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终-第七百一十六章 念想
更新时间:2017-01-03  作者: 玖拾陆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终 | 玖拾陆 | 玖拾陆 | 善终 
正文如下:
第七百一十六章念想

第七百一十六章念想

“锦灵……”锦蕊垂着眼帘,叹了一声,无奈的口气让她的笑容都添了几分勉强。

若是在从前,锦灵是不会这么劝锦蕊的,只不过,今天这一番话已经起了头,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要是真的只说了半截,以后,她都不能也不知道怎么劝锦蕊了。

锦灵正要开口往下说,就见锦蕊咬着唇摇了摇头。

“道理还是那个道理,可我呢,”锦蕊深吸了一口气,“我嫁给谁去呀?不是谁,都能由着我补贴娘家的。”

锦灵抿唇,沉声道:“侯爷身边的人,还能拦着你了?从前就说过,若是你拿捏不住,侯爷都会替夫人教训,还是说,你真的铁了心的留在内院里了?”

锦蕊的眸子倏然一紧,愕然望着锦灵。

她本以为,锦灵就是随口一说,而现在琢磨起来,反倒像是意有所指。

这几年,锦蕊自己想得明白,为了薛宝,为了薛瓶儿,她肯定是要嫁一个不得势的家生子,往后就留在内院里当管事娘子,有杜云萝在,她从娘子成了嬷嬷,一路大抵也能平顺。

只是,她曾经与锦灵说过的另一个念想,恐怕是不能期望了的。

世代的家生子,锦蕊曾想过,若有一日,不管是薛宝,还是她的儿子、孙子,能得了恩典,脱了籍,做一个平头老百姓,她也就满足了。

脱籍,说来简单,实则很难。

正如锦灵说的,锦蕊若嫁个普通的家生子,这个念头就绝了吧。

“那也只能如此了呀……”锦蕊笑容涩涩。

人呐,活着一辈子,谁都不容易。

路就这么宽,这么长,就一步一个脚印,踏实些走吧,能获得多少就获得多少,异想天开的事情,想是想了,却不能为此乱了脚步。

“锦灵,你总归比我有希望。”锦蕊挤出笑容来。

要是说,这府里有谁能够脱籍,大概就是云栖这样的吧。

“锦蕊,”锦灵伸手抱了抱她,红唇就在锦蕊的耳边,声音压得很低,只有两人才能听见,“你知道我指的是谁。”

锦蕊的身子僵住了,眼前浮现少年人英气的模样,一闪而过。

“鸣柳,还是疏影?”锦蕊强打起精神来,信口胡说,“云栖当初追着你跑,你以为爷身边的亲随也会追着我跑了不成?别瞎想。”

锦灵脸上发红,啐了一口:“你就装糊涂吧!自个儿掂量掂量。”

好不容易送走了锦灵,锦蕊疲惫极了。

回到韶熙园里,晓得杜云萝歇午觉了,她便回了自己屋里。

锦岚在正屋里守着,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锦蕊拿着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神色淡淡,思绪纷乱。

她想起了几个人。

一个是杜云荻的伴读常安。

常安是个争气的,写的文章也有些灵气,当初锦蕊劝锦灵的时候就得了些消息,杜公甫和杜怀礼许是会给常安恩典。

几年过去了,事情倒也成了,杜府给常安脱了籍,让他做了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去年刚刚中了个秀才。

以后能不能更进一步,全看常安造化,可哪怕就只是一个秀才,也是“老爷”了。

与平头小百姓是不同的了。

另一个是藏锋。

藏锋的父亲是老侯爷的亲随,作为老来子,他与穆连潇的年纪相仿。

杜云萝偶有一次提及,锦蕊才知道,吴老太君去衙门里打听垂露的事情时,就是藏锋出面的。

藏锋的父亲守灵回京后就一直在府外养老了,老太君没有让藏锋再进府做事,给了银子,让他学了一门手艺,等于是放出去了。

即便没有功名,有定远侯府在,藏锋在京中也能安然生活。

锦蕊支着腮帮子想,能得了恩典的,不是亲随就是书童伴读,都是爷们身边伺候的人手。

不起眼的家生子想得这么一个造化?岂止是一个难字。

锦蕊按了按眉心,她只是疑惑,为何锦灵突然就提起了这一茬,而且意有所指,说的应当是疏影。

她和疏影还算熟悉,在岭东时没少打交道,但也仅仅是熟悉而已,并未有过任何不恰当的举止。

回京之后,锦蕊居于内院,也极少见到穆连潇的几个亲随了。

直到疏影和九溪帮着她去金家打了一架。

就算薛宝跟着疏影练武,锦蕊与疏影的关系却还是老样子的。

分明,根本不是让锦灵特特提及的关系。

锦蕊闹不懂锦灵,干脆也就不想了。

离中秋渐近,杜云萝依着规矩准备,穆连诚和穆连潇不在京中,府里总归不及之前热闹。

好在,家书总算是送回来了。

吴老太君拆了信,也没让其他人念,自个儿仔仔细细翻看,眉梢眼角难得有了几分笑意。

直到屋里只剩下单嬷嬷,老太君脸上的笑容才收了,眼底徒留下悲凉。

杜云萝拿着穆连潇给她的那一封,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心情不由也轻松了许多。

这信是在他们抵达蜀地不久之后写的,没有写军情要事,都是些细碎的生活。

驻地和山峪关的差别,吃食上的不同,小到杜云萝闭上眼睛,都能勾勒出来那副画面。

她心里踏实多了。

穆连诚给蒋玉暖的信,杜云萝让人送去了尚欣院。

洪金宝家的回来与杜云萝道:“二奶奶瞧着又瘦了些,我听伺候的丫鬟说的,孕吐得厉害,从早上起来睁开眼能吐到夜里睡下,连娢姐儿看着都吓哭了。”

孕吐这种事情,因人而异。

杜云萝怀延哥儿的时候也被折腾得不行,等到允哥儿时候,一点麻烦没有。

而蒋玉暖这一次,是真的受罪了,可偏偏这事儿,吃药都没什么用处,只能自己熬着。

中秋设宴,杜云萝看着蒋玉暖刚提起筷子又转身吐了的模样,不管与她几分仇怨,见她这般辛苦,多少也有几分不忍。

都是做女人的,十月怀胎是真的苦。

蒋玉暖干呕得厉害,席面上顿时乱了些,又是安慰又是倒水的。

穆连慧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看着她,末了,却突然笑了。

杜云萝抬头时正好瞧见这个莫名其妙的笑容,下意识的,有点儿心惊。(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book/html/38/38063/index.html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玖拾陆其他作品<<佞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