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味-第五百九十章 太子府(一)——
更新时间:2017-01-08  作者: 李飘红楼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妙味 | 李飘红楼 | 李飘红楼 | 妙味 
正文如下:
正文第五百九十章太子府(一)——

正文第五百九十章太子府(一)——

今日的太子府一改往常的低调,张灯结彩,热闹非凡。门前停满了车马,各式各样,矜贵华丽,达官贵人们依次从车上下来,满脸堆笑,在互相见过礼之后,被太子府的太监宫女带领,步行进入府内。

今天的宴会规模大概是太子自单独开府以来,最张扬最高调的一次。

太子和太子妃都是喜静的人,再加上太子妃嫁进太子府多年,一直没能诞下男丁,大概也有这一层原因,太子府基本上不怎么举行宴会。今天是太子妃诞下皇长孙之后的第一个生辰,人们猜测,盛大的生辰宴多半有扬眉吐气的意思。另外就是之前满朝文武都在议论,太子在鲁南时被胆大包天的地方官合谋暗杀,据说受了重伤,关于这一条,因为太子回京后一直闭门谢客,导致梁都城内议论纷纷,今天高调的举行生辰宴,太子八成也是想堵一堵放肆猜测的悠悠众口。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今天的太子府是不输给宫宴的热闹,来的宾客也全都是位高权重的朝臣及他们的家眷。

太子府门口,来宾们的互相问候声一直没有断过。

回味带苏妙下了马车,回味的画风很明显和周围的气氛不一样,不是不协调,完全就是格格不入。

他谁也不搭理,径自往前走。

其他的来宾对他的态度则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殷切地用热脸去贴冷屁股,不管回味的面部表情多冷硬,对方也能殷勤地笑着上前来跟他搭话,就算他不回答,搭话的人照样笑靥如花,一群半截入土的老头子笑得跟马屁精似的,苏妙看着他们,深深地体会到为官的不易;还有一派人则是离回味远远的,自打回味出现,他们就开始贴墙跟,然后用不屑中微微带了点忌惮的眼神偷瞄他,这偷窥时的不自然让苏妙忍不住去想,莫非这帮人暗恋她家小味味却因为骄傲说不出口?

“你总盯着我做什么?”回味突然回过头,看着她,问。

“这帮老头子好讨厌,总是盯着你看,我都要嫉妒了!”苏妙鼓起腮帮子,不悦地说。

回味看着她,哑然无语。

苏妙往脑袋上摸了摸,一边摸,一边咕哝着说:

“我头上的步摇是不是插的有点多?”

“不多。”回味在她的发髻上看了一眼,道,顺手把她因为晃头弄歪了的一根步摇正了正。

“阿味哥哥!”就在这时,背后突然响起来一句莺声软语,苏妙等人回过头,身穿逶迤拖地樱粉色缠枝花长裙,面罩薄纱,身段窈窕的妙龄女子自门前停着的轿子里走下来,水似的眸子幽幽地望着回味,柔情脉脉,楚楚动人。

“啊,薛家的小麻脸儿!”苏娴说。

这个称呼大概是从回甘那儿传出来的,回甘那厮专注起外号二十年,最开始传出来的那段时间薛明珠都没脸见人了,不过她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没脸见人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像一只打不死的蟑螂,重出江湖了。

苏妙盯着她的脸,摸了摸下巴。

回味看了薛明珠一眼,淡漠地转身,往里走。

周围有不少幸灾乐祸的看客,尤其是那些平常看不惯薛明珠自恃才貌盛气凌人的年轻姑娘,这个时候全用嘲讽的表情盯着她。

在这些充满敌意的目光里,薛明珠孤立无援,她委屈地咬住嘴唇,可她是一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勇敢者,她就是有这样的勇气,于是,在各种目光里,她仍旧高昂了头,迈开步子,故作镇定地向前走去。

进了太子府的门,男女宾客就分开了,男宾由太监引着往王公大臣们所在的黎醇殿去,女客则由宫女领往聚集着女眷的宣若楼。

回味嘱咐了苏妙一番,独自往黎醇殿去,苏家三姐妹则由宫女引路,向宣若楼走。

宣若楼内遍布着彩灯绢花,色泽艳丽,喜气洋洋。

正厅里已经坐了不少盛装华服、珠光宝气的命妇千金,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郁的脂粉味。

