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贵女平妻-第二百五十七章 递信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八匹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重生之贵女平妻 | 八匹 | 八匹 | 重生之贵女平妻 
正文如下:
第二百五十七章递信

第二百五十七章递信

当天晚上,刘老夫人收到了宁姐递来的帖子,刘老夫人高兴地给刘丞相看,刘丞相看了一眼上面的字,没有多说。

不过第二天,刘丞相却没有出门,刘老夫人也让人收拾着东西,把以前女儿住的院子也收拾出来。

说是收拾,其实这些年来一直也都让人收拾着,现在让人也不过就是像平时一样擦擦灰尘,比平时擦的要细一些。

孙氏那边听说府里要来人了,直接收拾一下东西,就来到了刘老夫人的院子。

“听说府里要来人,这可是好事,咱们府里这些年来也没有什么人来,可需要什么准备的,我这就让厨房去备下。”孙氏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嫁到府上来。

“不用,不过是个小丫头,中午就在我这边吃。”刘老夫人扫了她一眼,“你也是知道的,贤姐离府这么些年,如今她两个孩子要也认亲了,今天宁姐要到府上来,你是做舅母的,一会儿也就在这院子里帮着忙活一下吧。”

孙氏听了面露惊讶,“贤姐的孩子,那贤姐呢?”

孙氏怎么可能不惊讶了,当年小姑子在府里的时候,可没少欺负她,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嫁进府,只是与大老爷有了感情,便总是借父亲在府上教授到府上来,那时候贤姐总是问她一些问题,她回答不上来,觉得很尴尬。

后来与人私奔跑了,那个时候她在心里总是扬扬得意,即使是侯府出来的嫡女又如何?比自己懂得多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跟人私奔了。

谁能想到这些年贤姐的孩子回来了?那能不能像当年贤姐那样,又给她难看呢?

孙氏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如今她是府里的当家主母,要给难看,也应该是她给贤姐的儿女难看。

一个与工匠私奔的人,养出来的女儿又怎么能见得了世面呢。

孙氏在心里暗暗得意,她这阵子也不常出府,哪里知道高丞相府里寻回来的外甥女儿就是定远候府的养女呢。

所以当看到宁姐时,浑身的举止和气派,那可不是小家子户养出来的。

等听到宁姐跟老夫人说话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定远侯的养女。

孙氏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有想到,宁姐竟然有这样的际遇。

林攸宁直接无视掉孙氏样子,只是跟外祖母说话,听到外面禀报老太爷回来了,她忙站了起来。

刘丞相进来之后,眼角往宁姐的身上扫了一眼,径直的走到太师椅那边坐下。

宁姐走上前去,给刘丞相见了大礼,磕了头。

刘丞相只淡淡的嗯了一声,“起来吧。”

随后便也没有多说。

刘老夫人知道自家的老爷是个爱要面子的,便也没有搭理他,只拉着宁姐坐在那边说话,刘丞相也不走,便坐在那,慢慢的喝着茶,一边听着两个人说话,似又没有在听两个人说话。

林攸宁也在暗下里打量着自己的外祖父,人看着很古板,面上严肃,浑身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

孙氏看到公公来了,坐在那边却浑身有些不舒服,可又不敢起身就走,强忍到中午刘温回来了,众人用过了饭,饭后孙氏又借口那边有事处理,这才起身走了。

刘丞相这时也站起身来,“以后有事,就直接让人到府上来递信。”

旁的也没有多说,起身就走了。

林攸宁确实有话要跟外祖父说的,可是明显看着两个人没有单独说话的功夫,好在她来的时候已经私下里写过了一封信,陪外祖母又坐了一会儿,见外祖母脸上露出疲惫之色,林攸宁这才起身告辞,临走的时候又把写的信,交到了外祖母的手里。

“这是我听说的一些事情,还劳烦祖母交给外祖父。”林攸宁把信递过去的时候,一边解释道,“这些也只是我听出来的,不知道是真是假。”

刘老夫人听了之后也没有多问,只点了点头,只把人送到了门口,看着人上了马车,马车走远了她才由丫头扶着回到了院子里。

正院这里,明明已经走了的刘丞相,又坐到了屋子里。

刘老夫人清退了一屋里的下人,随手从衣袖里宁姐给她的信,递到了老爷的面前,“这是宁姐给我的,说让我交给你,是她在外面听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你看看吧。”

刘丞相听了之后,直接就打开了信,看到信里面的内容,他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

“宁姐在信上写的什么?”刘老夫人问的时候,刘丞相已经把信递了过去。

刘老夫人看过信的内容,面露骇然之色,“宁姐既然听说了这些,这一定不是假的。老爷可是真与咸王在私底下与大皇子那边走动?”

刘老夫人虽然不过问朝中事事,可是这些东西,她心里也都明白。

特别是老爷明明是太子的人,眼下却被人发现于大皇子那边走动,那这算是什么?

刘丞相淡声道,“不过是有人在私底下乱说,这些事情你会当真?”

刘老夫人看着自家老爷一眼,“我知道老爷一向是心里有数的,这些事情我一个内宅妇人也不好多说,只是这些事情,老爷还是慎重为好。大皇子那边虽然得皇上宠爱,可是皇上却从来未提过废太子之事,可见在皇上的眼里,这些年来,太子的位置还是没有动摇的。老爷当初是太子启蒙老师,不管老爷愿意不愿意,在所有人眼里,那老爷都是太子这边的人。只怕皇上心里,也是希望老爷能辅佐太子的。”

“这些事情我心里有数,你不必担心。”刘丞相站起身来,“我也让人去查一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丞相面上神色不变,可心下也是惊涛骇浪,他与咸王还有大皇子那边,每次联系都有暗号,如今却还是让人察觉,难不成是太子或是皇上那边对此起了疑心?

刘丞相大步的回到了自己的书房,把亲信叫了过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那亲信听了之后,严肃的点了点头,退出了书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