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嫡-第六百四十章 箴言
更新时间:2016-12-27  作者: 莞尔wr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长嫡 | 莞尔wr | 莞尔wr | 长嫡 
正文如下:
顾敬之人虽未到,却写了诗书使人送入洛阳,表明自己无意仕途,也无意为官。

先帝赞其洒脱风骨,并未厌恶他狂放姿态,反倒念及当年孟孝淳曾为燕追启蒙,因这一番瓜葛,还赞过顾敬之‘高风亮节’。

崔氏有意请他出面,前往洛阳,使燕追放大祝氏回青河。

若事情到了那样的地步,便证明世族与皇权之间矛盾就浮出水面了。

世族积攒多年,厚积薄发,到时事态会难以预估。

嘉安帝为铲除世家、门阀,处心积虑多年,才勉强维持这样一个局面罢了。

一个崔家在四姓里虽稍弱些,可是顾敬之名声却是很响的。

此时文人之间相互往来,关系亲厚,且大多数人颇为护短,一旦崔家当真请了顾敬之出山,到时一群学子,怕是燕追都要心烦的。

尤其是顾敬之身份特殊,他也算是昔日孟孝淳指导过的‘弟子’,与同样曾得孟孝淳悉心教导的燕追可以说是师出同门。

崔家不甘等死,谢家同样如此。

傅明华表面虽然没有如同强留大祝氏一般,将崔家的人留在洛阳,可是数次进宫以来,小祝氏一旦露出些许想回江洲的意图,便被傅明华三言两语的打发了。

小祝氏嘴上虽然不说,但心中对此未必是没有想法的。

傅明华听着阴氏与小祝氏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话,捏了帕子替儿子擦了擦下巴处的口水,笑着就道:

“我自小便失去了母亲,谢家对我多有照顾。”

她微微的笑着,“当初太夫人去世之时,消息传至洛阳,我倒悔于少与她老人家亲近,以至于后来每回想起,便都悔不当初。”

谢家的人会话里有话,她也说得深情并茂的。

阴氏听着这两句意有所指的话,笑容便有些发僵,本能的抬头看了小祝氏一眼。

小祝氏却叹了口气,没有出声。

“傅家里我能说话的人也是不多。”傅明华逗了逗儿子,伸了食指去勾燕昭白嫩的下巴,他便咧了嘴笑,口水直流,这模样又惹得她笑意更深了些:

“所以难得太太来了洛阳,便一直想留太太多住些时日,使我得以弥补当初的遗憾罢了。”

小祝氏目光闪了闪,便笑着说道:

“娘娘怕是思念娘家人了。只怪你的母亲福薄,早早的去了……”

她说到此处,接着又道:

“只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若是如此,倒也不是没有法子的。”小祝氏开口道,“我与涵娘虽回江洲,利贞却是仍要留在洛阳的,若娘娘有使用得着他的地方,尽可使唤吩咐便成了。”

小祝氏仿佛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什么样的话。

从当日燕追提醒过自己之后,傅明华便早猜到迟早会有这样一天的,此进小祝氏将话挑明了,她也就勾了勾嘴角,深深看了小祝氏一眼,好半晌才斯条慢理的开口:

“太太可想清楚了?”

燕昭握了她手指在玩,谢家的人送来的一把金锁被他扔到一旁,母亲的手对他来说,远比一块摇晃起来‘叮铛’响的锁令他感兴趣得多。

他并不知道大人间的勾心斗角,傅明华看着他,都觉得有些羡慕了。

小祝氏听她这样一问,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又抿了抿唇。

她自然是想清楚的。

不止是她想清楚了,谢家上下都是想清楚的,这是谢氏的人早前就已经商量好的结果。

因此傅明华问完话,小祝氏便肯定的点头:“其实也有些不舍,我见着娘娘,便如见了我的阿沅一般,只是谢家诸事繁杂,实在抽不开身来。”

“既如此,便不敢强留太太了。”

傅明华看了小祝氏一眼,又令碧蓝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赏赐取了出来。

谢家不缺黄白俗物,珠玉等又是应有尽有,小祝氏不在意赏赐,却听得傅明华允她离开洛阳时,又是有些欢喜,又是有些意外。

从宫里出来时,眼中的喜色还掩都掩饰不住。

阴氏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的问:

“母亲,娘娘前些日子还左右推脱,如今答应得这样快,其中会不会……”她担忧有诈。

小祝氏便看了她一眼,招手示意她也跟上马车来。

阴氏上了车内,先服侍小祝氏靠下去了,才跪坐在她身边:“我想起了郭先生的批语,觉得心中惴惴不安。”

郭正风曾说过:“天将变、灾难至、人分离。”这九字箴言一直压在谢氏族人心中,使谢家的人几十年来都十分不安。

小祝氏手靠在榻边扶手之上,马车缓缓朝前走动,她头上戴的绢花中间那以金丝拉成的花蕊也跟着轻轻的晃动。

她笑了笑,已经不见之前在宫里的恭敬,自信盈于眉睫:

“涵娘,谢家敬推理算卦,却也不尽信这些命理之术。”

她睁开了眼,阴氏仿佛从她身上看到了一丝当日赵国太夫人崔氏的影子一般:

“命理之事,可信却不尽信,听天由命,不如将命掌在自己手中。当日郭先生确实曾批过九字箴言,可是,”她目光温和的望着阴氏:

“谢家、四姓走到如今,不是靠这些方外之人的话指引,而是靠数百年来,谢家每一任领头之人斟酌再三。”

阴氏眼中露出敬佩之色,温顺的低头:

“是,是我想差了。”

小祝氏摇了摇头,拍了拍她的肩:

“你能担忧,也是好的。太夫人生前总是提及先贤孟子说过的一句话: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谢家的每一任族长,包括老爷,殚精竭虑,才有谢家如今的一切。将来谢家,迟早也是要交到晚辈手中,都要靠你们兄弟、妯娌间同心协力,才可以将家族世代绵延。”

谢家里小祝氏等人离开了洛阳,却唯有谢利贞留了下来。

他并没有急于入仕,而是时常设宴,邀洛阳权贵、学子赴宴。

谢家名声清贵,许多人以接他贴为荣,每有谢利贞设宴之时,总是令人再三讨论,还未入朝为官,势便先造了出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