太子妃白薷身穿豆青色镂花散花云锦直领通袖锦衣,下着绣黄底掐牙繁花斜裙,手挽驼灰色仙鹤纹薄纱织锦,乌黑柔顺的长发挽了一个惊鹄髻,佩戴了一套素净的翠玉头面。作为太子妃,她的妆扮简洁低调,很符合她那身温柔如水的气质。

大概是因为女主人喜欢朴素,所以在座的宾客都没敢选择太过艳丽的装束,只能在细枝末节上拼命展现豪华,一个个的领口袖口只是一丁点巧妙的装饰,就价值不菲。

宣若楼中的气氛很融洽,白薷正在和几个做了母亲的年轻妇人分享孩子的事,见苏妙进门,她在看过来时温煦地笑了起来。

苏妙走到白薷面前,彼此见过礼。

宣若楼内,因为苏家三姐妹的到来,窃窃私语声开始苍蝇似的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穿男装的苏婵身上,打退科西国的勇士,赢得武王殿下的青睐,未来的武王侧妃,每一则都颇具话题性,让人想忽略都难。

“这就是苏三姑娘吧?”白薷的目光亦落在苏婵身上,笑着说,“打退科西国的勇士,真是个了不起的姑娘,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很少被夸赞,苏婵看了她一眼,讪讪地飘动了下眼神。

白薷笑笑。

就在这时,一声冷笑自角落里响起,那人用讽刺的语气不屑地说:

“那模样不就是一个男人么,好好的女人长成男人样,看了就恶心!”

苏妙和苏娴循声望去,发现薛佑怡、薛自珍、魏依琳等人正站在不远处,这群人都斜着眼睛看着她们,小声说话,轻蔑嘲笑,声音不大,但在宣若楼里却能听的很清楚。

“又是这几个人。”苏娴嗤了一声,翻了个白眼,道。

苏妙用眼睛在她们身上扫了一圈,扭头,无视掉。

苏婵则压根就没有回头。

“妹妹,怎么说话呢,苏三姑娘打退了科西国的勇士,是岳梁国的英雄。”薛自珍笑着,轻移莲步,优雅地走过来,站在苏婵面前,高高地昂着头颅,释放着身为大家闺秀与生俱来的高雅尊贵。

武王侧妃本来的人选是她,连她都想不明白,这个男人似的女人怎么会突然插进来一杠子,不仅顶替了她的好姻缘,还害她受尽嘲笑。

能不被嘲笑么,她这个温婉端庄的大家闺秀居然输给了一个汉子似的棺材板女人!

她忍无可忍!

“被女人打得满地找牙,科西国那个黑奴还配叫‘勇士’?弄虚作假也不做的高明点,笑死人了!”薛佑怡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苏婵,用讽刺的语气冷笑着说。

这一回薛自珍没有制止她,而是含着笑看她说。

“你行你上,不行少废话!弄虚作假?弄虚作假的目的是什么?为了骗你吗?你以为你是谁啊?”苏妙从以前就讨厌这个碎嘴的臭丫头,嗤了一声,轻蔑地说。

薛佑怡被噎了一下,怒瞪着她。

“苏二姑娘,佑怡只是随口一说,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薛自珍开了口,温和地笑道,望向苏婵,柔声笑说,“听闻武王殿下已经向苏三姑娘下聘了,此事可真?苏三姑娘真的要成为武王侧妃么?不会吧,先不说只是纳一个侧妃而已,单说武王殿下怎么可能会向苏三姑娘这么特别的姑娘下聘,如果这件事是真的,也太不可思议了,这事说出来,大概整个梁都都不会相信。”

她明明听说了,却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问出来,还用普通谈天的语气将各种冷嘲热讽都说了一遍。

此话一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人们都在等待苏婵的反应。

苏婵冷冰冰地看着她,即使感觉到对方问的不怀好意,可她想不明白她这么问有什么意义。

苏婵没说话,身后,一个语气尖锐的声音响起:

“最近梁都里的姑娘都是怎么了,在大庭广众下没羞没臊地追问别人家的婚事,礼仪闺范都学到哪里去了?薛夫人是怎么教的女儿,竟然放任女儿在这种场合下无礼放肆,这就是薛家的家教?”

