委屈中透着羞怒,还有不敢置信的表情,总之表情很复杂,看得蓝天啧啧啧叹奇。

周雨薇默默看了眼莫军华,眼里的亮光慢慢黯然,回头看了眼蓝天,起身慢慢走去对面床铺,好似两人隔着万年光景。

莫军华将水杯放桌子上,走到蓝天跟前坐下来。卧铺的床位是单人铺,位置很小,莫军华坐下来跟好,两人坐一块有点挤。

他一坐下来,占了铺位的三分之二,蓝天只坐了三分之一。两人肩挨着肩,屁股紧靠着屁股,挤得里面的蓝天动都动不了。

蓝天似笑非笑看着他,也不阻止,就那么看着他,反正她又不是是军人,没有形象的也不是她。莫军华神色冷凛,目光坦荡直视着蓝天。

得咧,这人的脸皮又深厚了几分,面对着外人还能面不改色。

“还记得出门前,奶奶怎么跟你说的,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说话。你自小在乡下长大,性子单纯,村里人又很淳朴,你很少跟外人接触,不知道外面很多事情很复杂。”莫军华把玩着蓝天的手,当孩子谆谆教导。

蓝天剐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莫军华接着说,“我在部队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部队里除了男兵还是男兵,难以接触到外人。上次出任务受了伤,去部队里的卫生所看伤,碰到这个女同志,她是卫生所的护士。大家都是战友,又在一个团部里,见面是难免的。”

蓝天一怔,莫军华这是……跟她解释?

一时看着他出神,傻愣愣得‘哦了声’。同一个人,为何前世今生相差这么大,想着前世的自己,心里莫名涌现一股酸楚,也许这个人没那么糟糕,

哦,原来只是战友,还只见过几次面而已。怎么从周雨薇嘴里说出来,好像两人在处对象,感情还不错,结果男方回趟家,回来的时候多了一个人,而蓝天就是多出来的那个,破坏他们感情的人。

说来说去都是周雨薇害的,说话支支吾吾的,害得他们也误会蓝天妹子,众人心虚得慌也羞愧得慌。

他们就说嘛,蓝天妹子长得这么漂亮清纯,哪里像是破坏别人感情的人。

军人在平民老百姓心中的形象,正直,勇敢,富有正义感,没想到部队也出了个败类,看着周雨薇的目光十分鄙夷。

别以为他们看不出来,她一进来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他们的目光带着鄙夷,只不过大家互相不认识,不跟她一般计较。

还说别人没有素质,看看到底是谁没有素质不要脸,他们不过是无意识踩了下床,她却是有意识撒谎败坏别人的名誉,自己还装的那么无辜,好像所有的人都得宠着她,她以为她是谁。

周雨薇坐在铺位上,看着对面情意绵绵的两人,嫉妒得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床铺也不擦了,就那样躺上去睡,面对着里面背朝外。

听到对面莫军华问,“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听到对面莫军华问,“困不困,困的话先睡会。”

听到对面莫军华问,“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听到对面莫军华问,“热不热,热的话我去打点冷水过来擦擦。”

听到莫军华问……

那么一个冷漠的人,对着另外一个女人嘘寒问暖,周雨薇实在听不下去了,掀起被子盖到头上罩住自己,整个人气得发抖,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扑簌扑簌滑落下来。

