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味-第五百八三章 娘来
更新时间:2017-01-02  作者: 李飘红楼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妙味 | 李飘红楼 | 李飘红楼 | 妙味 
正文如下:
正文第五百八三章娘来

正文第五百八三章娘来

姜大人一脸尴尬,他已经上了年纪,受不了小年轻间这种不和谐的男女关系,握起拳头咳嗽了两声,他一本正经地道:

“三位,今天叫你们来是为了决胜赛的事情,所以,先来说说决胜赛吧?”

“说吧说吧!”苏妙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笑眯眯地说。

这个丫头没大没小的,他的年纪都赶上她爹了,她对着他竟然一点不讲礼貌,先无视他,然后又催魂似的催他!

姜大人瞅了她一眼,瞪着眼睛,接着道:

“苏姑娘是第一次参赛,回三公子和佟四公子在上一次的厨王赛上已经比过决赛了,虽然最终佟四公子止步决胜赛,回三公子在决胜赛中败北,不过想必二位对决胜赛的规则已经大概了解了,就只有苏姑娘一个人不太明白吧?”

苏妙扁了扁嘴,眼光在回味和佟染身上扫了一圈,似笑非笑地道:

“真可怜呢,连着两届比赛都是在最终赛上败北,这次输了之后你们就老老实实地回去开酒楼吧,别再挡年轻人的路了。”

这丫头真让人火大!

出奇一致地,佟染和回味同时对苏妙的不可一世咬了牙。

“苏姑娘,谁输谁赢尚未可知,你还是不要太自信了,毕竟,你是因为我在苏州时给你放了水,你才能厚着脸皮到梁都来参赛的。”佟染轻快地摇着折扇,皮笑肉不笑地说。

这人的嘴巴果然很毒辣,专挑她的痛处戳!

“实话实说,你绝对会后悔当初在苏州时装风度乱逞强。不过就算我没有参赛,你也未必能赢。”苏妙用手指了指回味,轻飘飘地笑说,“上一次你不就是输给了他么。”

佟染唇角的笑容微敛,眸光沉冷地望向回味,那一场赛的确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耻辱。

回味漫不经心地回视,完全没有把佟染放在眼里。

苏妙双手托腮,看了看回味,又看了看佟染,心情很愉快。

姜大人一脸无语地看着苏妙,这丫头分明是在架桥拨火,挑拨离间,偏那两个人还真上当了,即使捂着鼻子,他也能够闻到一股浓浓的硝烟味。

“决胜赛定在国庆日举行。”姜大人说。

苏妙一愣,扭头问回味:“国庆日是什么时候?”

屋子里的三个人皆用一脸无语的表情看着她,好像在责怪她很无知似的。

“我之前就算记不住国庆日,对日常生活也没有什么妨碍。”苏妙手一摊,用不理解他们干吗要这么惊讶的表情说。

姜大人用手抹了一把脸,看来民间的爱国教育还是任重而道远。

“国庆日什么时候?”苏妙追问。

“十二月十六日。”回味回答。

“为什么不是一月一日?”

“老祖宗没算好日子。”回味淡淡地说。

佟染摇着折扇看着他俩。

“不是整日子感觉有点别扭。”苏妙道。

“是啊。”回味一脸淡定地回答了她。

姜大人更加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今年为什么要由他来主持厨王赛啊?碰上这种奇葩的姑娘,他都要折寿啦!

“咳咳,总之,决胜赛十二月十六日在宫中的明镜楼进行,到时候明镜楼会对部分百姓开放。借着国庆日、厨王赛,皇上会与民同乐,所以这场比赛很重要,不仅仅是厨王赛,也是国庆日的一项庆祝活动,苏姑娘,你听明白了吗?”他亲切地点名,询问。

“你干吗只问我?”苏妙指着自己的鼻尖,不解地问。

当然是因为你是问题儿童,这还用问!