众人吓了一跳,回过头去,高贵华丽的景阳长公主站在大门口,刚才的话就是她说的,她冷冷地看着薛自珍,表情淡漠,眼神尖锐,似能将她穿出一个洞。

薛自珍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长公主,她的眼神让薛自珍的心咯噔一声,脸刷地白了。

薛夫人立刻出列,尴尬地赔着笑脸:

“长公主息怒,自珍被臣妇惯坏了,口无遮拦。自珍,还不快向长公主殿下请罪,向苏三姑娘道歉!”她瞪了女儿一眼。

薛自珍脸色发青,讽刺不成,反倒是把自己搭进去了。顶着众多瞧热闹的目光,她咬了咬牙,干笑着说:

“是自珍冒失了,长公主殿下恕罪。苏三姑娘,是自珍太多嘴,苏三姑娘别往心里去。”

苏婵没搭理她,她望向梁琦,眼里闪过一丝戒备,脸更冷。

“苏三姐姐,听说我二哥被你拒绝了,你讨厌我二哥吗?”梁喜身穿杏白色的彩绣缕金宫装,清雅脱俗,人比花娇,她刚才一直站在门口抿着嘴儿看热闹,这会儿走上前,笑嘻嘻地问苏婵。

梁琦看了她一眼,脸色不太好看。

关于苏婵拒绝梁敖的事,梁琦没和任何人说,可梁喜在宣若楼里这一嗓子宣布,明天整个梁都就都知道了,武王殿下要纳苏家三姑娘做侧妃,却被苏家三姑娘给拒绝了。

“云萝!”她皱眉,不悦地低斥了声。

“怎么了?本来就拒绝了嘛!”梁喜像是一点也不明白梁琦为什么生气,继续追问苏婵,“苏三姐姐,你讨厌我二哥吗?”

苏婵被她问的不耐烦了,绷着一张脸,硬邦邦地吐出两个字:

“讨厌。”

梁喜眨巴了两下眼睛,突然笑出声来,她抱住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眼泪都快笑出来:

“哈哈哈!二哥被讨厌了!哈哈哈哈!”

满场震惊,全部用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着苏婵。

苏妙却注意到了梁喜的手腕,梁喜的手腕上系着一个和她今天的穿着打扮和她高贵的公主身份完全不搭配的东西,一条用野草编织的手链,还在微微散发着大自然独有的清新味道。

她单纯的觉得很奇怪。

梁喜还在笑,随便梁琦怎么瞪她,她笑得开怀。

不到两刻钟,苏家三姑娘讨厌武王殿下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太子府,梁敖在友人兄弟的各种调侃和嘲笑里脸黑如锅底。

你有什么资格说讨厌我,我还没嫌弃你呢!

在宣若楼坐了半个时辰,有太监来请太子妃带领众女客去黎醇殿,准备开宴听戏。

白薷笑着起身,带领大家往黎醇殿去。

从宣若楼到黎醇殿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贵族女眷不擅长走路,所有太子府准备了许多单人小轿,让人抬着往黎醇殿去。

苏妙坐在轿子里,一脸无聊地靠着,因为轿帘遮盖的密不透风,她满眼全是轿子的深蓝色,十分无聊。

轿子晃晃悠悠,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突然一个急刹,苏妙没防备,惯性前扑,幸好抓住座椅才没有摔倒。她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薛明珠的声音隔着轿帘传来,传进她的耳朵里:

“苏姑娘,你下轿与我谈谈吧!”

苏妙哑然无语,想窝在轿子里装死,无奈轿子不再往前动,薛明珠又一个劲儿地在轿子外头啰嗦要她下轿,她拗不过她,只得掀开轿帘走出来。

梅花夹道的甬路上,除了缤纷的花瓣,就只有她们俩的轿子了。其他的轿子大概早就走远了,没有人发现薛明珠用轿子将苏妙的轿子截住,拦住了她的去路。

薛明珠见她终于下轿了,面纱背后,嫣红的嘴唇勾起一抹得逞了的笑容。

“苏姑娘,咱们找个清静处说话吧。”她用高傲的语气说着,转身,径自向梅林深处走去。

“我干吗要和你说话?”苏妙哭笑不得。

薛明珠回过头,眼里是令人恼火的讽刺和挑衅。

“苏姑娘怕我吗?”她笑吟吟地问。

苏妙:“……”

薛明珠已经往梅林深处走去。

苏妙使唤不动抬她的轿夫,无奈,只得跟着薛明珠向梅林里去。

这个臭丫头,干脆扁她一顿吧!(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