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嫡-第六百四十二章 先与
更新时间:2016-12-29  作者: 莞尔wr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长嫡 | 莞尔wr | 莞尔wr | 长嫡 
正文如下: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第六百四十二章先与

左拾遗虽是从七品的官职,地位并不高,但却位轻权重,行进谏之职,非品行出众者不能胜任的。

燕追一听这话,眼珠转了转,没有回答傅明华这话,反倒‘嗤笑’了一声:

“贺元慎人称玉郎,依我看来,名不符实。”

他揽了傅明华走在前头,黄一兴等人识趣的离得远远的,燕追此时一脸嫌弃之色:

“都是行谏诤之事,自他上任不足一月以来,他‘有阙必规,有违必谏’,”燕追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可此时提及贺元慎,却是眉梢就没松展开来。

傅明华咬着唇忍笑,燕追转头垂眸望着她看,眼中也露出笑意来:

“谏议大夫里,他不是头一个,朝廷每月发放谏纸到言官手中,”他顿了顿,又接着道:

“旁人一个月都用不完,他才上任不到半个月,竟然还不够。”

‘噗嗤’,傅明华听到此处,终于没有忍住,笑出了声来。

燕追望着她看,她笑得眉梢都舒展了开来,眼中盈满了光彩,他似是受到蛊惑一般低头,傅明华连忙将脸别开,他的吻落在她耳朵上,唇上的温度烫得她缩了缩脖子,连忙伸手要来推他:

“既然这样,三郎为何要将他留在身边呢?”

燕追没有偷着香,却仍是在她发梢间停了片刻,缓缓深呼了一口气,才抬起头来:

“欲先取之,必先与之。元娘,《道德经》十分有意思,杏花晚些时候再看,不如我与你回去坐坐,看看先贤遗著?”

他的语气低沉,眼里带了些诱惑,傅明华却烫着脸摇了摇头,自然不肯上他的当。

只是燕追任贺元慎为左拾遗,果然是没有好事的,燕追奸诈狡猾,手段百出,他有心收拾贺元慎,贺元慎又哪是他的对手?

今年的杏花开得好,微风一吹来,树上的花瓣往下掉,她也想起了当初河南府驿站中的情景,当年与他赏杏花时,还忐忑不安,又哪有如今这样的心境?

江南的学子大部份进了翰林院,有些出众之辈,则分派河东、陇西一带任职。

将南面学子北调,傅明华听到这个消息时,为燕追的举动叫好。

陇西、河东及太原一带,在嘉安六年受水患之时,大部份州县太守等官员,便已经被燕追换成了他的心腹手下,对他忠心耿耿。

燕追这样的举动也极妙,在一方面使谢家的打算落空。

谢家想利用朝廷科举制,使江洲的学子在今年大批入仕,造成声势后,使江南的士子在洛阳为官,结成一块铁板,以便谢利贞入仕之时,一呼百应,结为朋党。

可是燕追却将这些学子外放,挑的人选还是与谢家关系亲厚的。

表面看来,他有重新启用世家子弟,及与世家有关联的人才,可实则他将这些人员分散打乱,再混编入他自己的人手中。

而这些人入了陇西、河东一带之后,与当地官员相互威胁、监督。

新外放的官员地位微妙,若当地朝廷官员稍有怠慢,则以新派的士子取而代之。

因这些新科学子乃是来自江南,与各州府官全无丝毫瓜葛,再加上双方一个防着对方取代自己,一个则又试图往上攀爬,必定双方便难以同流合污,且相互监督,一举数得。

同时打乱江洲谢家安插人手的打算,江南的学子一旦收编各地,谢利贞哪怕如谢家的打算一般入仕,也难以掀起多大浪花了。

五月底,傅明华的生辰便没有几日了,尚衣局的宫人前来与傅明华商议宫里裁制的衣裳,量了身段便道:

“娘娘体态修长,气度端雅,裥色衣、月华裙等都伏得住,只是颜色、花样,还得再挑选。”

傅明华翻了几页女官带来的花样,想了想便扔在了一旁:

“便随四时季而定,色泽便与碧云商量。”

她生完燕昭之后,身段调养得很好,几乎没有走样,碧云又是服侍她多年,对她喜好了如指掌。她不大耐烦做这样的事,便交给了碧云,女官恭敬的应了一声,那头紫亘端了瓜果进来,放下之后行了个礼,便靠近傅明华身旁,小声的道:

“娘娘,左拾遗在宣徽殿,遭皇上喝斥了。”

傅明华想了半晌,才想起了左拾遗是贺元慎。

事情还闹得不小,晌午之后,便听说燕追令贺元慎跪在了宣徽殿下的台阶旁。

傅明华令人打探了一下,便知事情起因了。

半个月前,燕追有意想赶在傅明华生辰之前诏告天下,在大唐洛阳、西京、江洲等三地修建国子监,以供天下寒门子弟入学。

在此之前,各地家境贫寒的学子大多投靠于世族、乡绅等门下族学拜读,各地建有族学的,大多都是德高望重之辈。

傅明华想起自己当年前往江洲时,曾去谢家的族学看过,人非常的多,请的都是大有来头的学识出众之辈。

男女所读各有不同,哪怕就是当年教养女儿的族学里,请的女夫子往上一数,都是说得出名号的,且都十分优秀。

当地乡绅、望族、官员女眷都以在谢氏族学入读为荣,就光是一个女子学堂,便聚集了整个江洲名门望族里出众之辈,资源便如此积累起来了。

更不要说男子入读的族学,当今朝堂里,出自江南各地的官员,几乎各个都曾在谢家的族学里,受夫子教导过。

这也导致了谢家这样的世族虽不在朝堂,可朝廷却摆不脱谢家的影子。

此时人讲究恩、德之报,曾受恩于谢家,勉强可称为谢氏门生,自然谢家在有求于人时,多的是人等着一报恩情的。

因此要动谢氏一族,便不能像对待当初的阴氏一般,手段简单直接的杀戮、流放。

燕追迂回的设国学,十分巧妙的瓜分谢氏的利益,学谢家的举动。

且他设国子监,是利国利民,却损世家的事,谢家哪怕心中有怨,威望再高,可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样的事情上捣乱的。(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