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南枝-第五百九十九章 无法
更新时间:2017-01-03  作者: 吱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慕南枝 | 吱吱 | 吱吱 | 慕南枝 
正文如下:
姜宪满意地在心里微微颔首。等到她收拾停当,准备和李谦出门去祭拜了李家祖先之后再去大厅吃饭的时候,谢元希来了。

“郡主!”他恭敬地给姜宪行礼,温声道,“您和大人回来,老爷没有通知麟大爷。老爷的意思,今天是家里人小聚,就不通知麟大爷了,明天给大人摆庆功宴,再通知麟大爷也不迟。”

也就是说,在李长青的眼里,李麟已经是个外人了。

这样一来,李家势必会重用李骥。

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相比李麟,姜宪更喜欢李骥。

“多谢谢先生!”既然谢元希敬重她,她也不会贱用谢元希,姜宪笑道,“谢先生辛苦了,早点回去盥洗,我们等会见。”

说的是家宴,可像李长青的心腹幕僚柳篱,李谦的心腹幕僚谢元希,到时候都会参加。

谢元希笑着客气了几句,退了下去。

李谦走了进来。

男子比女子的衣饰简单,他借着厢房那边的洗漱间已梳洗一番,重新换了件衣服。

见姜宪准备好了,他接过了情客手中的斗篷帮姜宪披在了身上,并温声道:“太原的夜晚还太冷,可别大意,小心着了凉。”

姜宪笑眯眯地望着他,任由他行事。

李谦不由仔细地打量了她几眼,见她这些日子虽然连着赶路却面色依旧红润,眉眼精致如画,神色间还透着几分难得的温顺,他顿时心中一跳,忍不住俯身在她嘴角亲了一下,这才牵了她的手往外走,并且一面走,还一面道:“我刚才看到谢元希了,你让他去做什么了?”

他很喜欢姜宪指使他身边的人帮她办事。要知道,愿意帮姜宪办事的人多的是,她能指使自己身边的人,正说明了对他的信任,也是对他身边之人能力的肯定,对他用人眼光的肯定,这让他觉得自己和姜宪更加亲密无间。他平时并不过问,今天也不过是怕姜宪甩开他的手——自那晚姜宪告诉他她为什么生气之后,他还没有机会好好地和姜宪说说话,不知道姜宪心里是否还怨怼他。

姜宪也正想着这件事。

他们会在太原停留两三天,好让李长青向他的朋友同僚炫耀一下自己的儿子,也借着这个机会和山西的官吏们走动走动,加深认识,以后有什么事也能互相帮衬一下。

回到了自己家里,诸事方便,李谦得了这个机会,以他狼崽子似的劲头,肯定不会忍着的。

她只盼他能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难道男人开了荤就会变得不一样不成?

李谦是个毅志力很坚强的人,他应该能控制得住自己才是啊!

难道李谦也和那些普通人一样?!

姜宪想想就觉得有些苦闷,可望着李谦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倒也不好扫了他的兴,面上笑盈盈地由他牵着,去了大厅。

他们傍晚才到,此时已夜幕降临,大厅内外点满了灯,灯火辉煌,远远地就能听到李长青爽朗的笑声。

姜宪不由庆幸自己临时改变了主意,能让李长青这样的高兴——能逗得长辈们开怀,做小辈的会觉得很骄傲。

她挣脱了李谦的手。

走在她前面半步的李谦不解地回头。

姜宪抬了抬眉梢,看了看大厅里川流不息的仆妇。

李谦微微地笑,轻轻抚了抚她的面颊,如寻常夫妻一样走在姜宪的前面,进了大厅。

李长青见了,心里就更高兴了。

儿媳妇敬重儿子,以姜宪的身份,说明喜欢自己的儿子。做为父亲,还有什么比儿子儿媳妇夫妻和顺琴瑟和鸣更让他欢喜的事?

李长青忙招呼姜宪:“郡主,来,来这边坐。”

或者是因为特别高兴,今天的家宴没有像平时那样男一桌女一桌隔着屏风摆放,而是学了汉制,大家席地而坐,每个人面前一个小案,分食而聚。这样的好处是可以男女同席,又能以尊卑定席位。

李长青指给姜宪的位置,是他右手边第二个小案。

汉制里以右为尊。

通常最尊贵的位置是右手边第一个位置,其次就是李长青指给她的位置。

李谦是长子,自然要坐在第一个位置,而她做为长媳,越过了在场的三子李驹坐在了第二的位置。

这是李长青对她最大的肯定。

姜宪行礼,端庄地跪坐在了小案后面。

姿态优美的如同参加保和殿的大典。

李长青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得让李谦给他多生几个孙女才行,不然可惜了姜宪这通身的气派。

他等李谦一坐下就开始吩咐上菜。

这让坐在他左手边第一个小案后的何夫人脸色有瞬间的僵硬。

她的小儿子李驹还没有坐下来呢!

但不知道李长青是没有注意到还是压根就没有把这个儿子放在心上,他笑着问姜宪:“太皇太后的身子骨可还好?镇国公和夫人的身子骨可好?这次去京城可吵了他们。我这次偶然的机会得了两支上好的百年老参,等会让你大姐拿给你,你让人带回去给太皇太后和镇国公夫妻补补身子。”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娶进来的媳妇就是自己人。自家人去麻烦了别人,自然是要重礼答谢的。

姜宪知道李长青素来看重自己,恭谨地低头应诺。

李长青老大宽慰地点了点头,端起了酒杯,道:“宗权这次能立下这样的大功,我虽然教得不错,可大儿媳妇帮他疏通人脉,谢先生帮他掌管文书,也都有功,我敬大家一杯!”

“不敢,不敢!”谢元希忙站了起来,举着酒杯笑,“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大局还是靠大人审时度势,才能得胜归来,还是要感谢大人的英明。”

“你也不用夸他,我养的儿子我自己清楚。”李长青喜笑颜开,毫不谦逊地道,“他是个有本事的。可一个好汉也要几个人帮,你们就是他的帮手,这一杯要先敬你们。”

他粗俗地夸着李谦,姜宪却只觉得热闹有趣,在旁边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敬酒,兴致盎然。

李谦看着姜宪,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

何夫人却觉得很是无趣。

要不是李雪劝她,要为李冬至和李驹打算,一个德言有损的母亲不仅会影响女儿的婚事还会影响儿子的前程,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坐在这里给李谦俩口子做面子。

何夫人朝儿子望去。

李驹却一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她,反而两眼放亮光地望着李谦,满满的全是祟拜之情。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