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医-第三百三十三章 太子妃的苦恼
更新时间:2017-01-07  作者: 沉舟钓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荣医 | 沉舟钓雪 | 沉舟钓雪 | 荣医 
正文如下:

前朝闹哄哄地在“换太子”,偏偏东宫里真正的太子又犯了头痛症。

软轿一路疾走,江慧嘉很快又在东宫门前下了轿。

跟着引路的女官进去,那头太子妃竟亲自来迎了,她上来就挽江慧嘉的手,亲热地叫慧娘,开口便道:“方才殿下头痛又犯了,我寻思再叫你过来瞧瞧,哪想你还没来,他又好了……”

江慧嘉微怔了下,这哪里是太子头痛犯了要她来看病,这分明就是太子妃随意找了借口,诓她过来呢!

太子妃要见她,随时随地,不必找借口也能见,这用太子头痛做借口,实在是有些多此一举。

何况她方才不久前才刚从东宫回去垂拱殿,太子妃能有什么事,就这样急躁地非要她再来一趟不可?

江慧嘉道:“殿下这是宿疾,倒也急不得。”

太子有脑瘤,可这个脑瘤用古代中医的手段是很难检查的,常给他治病的大夫们也不过是将他的病症定义为真头痛。

当然,这样的诊断也不能说错。

头痛的定义很广,太子脑瘤压迫神经,可不就是头痛么?

至于江慧嘉虽然心知肚明太子其实是脑瘤,但这种问题自己知道就行了,要说出来却需要时机。

对此,江慧嘉也不是没有隐忧。

太子的脑瘤,是她自穿越以来,碰到的唯一一个几乎完全没把握治愈的病。短时间内她当然可以隐瞒太子病情不说,然而这种事情,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

以她如今所表现出来的医术,和在皇帝面前所竖立起来的形象,总有一天,太子的病症还是会落到她手里。

到那时,她能直说她治不了吗?

但江慧嘉又不能因为这尚未到来的危机而在此时藏拙,如果当前时段她不表现出自己的价值,那别说以后了,当前皇帝就饶不了她!

因此江慧嘉只能更加大胆地向前走,她不能回头。

她还要表现出更大的价值,获得更加不可动摇的地位,甚至要走到一个,终有那一天,即便她救不了太子,皇帝也不敢对她如何的高度上去!

太子妃亲热地携着江慧嘉的手,将她引进内殿。

两人分宾主坐了,太子妃便同江慧嘉闲聊。

问了问她在宫中可还习惯,以及宋熠的身体状况等话语,忽而话题又一转,道:“前头的大人们说尽了太子的不是,慧娘可是知晓罢?”

她还很亲昵地称江慧嘉为“慧娘”。

平心而论,太子妃真是一个非常具有亲和力的人,这使她看起来格外好相处。尤其她的身份还如此尊贵,这一点就显得更加难得了。

当初的郑大奶奶还只不过是乡间豪族的小辈主母,都那样威风严厉,相比较起来,太子妃的风度她简直不及万一。

不,准确地说是,双方根本没有可比性。

但面对太子妃,江慧嘉也并不觉得对方就真的是在对自己推心置腹了。

到了太子妃这样的位置,你若以为她温柔亲切就真的可以当“闺蜜”相处,那才真是傻呢。

但太子妃既然有这样的姿态,江慧嘉也奉陪道:“民女听闻过几耳朵,全是无稽之谈,太子妃娘娘不必挂在心上。殿下是怎样的人,旁人不知,皇上还能不知晓么?”

太子妃清浅地笑了笑,随即面露愁容道:“即便如此,然而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事情闹到如今,便是本宫也不能不愁。”

江慧嘉缓声道:“太子殿下是皇上唯一的嫡长子,皇上断没有不信自己儿子,却去信旁人胡言乱语的道理,娘娘不必忧心。”

仍然只是相劝,劝说语不算很有诚意,也不算没有诚意。

两人又打了会太极,但江慧嘉始终不主动去问太子妃找自己过来究竟是为什么事。

太子妃终于按捺不住,道:“慧娘,我与殿下大婚至今,已有四年。殿下是皇上唯一嫡长子,此等身份本来无比尊贵。然则四年以来,东宫竟无一儿半女诞生,房间甚至还有传闻,说是本宫不贤……”

说到这里,她神色间微现黯然。

江慧嘉也不由得有些动容,不论太子妃是真推心置腹还是假推心置腹,她能当着江慧嘉的面,这样实诚地说到这一步,倒的确是不容易了。

太子没有子嗣,这是前朝官员们攻击太子的理由之一,换过来说,这又何尝不是太子妃的污点?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古人对此尤其看重。

更何况太子身份还这样不一般,他的后嗣甚至关乎国家的继承与延续!

其中种种难处也不用太子妃细说,任何有脑子的人只要稍稍想一想,就能有所明白。

忽然,外头又匆匆一阵脚步声起。

守在殿门口的听弦报道:“太子妃娘娘,卓公公又来消息了。”

太子妃忙说:“快请进来。”

就有一名矮个太监从那门外匆匆走进来,对着太子妃一跪道:“禀告太子妃娘娘,前头大人们首轮推举的三位公子皇上都认可了,但福王老爷子说,永王长公子如今膝下已有三子一女,足见毓公子身体康健,大靖若有如此太子,可保后嗣无忧……”

说得好像这大靖朝选太子,选的不是谁更贤德,竟是谁更能生孩子似的!

这卓姓太监说完话,便将头伏在地上。

太子妃脸色铁青,挥手让他领赏告退。

江慧嘉坐在一边旁观,其实很有几分尴尬。

好在她早练出了一身八风不动的镇定功夫,一阵的尴尬之后,太子妃转过头,面上略现哀色道:“慧娘,这世上若说无子,当真都是我们女儿家的错么?”

江慧嘉道:“自然并非如此,十月怀胎,瓜熟分娩的虽然都是女子,然而能使女子有孕的,却总是男儿……”

太子妃幽幽接道:“然则一对夫妻若是常年无子嗣,世人却总爱将过错都推到那妻子身上呢。”

这是公然指责太子的不是?

江慧嘉暗暗在心中挑眉,又听太子妃终于问出来:“慧娘,你是大夫,你瞧着,殿下……他,当真没有问题么?”

(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