围观群众看着这边两人甜甜蜜蜜,那边的周姑娘缩在被子里,想也知道她怕是没脸见人,才会躲被子里。

火车‘哐当哐当’向前行驶,窗外的景色,一路往后飞驰。陈旧的城市,颓废的楼房,狭窄的空间,慢慢从视线里消失,随着火车‘哐当哐当’的响,视野渐渐开阔起来。

翠绿的丛林,开阔的田野,蔚蓝的天空;山野乡间,缕缕炊烟升起,田垄上耕作的农夫,迎风招展的野花,奔流不息的河流,不知不觉间,连心胸都跟着开阔起来。

车上不能修炼,蓝天看景色看累了就睡觉,睡得迷迷糊糊,听到车上广播吃饭了,一咕噜坐起来。

上面几个铺位上的男男女女,听到广播后麻利地下来。条件好的,带着饭盒去餐厅打饭吃,条件稍微次点的,自备干粮。

“醒了,洗把脸。”莫军华将沾了温水的毛巾,递给蓝天。蓝天半眯着眼,睡眼惺忪,意识还很混沌,嗯了声,没接毛巾,掀开眼皮子看了眼莫军华又瞌着。

莫军华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没再喊她,摊开毛巾给蓝天擦起脸来。

脸上突然覆盖一片温热,蓝天舒服的更是不想动,抱着莫军华的腰,哼哼唧唧的,擦到她的下颚,还知道往上抬了抬,非常的乖顺,莫军华见了眸里笑意更浓。

被吵醒的周雨薇,心里正憋着气没地方出,睁眼瞧见对面两人情意绵绵,你浓我浓的,眼眶又红了,坐了一会,愣是没人知道她醒了,那两人旁若无人的继续在那里腻歪,心里膈应得要死,看着蓝天的目光鄙夷不屑。

又不是手断了,身子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擦脸还要人服侍。大庭广众之下,跟男人拉拉扯扯腻腻歪歪,也不注意点影响,还一脸陶醉的样子,真不要脸,呸。

蓝天享受着莫军华的贴身伺候,舒服的昏昏沉沉,突感一股恶意直扑而来,神识展开,冲着那股恶意的源头而去,正好看到周雨薇怨毒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人,具体地说应该是看着她才对。

蓝天啧了一声,抱着莫军华更是哼哼唧唧得腻歪,周雨薇啊周雨薇,前世那么狠毒对她,这才哪到哪,看本姑娘跟莫军华秀恩爱,嫉妒不死你。

莫军华勾了勾嘴角,心情很不错,娃娃投怀送抱,软玉在怀的感觉实在太好,争分夺秒享受着两人相处的愉快时间,仔仔细细一遍又一遍给蓝天擦洗,恨不得从头到脚,洗个百八十遍。

小车厢里的人,经过半天的荼毒,从一开始的惊愕,难以置信,到后来的……还是难以接受,见一次心里感叹一次,好男人啊!

这不,刚起来,群众又见着莫军华服侍蓝天,个个脸上都很淡然,心底啧啧啧叹奇,围观群众顶多心里感叹,不像周雨薇那么抗拒。

君不见,蓝天妹子睡了后,她男人坐她旁边,一会摸摸她的脸,看看她是热到了还是冷到了,热了给她掀开被单,冷了又给她盖上,手里拿着书本一直给她扇扇子,伺候得比老佛爷还精细。

擦个脸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他们都习惯了。

“饿了吗?我去饭堂给你打饭。”

洗完脸,蓝天也清醒了,拿过莫军华手里的毛巾擦手,擦完了递给他,莫军华接过放在一边。

蓝天摆手拒绝,“不想吃,一会我洗桃子吃。你中午也没吃饭,只吃了一碗面,哪里顶得住,快去打米饭回来,我婶给我做了点辣菜,正好配饭吃。”

见莫军华还不走,蓝天抬眼看他,又说,“放心吧,我不到处乱走,就在车厢里,哪里也不去,快去快去,一会没饭吃了,看你晚上怎么过。”

“乖。”莫军华奖励般摸了摸蓝天的脸,拿起饭盒走。车厢里其他人陆陆续续也出去,有的去打饭了,有的出去透气。

周雨薇看了眼蓝天,也拎着饭盒去打饭。

对面中铺的男子见周雨薇走了,过来跟蓝天说,“妹子,你心可真宽,那周姑娘跟着你男人走了,你也不去看着点,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个老实的,要不哥给你去看着点。”(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