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无妖-第125章 禽兽啊!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沧澜止戈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盛唐无妖 | 沧澜止戈 | 沧澜止戈 | 盛唐无妖 
正文如下:
第125章禽兽啊!

第125章禽兽啊!

幽州,左龙洲正站在刺史府庭中,他不过是恰好处理好了繁琐的公务,看到其中有一份是关于袁家的机密文件,其中关乎了朝廷对袁家还有前朝余孽遗留地道的一些调查结果。

当然,眼前也站着卢少卿的卫士青羽。

这个人一向不跟朝廷官员打交道,除非是卢易之的任务——他的确需要将某些文件过一下刺史这边审批,再呈交大理寺。

“卢大人被圣人亲派督办此事,显然备受圣人信任,你从小与卢大人一起长大,自身武功卓越,哪怕要以此谋个官位也不难,为何偏偏要在大理寺只挂个虚名呢。”

左龙洲在幽州位高权重,一言一行都有他的深意,青羽耐心听他说完,便说道:“刺史大人既然知道青羽的一切都是公子给的,又何必提醒青羽舍近求远,如此不是更愚蠢?”

想要拉拢他?也不想想若是他真要那些东西,卢易之又怎么会不给,他青羽又不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只是某个人都有自己命定的位置,青羽自己深以为然,但这些一向钻营权势的大官们肯定也会对他的想法不以为然。

而左龙洲听到青羽称呼卢易之公子的时候就知道此人自甘为仆了。

他也不恼,只笑了笑,“这可能就是你们习武之人跟我们这些从文之人的区别了。”

顿了下,他又懒懒得提起:“但也有些从武之人不一样。”

哦,这是暗示蒯正云了跟他夺权了?

“回去务必告诉你家公子。”左龙洲签下名字,按下手印,过了这问机密文件,递给青羽,一边神色幽幽地说:“我一直都觉得圣人在上,而范阳还需卢氏镇守。”

这是表态了?青羽反应很平静,“刺史大人的前半句,我家公子跟卢氏一贯都如此认为。”

圣人在上,必须如此。

左龙洲微微一笑,还真是滴水不漏,连旁边随从都如此,卢氏底蕴深不可测。

就在左龙洲亲自出门送别青羽的时候,轰隆!天空陡然炸雷。

两人皆是一惊,有旁侧管家小声提醒暴雨将至,让刺史大人回屋,免遭了寒气。

但左龙洲却眉头紧锁,看着惊雷劈下的方向.....陡然眉梢轻缓,朝青羽道:“看来又是那地方多生事端,我想你也无暇过去吧,不若我派人过去看看。”

这人怕是知道顾曳两人踪迹,难道还怀疑顾曳真的跟自家公子有什么特殊关系?

“鬼祟之事有北堂,若是人间之事,刺史大人本就该管。”青羽直接离开。

左龙洲眯起眼,不语。

而在陈家,陈易轩正收拾好行囊,他看到了外面的惊雷,却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是留意到了旁侧少年的惊惶。

陈易宝,他也是这次归家才留意到这个堂弟已经长大了一些,且...聪明。

只是有些少年老成,跟他当年一样。

“我没想到你会自己收拾行囊,按照你现在的身份不该是仆役服侍?好像当官的都这样。”陈易宝靠着门,对陈易轩亲自收拾行囊有些不习惯。

“把自己的秘密都尽量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个习惯并没有什么不好,还有,你可以回去收拾东西了。”陈易轩将行囊弄好后,倒了一杯茶。

“为什么让我跟你一起去洛阳?”

“没有为什么,还有我让你去的不是洛阳。”

两人对话的时候,已被北堂全方位接管的陈家水井区域中有好些北堂门派的人镇守,陈家人根本不能靠近分毫,不过也没人想靠近就是了。

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水井边上站了好久,手中的轮盘一直在转动。

惊雷起的时候,轮盘指针顿住了。

指向一个方向。

不同于这一惊雷给那些洞察敏锐见多识广的大人物们对那惊雷的诸多“顿悟”。

顾曳的顿悟是:“麻痹,要下雨了,没带雨伞。”

李大雄的顿悟是:“操蛋,下雨了,找不到吃的了。”

这一下暴雨他们就更不可能回到村子里了,还得找地方窝一下,又冷又饿....

奥,多么痛的顿悟!

两个人不想淋雨,只能加快脚步,不过路上差点忘记了一茬——孔洞生。

还好没路过太远,两人回去走了两步就找到了人,不过仔细一看两人登时想走人了。

顾曳:“你扔哪儿不好,为什么要扔一坨屎上呢。”

李大雄:“我就是随便一扔,哪里知道会扔一坨屎上,哎呦,还这么大坨!”

顾曳:“也没事,反正是你扛。”

李大雄:“凭什么又是我!之前是我抗的!”

