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有毒-第一百八十八章 赔本的营生(第一更)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八宝豆沙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娘子有毒 | 八宝豆沙包 | 八宝豆沙包 | 娘子有毒 
正文如下:
京都西市上开了一家药铺,并不算大的铺面只有一张门脸,也没有千金堂那般招摇的金字招牌,只有小小一个乌漆牌匾,上面写着回春堂三个字,铺子里也没有什么华丽的摆设,只有几张乌木大药柜,里面摆着各色药材,一个打扮干净伶俐的小药童站在门边招呼着进来的人。

这药铺开得很是突然,好似一夜之间悄无声息就开了张,四周相邻的铺面人家都很是稀奇,站在门外不住打量着,见着药铺里陈设很是不起眼,与小药童打听起来:“这里先前不是布庄吗?好似还是哪一家贵府里的买卖,怎么变了药铺了。”

一旁的人应和着:“可不是,这么好的铺面就是不开布庄也可以赁了出去,怎么就成了个药铺了,还是这么个小不起眼的药铺子。”

小药童倒是笑眯眯地道:“这药铺和铺面都是我们东家的。”

外边看热闹的打量着药铺里的摆设,笑了起来:“你们东家也是不会做营生,好好的铺子却开了个这样的药铺子,这西市谁不知道千金堂就在市坊上,你这里瞧着也不像有名医坐堂的,哪里能有什么生意。”

小药童摇着双髻:“我们东家就是坐堂郎中,没有别人了。”

周围人一阵哄笑:“那这可真是等着赔本的营生了。”

人群里不少凑热闹的,有人高声道:“既然这样,想必这里的诊金要比千金堂少上许多,我这几日吃坏了肚子闹得慌,就在这里瞧瞧拿些药回去吧。”说着挤出个矮胖的中年人来,一看打扮就是附近的商户。

可他还没走进药铺,就被小药童拦住了,小药童依旧是笑嘻嘻的,却是道:“这位爷,我们这药铺不看闹肚子,东家发了话,只治疑难杂症,别的病症请去千金堂吧。”

周围人一阵哗然,那矮胖的中年人又惊又气:“你们一个药铺不看闹肚子,难不成还要挑病人?!真是岂有此理。”

“可不是,好大的口气,连千金堂都不敢说只治疑难杂症,这是什么药铺,居然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只怕连开张的买卖都没有,还敢挑来挑去。”一旁看热闹的人们也都是一脸不屑地议论着。

小药童却是依旧拦着,坚持不肯给中年人看诊,周围的人也都觉得无趣,四下散开去了,只是嘴里依旧不住地笑话着,都等着看这个回春堂能开几日,什么时候能有人上门看诊。

王福生作了回春堂的大掌柜了,一身青灰缎面棉袍的他看着有些拘谨,只是手里的帐簿子却是写得不错,他原本就识得不少字,只是家穷没能再学课业,这会子跟着李忠海学着打理铺子,倒是把帐簿子和铺面的事料理得清清楚楚。

他在铺子里坐了大半日也不见有人登门,都是来来往往路过看热闹的人,除了先前那个矮胖的中年人,连一个进来问一句的人都没有了,心里有些着急了,原本沈若华吩咐下来,他也是满腹疑惑,这样开药铺能有生意吗,现在看来还真是门可罗雀了。

他沉吟一会,终究还是往药铺里间走去,到放着帘子的门外停了下来,躬身道:“娘子,这会子还不见有人来,要不要让人去招揽一番……”他想说的是能不能改一改规矩,才开张没什么名气,先把那些愿意登门看的小病给治一治,慢慢积攒些人气才好,也不至于这样没个人问津。

帘子里传来沈若华的声音,清脆而平淡:“不必了,就照着这规矩就是了,总会有人登门的。”她不是瞧不上那些小病或是看病的人,只是这些病寻常的药铺就能看,他们大可以去那些药铺求诊,她这里可以空出手来帮那些的确为难的病人看诊。

王福生只得答应着退了出去,他实在不明白娘子为何坚持要这样,如此一来只怕这药铺会连一点生意也没有,又要怎么经营得下去。可这是沈若华吩咐的话,他就算再想不明白,也不敢违抗,只得吩咐小药童依旧拦着那些不知道规矩,走进来要看诊的人们。

就这样药铺开了好几日也没个病人,沈若华却是一点也不着急,她吩咐王福生好生看着,自己带着青梅去了英国公府,又到了给齐老夫人看诊的日子了,她要去给齐老夫人把脉施针。

到了英国公府门前,何嬷嬷早就在门前等着了,见了沈若华满脸堆笑上前给沈若华作礼问好,一边引着沈若华进去,一边道:“娘子安好,老夫人这几日一直念叨着娘子,说是多亏了娘子,这会子才能安安生生过上几天好日子。”

沈若华微微笑着:“老夫人的头疼可大好了?”

何嬷嬷笑得合不拢嘴,连连点头:“大好了,大好了,自打娘子施了针,又教了婢每日给老夫人按压穴位,没过两日还真就好了许多,如今已经每日可以安睡上几个时辰,就是平日里也没那么疼得厉害了。”

沈若华笑着点头,齐老夫人是肝阳上亢所致的头风病,只要施针与用药善加调理,便会缓解许多。

到了齐老夫人的厢房,沈若华才一进去就看见齐老夫人坐在上位,慈和地笑着望着她,向她招手道:“沈娘子快进来说话。”没有了先前那憔悴的模样,这会子的齐老夫人精神好了许多,面色也好看了些。

沈若华行了礼,在齐老夫人身边坐下了。

“真是多谢你,前次要不是你替我施针用药,这会子我这老婆子头还痛得受不住呢,连睡个安稳觉都难,哪里还能这样坐着跟你说话。”齐老夫人笑眯眯地望着沈若华,看着她打扮清雅举止不俗,心里很是赞许,她可是听说了这位沈氏娘子才与广平侯府的薛三爷和离了,可是看她的模样并不曾有什么怨恨不平,倒是一派平和自在,光是这样的心境就很是难得。

她拉着沈若华道谢,又笑着道:“今日明睿有差事在身,不能在府里,你可别拘谨,有什么只管吩咐就是了。”

沈若华一愣,听她提起齐明睿来,不由地有些脸红,不为别的就为他们之间那件难以启齿的事,让她时时想起来都觉得不自在,她低声道:“我先替老夫人看诊吧。”低着头替老夫人把了脉,脸上的那点红晕才慢慢褪了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