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桐-第三百七二章 贵妃是保护伞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锦桐 | 闲听落花 | 经典言情小说 | 闲听落花 | 锦桐 
正文如下:
第三百七二章贵妃是保护伞

第三百七二章贵妃是保护伞

第三百七二章贵妃是保护伞

就算叫出来冤屈又怎么样?皇上能杀了大爷替他明冤?能不往他头上泼屎以解大爷的恶行就算不错了,就算皇子封赏安慰,那又能怎么样?他死也死了。

刑府尹乱七杂八净想不着边的事,因为眼前这案子,他这会儿全无主意。

“东翁?”旁边幕僚见他呆坐在长案后,怔怔的出了有小一刻钟的神了,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袖。

“这案子?”刑府尹被幕僚拉出一脸苦涩皱纹,冲台下努了努嘴,求援的看向幕僚。

“东翁,这会儿判不得,得用一个拖字诀,先让仵作验尸吧。”

宁远听来回传话的书办说退堂让仵作验尸去了,笑的往后仰倒,这位刑府尹果然是和稀泥的行家,一个拖字诀用的炉火纯青。

这桩案子,根本就不是他这个京府衙门能判能决定的,所有的较劲,都是宫里呢,可惜宫里他到现在伸不进手,这么大一场事,他也就是站在外围这边放个小厮,那边拨把火,唉,这样的局面,真是让人心焦!

宁远站起来,懒懒洋洋往外走,既然验尸了,只怕没个一天两天验不出来,这儿没什么事儿,他还是出去转转吧。

找周贵妃哭诉求援这事,是四皇子最擅长的几件事之一,喝了一碗宁神汤,四皇子上马直奔宣德门,进宫请见周贵妃。

这桩大事还没传到周贵妃这里,她这里的消息一向怎么灵通,除了她那两个儿子的事,别的,不管是朝堂或是京城的这事儿那事儿,她都没兴趣。

四皇子直奔进来,扑倒就磕头,“阿娘,我活不成了!”

“这是怎么了?快扶他起来!”周贵妃吓了一跳,急忙吩咐女侍,几个女侍上来,扶起四皇子,四皇子眼角挂着泪,顺势坐在周贵妃身边,将周六替他忿然生气,怎么去查阿萝那挂帘子的来历,怎么查到钱掌柜,钱掌柜又怎么……

将要说到钱掌柜因父病连夜赶回家时,四皇子心思一动,到嘴的话就改了,成了钱掌柜突然失了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幸好有个小厮逃出来,被周六撞到,小厮如何告诉周六那挂帘子卖给了茂昌行的朱大掌柜朱洪年,这帘子,其实是茂昌行替大哥买的,小厮如何害怕逃走,他去质问朱洪年,又如何中了圈套,朱洪年扑到护卫刀上,把杀人这事栽到他身上。

四皇子口齿伶俐的说完了前因后果,开始掉眼泪,“……阿娘,我该怎么办?我跟大哥都是您亲生的,大哥怎么能这样对我?先是拿帘子诬陷我,为了诬陷我,连伤了几条人命,阿娘整天抄经念佛为我们兄弟祈福,大哥就为了让阿娘厌恶我,就能做出这样的事!”

四皇子一边说一边掉泪,“阿娘,你说我该怎么办?先是帘子,接着又是朱洪年,活生生一条人命,阿娘,你说我该怎么办?”

“怎么会这样?”周贵妃听的目瞪口呆,这事儿太可怕了,老大花那么多银子买了帘子,平白无故送给那个贱人,就为了让她以为是四哥儿送的?就是四哥儿送的又怎么样?四哥儿是她亲生的儿子,她还能跟四哥儿生份了不成?她堂堂贵妃,难道还能跟个低贱的女伎计较?

周贵妃一向是只记她想记得的事,今天一大早发的那顿脾气,那满腔的委屈,这会儿她完全忽略不计了。

“四哥儿,你大哥不会这样吧?你们都是我肚子生出来的,你大哥不会这样。”周贵妃眼里心里,她这俩儿子,骨子里亲的跟一个人一样,就是淘气,时不时的你僚我一下,我僚你一下,就象小时候那样。

“阿娘,钱掌柜在京城经营海货生意十几年,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朱洪年扑到护卫刀上,就死在我面前,死前……阿娘,他是被大哥逼死的,已经两条人命了,阿萝手里那挂帘子,确实是大哥送的,阿娘,大哥想杀了我,就刚刚,在京府衙门,当着我的面,他跟府尹说,朱洪年是我杀死的,这是他亲眼看到的,他跟刑府尹说,杀人偿命,还说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让刑府尹判我死罪。”

“他敢!”周贵妃一听要判儿子死罪,顿时竖眉怒了。

“阿娘,刑府尹肯定不敢,可大哥敢,阿娘,您和阿爹偏疼我,大哥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他早就想害死我了,阿娘,你想想,害死了我,你和阿爹就只有大哥一个,不管他做什么事,不管他怎么不孝,阿爹都得把大位传给他,阿娘,大哥是怕我跟他抢太子之位,所以他才一心一意要害死我。”

面对无论如何不肯承认两个儿子是你死我活关系的周贵妃,四皇子牙一咬,把话完全说透了。

周贵妃呆呆的看着四皇子,好一会儿,才吁过口气,“祖宗基业,到底是交到你手里,还是交给你大哥,你阿爹确实很发愁,你们俩都这么好……可不管交给谁,你们俩可是亲兄弟,一个娘的亲兄弟,还真能因为谁承了祖宗基业翻了脸?闹到……”周贵妃极其不愿意说出那个杀字,“他要杀了你?你大哥……”

“大哥的脾气阿娘最清楚,他从小脾气就暴,阿娘还记得吧,我五岁那年,阿爹赏的胙肉,因为他没在,我饿了,先挑一块吃了,他回来一看我先吃了,一脚把我踹飞出去,阿娘还记得吗?我当时头都摔破了,阿娘,大哥就是这样的脾气,他心里只有他自己,既没有兄弟之呢,也没有阿娘,甚至阿爹,你看看他对阿娘,哪有半分孝心?”

四皇子既然说了,就狠说到底,如今这个局面,不是他死,就是他亡,谁都顾不上什么兄弟情义,良心孝道了。

“你别瞎说!”周贵妃听的满心惊恐,她的儿子怎么可能这样?她这两个让她看一眼都无比骄傲的儿子,怎么可能这样?

“阿娘!”相比于大皇子,四皇子更知道怎么跟他阿娘说话,更懂得见好就收,“阿娘以后多看看就知道了,阿娘救救我,大哥要治我的罪,要让我杀人偿命。”

本书来自/book/html/38/38021/index.html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