顾曳:“做人要有始有终,尤其是一个男人,告诉我,你是一个男人吗?”

你问得如此认真,我竟无言以对。

李大雄只能把孔洞生的头往旁边草丛那里抹,抹掉上面的那啥后才扛起,当然了,那味儿不好闻——没看某个奎山村姑已经躲得远远的么。

不过才刚扛起人,暴雨就来了,顾曳抹了一把脸,“这雨太大,加上现在天气有点寒气,还找不到地方的话,咱们还没跑回村子就先歇菜了。”

李大雄:“废什么话你倒是找啊!”

呦,还有脾气了是吧,好吧,看你扛着一坨屎就算了。

顾曳可算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记忆力了,之前她跟李大雄在山冈上看过这附近地貌,虽然现在暴雨,但刚刚那惊雷也陡然一下子照亮了附近地貌,她也就心里有谱了。

“跟我来!”顾曳跑前天,李大雄在后面跟着,过了一会,顾曳一下子不见了,李大雄急了,“猴子,猴子,你哪儿啊。”

“这儿呢,过来!”顾曳忽然又冒了出来,李大雄仔细一看,原来是这人撩开了山壁上的树丛,里面有一山洞,不大不小的。

好运啊!竟然还有山洞!李大雄赶紧跑进去,将人往地上一扔就不管了。

外面暴雨倾盆,顾曳跟李大雄却都打了寒颤。

“这什么雨啊,猴子,我怎么感觉这雨特别冷,冷死我了。”李大雄一向身强体壮都感觉受不住,何况顾曳,她嘴唇都有些白了。

李大雄生怕顾曳受寒,看到地上还有一些干树枝便是一喜,估计是山洪暴发时水流推着这些树枝累积到了山洞里的。

“幸好还有这些树枝,不然外面的木头都湿透了,反而不好生火了。”李大雄将这些干树枝捡起堆一起,然后点燃篝火。

有了火就有了光跟温度,两人才感觉舒坦一点。

顾曳直接把外袍脱了用树枝挂着晾干,自己穿着内衫在旁边烤火,再看外面的大雨,“这雨下得的确邪门,这破地方不能待了,我总感觉不太吉利。”

李大雄也觉得这样,“那我们村子也别回去了,明天拿回五百两咱们就走。”

顾曳点头,不过两人又想到岳柔这个人,觉得这姑娘还还算有点道义,要不要跟她说一声呢。

“算了,人家跟我们也没什么交情,我们别自作多情,就算她人不错,但亲疏有别,我们回去也只让她为难而已。”顾曳想起郑启那群人就有些不爽,李大雄也是,因此两个人打消了回村的念头。

有了力气后,李大雄又把那些树丛遮掩好了一些,几乎把洞口全遮掩了。

估计是洞口变得温暖了,孔洞生终于醒了过来——额,可能跟李大雄把他的手放在火上烤了一下也有关系。

孔洞生被烫醒,一睁眼就看到了李大雄跟顾曳。

审时度势是一个盗墓贼的必备技能之一,他飞快接受了自己处境的置换,静静打量了两人一会,说:“好久不见啊,顾姑娘。”

奥,知道自己现在是阶下囚打不过皮糙肉厚的李大雄么所以挑着软柿子捏么?

话说一开始在柴房里不是已经被顾曳的爪子给扯破了一层脸皮吗,现在要把蛋蛋也送上门给她踢爆吗?

李大雄嘿嘿一笑,我就静静烤火取暖我不说话。

大晚上的逃亡还被暴雨打得跟狗一样,顾曳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一眼就认出我,是原来太关注我了吗?”

什么鬼,调情路线吗?这种人渣你也调!李大雄不喜欢这开头,孔洞生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皮相似乎还不错,因此.....

“是啊,在下一直很关注.....”孔洞生觉得这个女的眼光还可以——母老虎再凶也得求偶不是。

“钱在哪里?”顾曳看向他。

孔洞生一愣,暗道怎么话题一下子就转到他最不想转的方向了。

“这个钱财乃身外之物,姑娘你还得看淡些才好。”孔洞生这种舍命挖人祖坟发大财的盗墓贼怎么可能愿意轻易吐露五百两的所在呢,他只想和稀泥找寻机会.....

然而还未等他想到法子找到机会,对面烤火的奎山村姑已经慢悠悠地说:“不好意思,我就喜欢钱财这种身外之物,为此可以烤一下你的身下之物。”

然后她帅气无比地从篝火里面取出一条挺粗的火烧木棍朝着孔洞生的两腿之间......

孔洞生脸都快绿成春日田里的浪漫野菜,正要跑,然双臂已经被李大雄别在身后,嘴巴也被捂住。

禽兽啊,这两个禽兽!!!(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沧澜止戈其他作品<<御宝>> | <<重生左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