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桐-第三百六一章 二爷的段位
更新时间:2017-01-09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锦桐 | 闲听落花 | 经典言情小说 | 闲听落花 | 锦桐 
正文如下:
排行榜

总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点击榜

最新小说

最近更新

总推荐榜

月推荐榜

周推荐榜

总收藏榜

字数排行

小说分类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穿越架空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同人动漫

社会文学

综合其他

第三百六一章二爷的段位

时间:20170109

小说作者:

宁远示意文二爷,两人沿着平缓的林中小径往山上走,宁远低低将阿萝收到珍珠帘子的事说了。

文二爷惊讶的高抬起两根眉毛,好一会儿才落下去,“这是要嫁祸给四皇子?离间四皇子和周贵妃?”

宁远斜着文二爷,心里颇有几分不自在,他想了一会儿才想到,文涛却一听就明白了,他跟他比,还是差了火侯,怪不得阿爹对从前那位文幕僚那样推崇。

“这一招不错,大皇子总算悟到他和四皇子输赢的关键。这几个回合看起来,大皇子和四皇子都聪明了不少。”文二爷看起来十分满意。

宁远不满的看着他,“这可不是好事!”

“放心!”文二爷转头看了眼宁远,一脸的笑,“底子在那儿,再聪明能聪明哪儿去?太蠢了也不好,你抛个饵他都不知道咬,那也不行。”

宁远被文二爷一句话逗乐了,这话也是,底子有限,聪明就更有限了。

“连大皇子和四皇子都看到了哪是关节。”文二爷这句话里的意味十分暧昧,“我上回就跟你说过,要破局,最笨的法子就是最好的法子,一刀劈下去,立刻就能打开局面。”

宁远低着头走了十来步,看着文二爷,“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上回说,我就知道,只是,”宁远顿住话,低着又走了几步,才接着道:“我家宁家有几条祖上留下的铁律,不可弑主是其中之一,我姓宁,就不敢违了祖宗的规矩。”

“很多人家都有这样的规矩,比如季家。”文二爷看起来并不怎么在意,“可总有不守规矩的子孙,不知道林家祖上有没有过这样的规矩。”

宁远斜着他,没接他这话,文二爷也不说话了,两人并肩走了一会儿,宁远突然笑道:“二爷无牵无挂,又如此豁达,二爷就没想过亲手解开这个关节?”

“我是幕僚,规矩是只动嘴不动手。”文二爷捋着那几根老鼠须,“豁达这句七爷没说错,可我不是无牵无挂,李家可是一大家子呢,我这个幕僚,没有连累了主家的理儿,再说。”

文二爷看着宁远,一脸真诚,“七爷所图,跟我,跟李家所图,那可差的太远了,这事儿,七爷犯得着,我们,可犯不着。”

宁远被文二爷这一番话噎够怆,却一个字儿不好反驳,呼了口气,仰起头欣赏枯光的树枝。

“这件事,七爷有什么想法?”文二爷仰头看了眼,枯枝蓝天,没啥好看的。

“伤十指不如断一指。”宁远垂下头,答了句。

“嗯,我也是这么想,若是能先断了四就好了。”文二爷一脸的遗憾,“不过,看样子,老大远不如老四,先断的,只能是老大,当街那顿鞭子之后,老大已经是一个废子,唉,可惜。”

“这有什么好可惜的,要是万事都按咱们的心意往前走,那还要幕僚做什么?”宁远刺了句,文二爷连连点头,“嗯!这话在理儿!”

“二爷有什么想法?”宁远接着问道。

“老大成了废子,这是朝臣的想法,肯定不是老大,还有周贵妃的想法,至于皇上,”文二爷顿了顿,“不好说,老四就算知道老大个废子了,他也不敢掉以轻心,老大不死,他不会放心,皇上,周贵妃,老大和老四之间,死结打的越多越好。”

文二爷叹了口气,“就算是嫡亲母子,打的结多了,一样会拨刀相见,情份靠不住,血脉一样靠不住。”

“嗯。”好一会儿,宁远低低应了声,“那就打结,能打多少就打多少。”

“对了,那位钱掌柜?”文二爷话没说完,宁远就点头道:“放心,这两天就让他离开京城,远走避祸。”

“七爷思虑之周到,令人敬佩。”文二爷拱了拱手,宁远斜着他,他夸他思虑周到?

“七爷年纪还小,再说,七爷一向杀伐果断,光明磊落,从前并不擅于这样的阴暗诡诈,能这样滴水不漏,极其难得。”文二爷神情严肃,极其郑重的解释道。

宁远斜着文二爷,好半天才调开目光,“文二爷才是真正的天纵之才,文家代代如此,真是令人仰而视之。”

“绝户之家,不提也罢。”文二爷语调淡然,“我家姑娘今天进城了,七爷若得空,不妨寻我家姑娘说说话,也许能得到什么指点也说不定。”

文二爷突然说了句,宁远一愣,文二爷指着小山另一面,“话尽路转,我就从这儿回去了,七爷,你办的是大事,先要稳住自己的心,急是急不得的。”

宁远呆了片刻,长揖到底,直起身,转身回去了。

再绕回北门,宁远没再耽误,径直进城,吩咐六月去问李桐去了哪里。

六月话回的极快,李桐进城,是到撷绣坊看帐的,现在在撷绣坊。

宁远露出丝丝笑意,看来她这趟进城,是专程来见自己的,所以才选了撷绣坊落脚。象他这样的纨绔子弟,跑撷绣坊给相好的女伎挑时新的衣服首饰,那真是太正常不过了,墨七和周六,都是撷绣坊的常客。

宁远直奔撷绣坊,给阿萝和柳漫,以及云袖等人各挑了一身衣服,眼角余光瞄见李桐的丫头水莲提着提盒,从门口走过去。

宁远急忙出门跟上去,水莲回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往前走,转了七八个弯,在一间极小的院子前,敲了敲门,院门打开,水莲却往让到了旁边。

宁远多聪明的人,一把撩起长衫,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台阶,冲水莲拱了拱手,一脚踏进院子,水莲跟在后面进去,重又关上了门。

院子极小,三间上房,西边直接延出来一间,垂着棉帘子的上房和西厢,噼啪的算盘声清晰可闻。

她还真是来盘帐的,宁远踩着混在一起、急促而节奏分明的算盘声,进了上房。

上房只有靠东的一盘炕,炕上放着张宽大的炕几,几上摊着四五本帐,旁边小几上放着茶水点心,炕几旁,李桐正一手翻帐本,另一只手飞快的打着盘算。(未完待续。)

刚更新的小说:

热门小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