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嫡-第六百三十八章 引虎
更新时间:2016-12-24  作者: 莞尔wr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长嫡 | 莞尔wr | 莞尔wr | 长嫡 
正文如下:
可以说嘉安帝当日与燕追里应外合,夺了容氏一族百年积攒如此顺利,与傅明华或多或少也有些关系的。

那会她都临危不乱,此时却怒气盈于眉睫。

傅明华低垂下头,紧抿着嘴唇,没有出声。

她引了狼入室,是她对此太过自信。

科举制虽取代中正九品制,但科举才刚开始,赴考的学子并不如想像中的多。

“江南的华族,齐鲁的士族,及关陇的兵。”燕追看了她一眼,握了她的手转身往另一侧上阳宫殿阁方向走。

他话中所说的意思,是早年大唐未统一之时,世间曾传过的谚语,指的是这关内山河,最出名的三股势力当属有三,江南的华族,山东的士族,及关陇一带的兵马。

江南的华族,自然是指谢家为的一干士子。

而山东士族,这些年已经被打压得差不多了,曾声名鼎盛的兰陵萧氏,也在此次容涂英谋反一案中遭到了清洗。

关陇一带则出强将悍兵,早年大唐未统一时,关陇之地军中门阀割据。

燕氏一族也是出身自关陇,得了天下。

傅明华心情有些低落。她当日向赵国太夫人写信求救的行为,随着谢家有意入仕之后,将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

谢家名声已经如此大,容氏当日被扳倒之时,傅明华借谢家的名义,使江南各地学子请愿诛杀容氏及大小世族,博取民心,且又一举解决了大唐数十年来人材缺乏的窘境。

可是她却引虎驱狼,将谢氏领入了这漩涡中心。

她以为谢家会急流勇退,在这样的情况下明哲保身的时候,谢家的选择却是借机而出,谋求富贵。

若谢利贞出仕,傅明华几乎能想像得到,在朝中官员不少出身自江南,或多或少曾受谢氏影响的情况下,到时一个谢利贞入朝,带来的后果与影响。

若谢家有心,到时危害更甚于当初的容涂英!

“不能使他入仕。”

傅明华眯了眯眼睛,缓缓吐了口气。

谢家入朝,在今年大量江南学子涌入洛阳,准备参与来年春闱的情况下,极有可能会造成谢利贞将来一呼百应的情景。

燕氏皇权建立不足百年,还远没有这些世族深入人心。

从当初连6长元那样的人,提及生平有五恨,便是娶不到四姓女,便可看出四姓影响力。

太祖当初背了屠杀世族的骂名,以铁与血的手段,才换来四姓偏居一角,如果绝不能使谢家的人插手朝政。

燕追捏了捏她的手,感觉得到她葇荑渐渐回温,走了两步,才笑道:

“我记得,谢利贞的妻室,出身淮南阴氏?”

傅明华听他这样一说,心中便微微一动。

她的这位三舅母,确实出身淮南阴氏,燕追不可能无缘无故提及此事。

“三郎想要怎么做?”

她想到了什么,嘴角边露出若隐似无的笑意,燕追转头来看她:

“阴氏谋逆,曾与昔日容氏勾结,成我心腹大患,谢氏既有意入仕,便该为君分忧才是。”他笑得不怀好意,谢家有张良计,他亦有过墙梯。

谢家此时不退反进,有意入仕,用得好了,也非全是弊。

四姓抱团,互利互助,若灭阴氏有谢家之功,其余祝、崔二氏,不知又会如何取舍,无论如何,四姓先去其一。

傅明华却摇了摇头,谢氏有意插手朝政,此事或多或少是与她有关的。

谢家在江南一带名望很高,地位十足,若是轻易动谢氏根本,恐怕要使江南士人心生不满,到时怕是朝廷亦要在这样的情况下让步。

就怕请神容易送神难,江南的饱学之士不能不用,谢利贞却如一个烫手的山芋。

阴氏在如今有把柄在手的情况下,再借谢氏之便,哪怕是能使四姓之间生出龌龊,却仍是不够。

她斟酌半晌,燕追便道:

“凡事有利有弊,他既往前进了,便是离后方远了一步。”

权衡之道,在于一个稳字。

“总是要有取舍,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所以谢利贞若要入仕,燕追便要插手谢家子女婚事,废四姓世族相互联姻的习俗。

四姓之间相互联姻,往来密切,若禁其联姻,不出两代,血统便‘稀薄’了许多,便不能再像如今一般,如铁板一块了。

两人说完了正事,燕追便不再提谢家的事了。他原本提及这些,不是要使妻子烦忧,只是谢家里有她的生母,他只是担忧有朝一日,使傅明华如崔贵妃一般两头为难,惶惶不安罢了。

崔贵妃早已经故去,只是她的死在燕追心中还是留下了印记。

谢氏的事压在了傅明华的心中,木已成舟,当日与赵国太夫人合谋大错已成,反悔亦是无用,不如尽力补救。

定国公府世子夫人死讯传了开来,世子薛涛揭其妻族阴氏谋反,一时间消息在洛阳闹得沸沸扬扬。

在定国公薛晋荣谋反入狱的当下,阴氏的丧事办得极其的简单,洛阳各府门中人都在观望着皇帝的态度。

月初燕追着中书省拟旨,细数薛晋荣数宗罪,判其枭,而定国公府中看在长公主年事已高,又有薛涛带罪立功的缘故,剥夺其封号,一干族人流放营州。

河东道都乐侯府严氏一干人等入狱,又令河南府汴州、鄂州、扬州等三地刺史各出兵一万,围剿淮南阴氏,不得使阴氏余孽走丢一个。

前些日子容氏叛乱之事才刚过不久,这数道旨意一下,又使洛阳不少人心中惶惶不安。

事突然,阴氏遭围捕,残余族人四处逃窜,昔日世族在兵马镇压之下,死的死,被抓的抓。诺大的阴氏被抄,其家产充盈国库,阴家躲过了当初前陈的镇压之祸,却终没有逃过新唐燕氏之手。

阴家出事之后,淮南当地有名望的士人曾对阴氏落得如此下场颇为不满,前往洛阳请愿。

可惜却因为随之而来的皇后册封之礼,燕追大赦天下,免大唐一年税赋,此事却被压了下来。

二月春闱之时,大批学子入洛阳赴考,燕追召见众进士,亲自考较众学士,忙得不可开交。mz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