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华-第二百章 内伤
更新时间:2017-01-10  作者: 云霓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华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华 
正文如下:
第二百章内伤

第二百章内伤

一秒记住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内侍跟在沈昌吉身后小跑着,“沈大人您慢着点。”

沈昌吉置若罔闻,这是他回京之后皇上第一次召见他,他要竭尽全力讨得皇上欢心,让皇上原谅他的过错,重新启用他。

内侍一边跑一边冒汗,等到沈昌吉进了大殿,内侍几乎要累瘫在地上。他还没跟沈大人说是要去做什么,沈大人也太过心急了。

皇帝坐在御座上,跟坐在下首的人说着什么。

沈昌吉上前行了礼,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皇上身边坐着的是西夏使臣。

这不对。

沈昌吉皱起眉头,如果皇上想要听他的解释只会单独召见他,绝不会让这些人在场,特别是西夏人。

皇帝缓缓地道:“我们大齐,要说谁能将刀法用的精细,没有人能及得上沈卿,朕第一次见到沈卿的刀法,就将高祖留下的一把掌心刀赐给了沈卿,这件事交给沈卿去做,最好不过。”

大殿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沈昌吉。

沈昌吉来不及仔细琢磨这句话的含义,立即拜下去,“微臣愿为皇上分忧。”

说完话,皇帝招了招手,内侍立即将侧殿里的人带进来。

沈昌吉趁机抬起头。

皇帝眉宇飞扬显然十分的有兴致,看着沈昌吉,“朕赐给爱卿的掌心刀可在吗?”

沈昌吉立即将刀捧在手心,“微臣一直贴身携带不敢有失。”

这些年全靠这把宝刀给他仗了声势,无论是谁进了皇城司大牢,见到这把刀都会瑟瑟发抖。拷问庆王一党时,他当着皇上的面,将庆王身边的副将片了三百零六刀。

那副将虽然依旧没有承认谋反,但是皇上却已经将心中的怨气发放出来。从那时候他就知道,伺候君主必须用他自己的方法。

现在,又是用这把刀的时候了,沈昌吉跃跃欲试,只要他在皇上面前再次展露他的本事,就能再讨皇上欢心。

侧殿的帘子掀开,内侍将一行人带了进来。

宫人搬来了软榻和矮桌,铺上清洗过的白布,有人碰来了热水然后躬身道:“沈大人,奴婢伺候您清洗宝刀。”

沈昌吉犹豫了片刻,没有听到皇帝质疑的声音,他也只能将刀交了过去。这把刀离手,沈昌吉的心顿时想被牵拉出了身体,自从皇上将刀赐给了他,他从来没有让旁人碰触过,现在他只能眼看着内侍将它拿走,放进了一盆淡绿色的水当中。

沈昌吉皱起眉头。

眼前这一连串的情况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皇上到底要让他做什么事。

内侍准备停当,西夏人走了过去躺在了软榻上,露出了受伤的手臂。

太医陆续走了进来。

正当沈昌吉怔愣时候,身边传来内侍的声音,“沈大人,该换衣服了。”

宽大的青衫长袍就摆在了沈昌吉面前。

沈昌吉激动的情绪渐渐冷却,皇上到底要他做什么。

“来了。”

太医院的人小声地议论。

沈昌吉也转过头去,看到了一个和他一样穿着青衫长袍的人走过来。

胡仲骨。

顾琅华身边的郎中,胡仲骨。

“沈大人,”胡仲骨脸上是怪异的笑容,“今天能不能将东西取出来就要看沈大人的手段了。”

内侍重新奉上了宝刀。

沈昌吉没有立即伸出手去接。

胡仲骨接着道:“要委屈沈大人按照我说的,割开伤口,千万不能割断血脉,仔仔细细将那东西剥离出来,能不能成功就看沈大人的手段了。”

胡仲骨打开了药箱,拿出奇奇怪怪的工具。

“请吧。”胡仲骨向沈昌吉伸出了手。

皇上就这样让他听从一个坊间郎中的驱使?他怎么能忍受这样的折辱,沈昌吉心中拼死抵抗,他应该拒绝,否则他将颜面何存,可是匍匐在皇上脚下时间长了,他很容易就能探知皇上的态度。

皇上很期望看到结果。

在西夏人面前,展露大齐人才济济的一面,否则不会让一个郎中为西夏使臣动刀。

如果他破坏了这个气氛,皇上定然会厌弃他。

所以他没有拒绝的权利,他只是皇上身边的狗,皇上让他咬谁他就要去咬谁。

沈昌吉接过了刀。

刀柄冰凉,仿佛已经划破了他的身体,让他的热血尽数流淌出来。

胡仲骨将化开的药让使臣喝下去,一刻钟之后,拿刀割开了使臣手臂上的皮肤。

鲜血没有像想象中流淌的那么多,很快胡仲骨剥出了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胡仲骨得意地指了指,“碎骨,”然后转过头来,“还有一块东西嵌入了骨头之中,现在就要靠沈大人的神技,将东西拿出来了。”

沈昌吉一步步地走过去,仿佛整个人都走到了刀尖上。

他没有抓住顾家,没有将顾琅华踩在脚下,现在却任由顾琅华身边的一个小郎中驱使。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今日。

胡仲骨已经磨磨叨叨地嘱咐起来,“刀要顺着进,不能一下子切开太多,一层一层地切,唉,对,慢慢来,一点点剥开才好,稍不留意,血就会涌出来,那时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就像是在教一个刚刚会用笔的孩童写字。

这胡仲骨将他当成了什么?

沈昌吉心中烦躁,恨不得直接将刀插入胡仲骨的脖颈,但是他却不能这样做,他没有权利这样做。

胡仲骨挺起胸膛,“我方才怎么说的,沈大人重复一遍再动手。”

沈昌吉听到了自己咬牙的声音。

胡仲骨道:“沈大人如果切错了,那可就是您的过失。”

沈昌吉当然知道,皇上已经将他高高地捧起来,如果他有个什么闪失,皇上不光是要惩办胡仲骨,也会怪罪他。

望着胡仲骨得意洋洋的脸,沈昌吉额头上青筋浮动。

治好了使臣,扬名的也是胡仲骨。

他要使出全身解数去捧一个胡仲骨。

想到这里,一股热流从沈昌吉五脏六腑中涌上来,到了他的喉口,她好不容易才忍了下去。

沈昌吉慢慢地将刀凑了上去,刀刃刮着西夏使臣的骨头,一点点地磨着,沈昌吉满头大汗,西夏使臣已经疼得要晕厥过去。

胡仲骨在一旁催促,“沈大人,您可要快一些。”

终于沈昌吉刀尖一划,一样东西被他剥了出来。

裹着血肉的东西被胡仲骨扔进了托盘里,内侍端起来给太医查看。

“接下来就要断骨重续了。”

胡仲骨将众人的目光又吸引过去,内侍趁机将血肉模糊的东西带到一旁清洗。

冲掉了附着在上面的鲜血,一截铁块样的东西就出现在内侍眼前。

更新第一章。

教主要去开会啦,大家这几天帮忙守好家哈

求月票,求打赏,求留言,谢谢大家!!(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逼qugez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