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缘-第八百八十一章 盘算
更新时间:2017-01-10  作者: 玲珑秀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安缘 | 玲珑秀 | 玲珑秀 | 安缘 
正文如下:
搜索小说

第八百八十一章盘算

第八百八十一章盘算

作者:

王家小子后来没有回去,他的妻子后来跟季安宁悄悄说:“他每夜每夜都睡不沉,有一次醉了,他扯着我,一直追问着,为什么,要背弃他们母子?”

季安宁默然不已,王家小子面上接受了现实,然而他的心里面却一直过不了那一道关。这样的事情,是无人能够帮他,他只能自已学着面对学着去释怀。

冬天初初到来的时候,王家小子再过来的时候,他面上笑容多了几分,他笑着跟季安宁说;“婶婶,我娘亲说愿意带着弟妹过来跟我在都城过日子。”

然而王夫人却再也没有机会来都城,在这个冬日里面,她在老家生病,而后又因为王将军的家人上门挑衅,她的病情加重终是早逝。

王家小子的长兄听到消息,他们一家人急急的奔回去处理她的后事。而王家小子此时在都城里面,他还做着母子兄弟团圆的美梦。

深冬时分,雪落得越发的大起来,因为今年顾石诺不出门,季安宁母子在城外安居下来。而周边邻居们有事要外出的人,早早过来跟顾石诺打过招呼。

这一日,王家小子一家人过来的时候,顾石诺恰巧带着王四从外面四处巡视归来。他迎着他们一家人进门,他低声训斥王家小子说:“你太胡闹了。

这样的日子,怎么能带着妻儿出门。你有事要寻我们,直接过来说一声,我可以赶过去。”王家小子一脸惨然笑瞧着他,说:“顾叔,我心里难受,我想过来跟你说说话。

我家那一个想跟婶婶说话,孩子们想寻雪儿和顺儿玩耍。”顾石诺盯着他,他的眉头深锁起来,瞧着就象是王家出了大事情。

顾石诺瞧着王家小子,他低声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家小子的眼里闪里泪花,他有些哽咽无法说话。

顾石诺瞧着他的神色,低声安抚说:“你别怕,虽说你已经从军里出去了。可是你要是有难事,只要占了理。我们上面的人,还是会肯出面你出头说话。”

王家小子点头之后,他还是苦笑瞧着他。顾石诺轻叹着把他扯着进了院子门,王四嫂子此时赶紧把王家小子的妻儿迎了进来。

王家小子带着妻儿进房里,他问候过季安宁之后。顾石诺直接带他去了书房,季安宁想着外面冷,直接安排孩子们上了榻位上玩耍。

季安宁瞧得出来,王家小子夫妻的神色都有些悲凉。她端一杯温水给王家小子的妻子喝,她低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王家小子的妻子眼里闪过泪光,季安宁心里顿时有些慌了慌,急忙说:“我别着急,慢慢说。要是他做得不对,我会和你顾叔劝一劝他。”

王家小子的妻子赶紧伸手捂住眼睛,过一会,她松手红着眼睛跟季安宁说:“他待我们一直很好。

昨天,我们接到家里长兄送来的信,家里婆婆因病已经去了。长兄和长嫂考虑到我们真不回去,他们已经安葬了母亲,也接家里年纪小的弟妹回去了。”

季安宁一脸震惊神情瞧着她,在季安宁的印象里面,王夫人这样的女子,是为了儿女会刚强硬撑下去的妇人。

何况她的年纪并不大,她的身体一向不错。她立时不相信的说:“你说谁去了?”王家小子的妻子瞧着季安宁的神色,她低声说:“我婆婆走了。”

季安宁怔怔的瞧着她,低声说:“她的年纪不大,如何会走得这么早?”王家小子的妻子面上有悲恸的神色,她的眼里闪过怒火。

她冷声说:“我家公公是执意要断掉婆婆的生路,他竟然容不得婆婆在老家安稳的过日子。母亲生了病,又受老家亲友们寻上门来挑衅的闲气。

这样一来,她恼怒悲愤交集,那身子就眼见得弱了下去,终是受不住去了。”季安宁对她说不出任何的安慰话,想来,她来此,也不是来听那虚无的话。

有时候,人心是不会体谅弱者的无奈,他们只会为自已得益而去忙活。当然这样也没有错,人总要先顾已,方能顾及到别人。

只是这人世上小人从来不会少,而幸灾乐祸之人,一样是少不了。如王夫人这般的情况,她先前不知让多少跟她差不多条件的人红了眼,那她此时失势之后,就不知让多少人的心里得到安慰。

这当中自有一些人,会恼怒王夫人明显处在弱势的时候,她还要硬挺起身子生存下去。人,会同情弱者,却轻易不会去同情自尊心重有骨气的弱者。

何况这位弱都在他们的心里面,还有些显得小气好妒忌。或许他们还会把先前男人对家族照顾不周的原因,顺带牵连至她的身上。

王家小子的妻子说了说家里来信的内容,她跟季安宁说:“昨晚,他一夜不曾睡。我瞧着他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我担心他冲动会做错事,就劝着他来你们家一趟。”

王家小子的妻子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面上闪过内疚的神情,她低声说:“我们这样的情况,原本就不能随意上门来做客。

可是他从前一直跟我说,顾叔顾婶就是我们在都城的亲人。我想着来一趟,有顾叔开解他,他能记得除去那深受委曲而去的母亲,他还有妻儿。”

季安宁想着王家小子面上的神色,的确是不单单有伤心的神色,瞧上去更加多的愤怒的神情。

她安抚着王家小子的妻子,说:“他现在只是伤心而冲动。你们的母亲,这一辈子大部分的时间,她是为儿女而活。

她不会愿意儿女们为她做出任何不好的事情,有些事情,有些的帐,等到他们兄弟将来有能力的时候,可以慢慢的来盘算。”

王家小子的妻子很有些悲愤的说:“有些帐,是永远无法去跟人清算。”季安宁立时明白她的意思,如今王家小子的兄弟大约最恨的人,就是他们生身的父亲。

季安宁低声说:“有些帐,根本不用去算,上天会自有安排。”王家小子的妻子苦笑着点头说:“只怕别人正高兴着,他可以给他最心爱的人一个名份。”

ps:感谢beckywa投了1张月票,感谢merrytju投了1张月票,感谢Judy50投了1张月票,感谢青岛贝儿投了1张月票,感谢zhangpl911投了1张月票,多谢书友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