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南枝-第六百零四章 上香
更新时间:2017-01-06  作者: 吱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慕南枝 | 吱吱 | 吱吱 | 慕南枝 
正文如下:
偏偏李长青还保留着从前做土匪时的生活习惯。

他见儿子眼底闪过一丝羞赧之色,就越发想调侃调侃儿子。

李长青用手肘拐了拐李谦,低声道:“郡主已经及笄了。你跟我说实话,你和郡主是不是圆了房?不然郡主也不会睡到这个时候才起来。”他说着,顿时得意洋洋起来,颇有些表功地道,“你别像闷葫芦似的。要不是你爹我精明,你们今天能这样顺利的过关吗?你没见何氏都等得不耐烦了?虽然她不敢说什么,可若真抱怨起来,你老婆是郡主也对她不好吧?爹又没问你别的,你把个嘴巴闭得紧紧的做什么?有什么话你连爹都不能说的……”

李谦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您这样当爹的吗?”他只好装作没听见似的,含糊其辞地转移了话题,“爹,您在太原可还好?山西巡抚胡以良据说在银粮上很是苛刻,您去年的军饷拿到手了没有?我去年和金宵做了几笔买卖,生意还不错。若是您这边不方便,我去给您拨点粮草过来……”

谁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李长青却不接话,而是牛头不对马嘴地继续道:“我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别总和金宵混在一起。他那个爹,把儿女都当东西在卖,不给他找个能帮衬金家的岳家是不会罢休的。你得赶紧生儿子,和郡主多生几个,为李家开枝散叶……”

姜宪还这么小,生什么生?

况且他才和姜宪圆了房,还准备好好地过上两年,若是有了孩子,以姜宪的性子肯定要把孩子放在他前头。

他不喜欢!

李谦干脆不和他爹说了。

“您到底上不上毛厕?您要是不去,我去了。”李谦说着,甩手就进了官房。

“这臭小子,还害羞!”李长青咧着嘴笑着,也跟着进了官房。

由李驹陪着在书房里喝茶的李麟却有些不安,道:“叔父和宗权怎么去了这么久?要不要让人去请一声?”

李驹看了看长案上的漏斗,奇道:“爹和大哥去了还没有一刻钟呢,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回来吧?”

何大舅听了呵呵地笑,老实地道:“我去看看吧!你们先喝茶,你们先喝茶!”

谢元希没有吭声,柳篱看着在心里直叹气,道:“还是等老爷回来吧!也不急在这一时。”

说不定李长青是有什么话要私底下和李谦说,李麟也表现的太急躁了些。

若李长青要瞒着旁人,大可等他们都走了再单独和李谦说话。

柳篱暗暗摇头,想到前些日子有人看到李麟和高伏玉的弟子王怀寅一起在满香园听戏的事。

李长青已经有意要放弃高家了,李麟还和高家走得这样近,李长青恐怕是连自己的这个侄儿李麟也准备一起放弃了吧?

把自己名下荫恩的正五品百户给了李麟,李长青应该是想用这个堵住众人之口,以后李谦富贵了,有了李长青这一手,就算李谦不帮李麟,别人也说不出李谦的不是。

毕竟李谦把自己应得的袭职都让给了自己这个自幼在李家长大,父母双亡的堂兄。

高伏玉应该是看出来了,所以才会气恼地搬出李家,住进了他为高妙华准备的宅子里,还放出风来,说要回老家归隐,过一过陶渊明似的田园生活。

但李长青已经开始为自己的儿子扫清道路,只怕高伏玉的算盘这次会落空,一个不小心,恐怕真的会被逼着回老家荣养。

可这都不关他的事了。

他原本就没有行军布阵的本领,现在李家安稳下来,他正好每天帮着李长青处理处理政务,依靠着李谦和嘉南郡主这两棵大树好乘凉。

想到这些,他不由呷了口茶,道:“去年秋季的岩茶,醇厚绵长,真是好茶。跟着老爷在福建呆了几年,也喜欢上了福建的岩茶。”

李麟嘴角微翕正要说话,门外传来了李长青的大嗓门:“是从前在福建结交的朋友送过来的。你要是喜欢,我等会再让人给你包一点回去。”

李长青人在太原,可和福建的关系却一直没断,对靖海侯府的事也一直非常关注。只是李长青的这个朋友是谁,关系到底如何,李长青没有告诉过他,他也不会傻傻地去问。

众人就着岩茶这个话题说了半天的话,快到吉时的时候柳篱几个留了下来,李谦几个随着李长青去了祠堂。

姜宪已经到了。

或者是睡的好的缘故,她的脸红扑扑的,正站在祠堂旁的供人休息的厢房台阶前和李雪说着话。

她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李雪抿着嘴笑了起来,她自己也哈哈大笑起来。

那精致如画的眉眼,突然间就变得鲜活起来,像春日里的柳絮,随心而肆意地乱蹿着,满园的春色关也关不住。

这样的姜宪,与他第一次在宫里看见的如同两个人。

这是在他手心里养成的。

是他惯出来的。

是他给予的。

一时间,李谦居然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就像他的宝贝,在他的庇护下渐渐地长大了似的。

他忍不住就加快了脚步朝姜宪走了过去。

被李谦甩在身后的李长青看了直摇头,在心里嘀咕着,还不肯承认和儿媳妇圆了房。要是没有圆房,能这么黏黏糊糊的?

不过,小家伙年轻,害羞,这也是常事,他应该装作不知道才是。

李长青嘿嘿地笑,决定放李谦一马。

上了香,大家聚在一起用晚膳。

姜宪不太饿,就喝了小半碗粥,坐在旁边听李长青几个侃大山。

何夫人很无聊地坐在那里,不知道李长青说的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笑。她很想和人说说话,而离她最近,她又能指使得动的只有高妙容,可想到之前儿子对她的埋怨,她又息了念头,好不容易才忍着没有和高妙容打招呼。

高妙容也觉得有些奇怪。

前几天她过来的时候何夫人还特意让厨房做了点心让她带回去,不过几天的功夫,何夫人怎么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今天一天都没有和她说上两句话。

难道何夫人发生了什么事?

她有心想打听打听,只是自他叔父搬出去之后,李雪主持中馈,放了一批府里的老人,新进了一批仆妇,有些她都不认识了,有心无力。

高妙容咬了咬唇。

这个李雪,脑子像进了水似的,不管怎么说,李麟才是她名正言顺的兄弟,她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让人看着就来气。

亲们,给蜜儿糖儿的盟主加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