姜大人忍住想翻白眼的*,自从跟这个丫头认识,她让他短寿好几年。

“比赛的主题会在当天公布,三赛两胜,当天的比赛评审是皇上。”姜大人接着说。

“只有皇上?”苏妙狐疑地问。

“只有皇上。”姜大人严肃地回答,心想你这不是废话吗,宫里比赛评审肯定是皇上,有哪一个敢越过皇上去。

“皇上啊。”苏妙扁了扁嘴,“只有皇上一个人干吗还要弄的那么麻烦,直接做给皇上吃不就好了。”

“我的姑娘哎,我刚才跟你说的你都当耳旁风了?不是说厨王赛是国庆日庆祝的一部分吗?”姜大人一脸无奈地说。

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点了点头:“哦。”

顿了顿,她又说:“可皇上看起来并不像是很喜欢吃的样子。”

姜大人撇过头去,已经不想说话了,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回味没话说,皇上在吃的方面的确不怎么有兴趣,还没有回味的老爹有兴趣,虽然他老爹的那个品味让他一直很无语。

“所以就是这样,十二月十六日,辰时入宫,先等待国庆大典,等国庆大典结束之后,再侯时辰比赛。苏姑娘你也不是第一次进宫,别的我就不说了,反正你是跟着回三公子入宫的,应该不会迟到。”

苏妙见他已经开始说结束语了,愕然,问:

“你要说的只有这些?”

“你还想听我说什么?”姜大人无奈地反问。

“就这么点事你直接印在帖子上写个说明不就好了,干吗大清早把我叫来,我可是没睡懒觉过来的!”苏妙一脸不满地说。

“我管你!你一个姑娘家睡什么懒觉!谁家这么大个姑娘还睡懒觉!我只是按比赛规矩过来告诉你的!”姜大人终于炸毛了,没好气地嚷嚷。

“姜大人,你就是按规矩也要讲点办事效率,你这样子是不行的,会让人家觉得你麻烦又啰嗦。”苏妙一本正经地说。

姜大人火冒三丈,一字一顿地道:“苏姑娘,我又不是你大哥,我可比你爹的岁数都大,你对我这个长辈就不能尊敬一点!”

苏妙一愣,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用一种可怜的眼光看着他。

姜大人:“……”

“姜大人,你还别的事吗?”苏妙笑眯眯地问。

“没了。”姜大人讷讷地说。

“那我们回去吧!”苏妙转身,挽住回味的胳膊,笑眯眯地对他说,拉着他出去了。

姜大人:“……”好歹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倒是理理我啊!

佟染懒洋洋地歪在椅子上,轻摇着折扇,眼看着苏妙拉着回味离开了,眸光微暗,瞥了姜大人一眼,笑吟吟地说:

“姜总管若是没有其他事情,在下也先告辞了。”

说罢,站起身,不理会已经僵化了的姜大人,转身走了。

苏妙和回味从包厢里出来,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回过头,佟染从室内走出来,看了他二人一眼。

苏妙回视他。

“苏姑娘,我们十六日宫中再见吧。”佟染斯文尔雅地笑说。

“嗯。”苏妙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佟染笑笑,没有看回味,从他二人身前掠过去,径自走了。

回味瞥了他一眼,脸色阴沉。

苏妙盯着佟染趾高气昂的背影,扁了扁嘴。

二人刚要往外走,迎面,相思绿快步走来,脸色有些憔悴,看见苏妙二人,她愣了一下。

“脸色这么差!”苏妙盯着她的脸说。

相思绿皱了皱眉:“天天都在找孩子,就快疯魔了!”

“真是一点线索也没有呢。”苏妙闻言,亦皱了皱眉,之前她让回味帮忙调查过,回味答应了,可是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这么早,你在这儿干吗?”相思绿问。

“决胜赛的赛前会。”苏妙回答。

相思绿听了,脸色一沉,不过她没说什么,讪讪地客套两句,请苏妙继续帮忙,双方道别,相思绿往楼上去了。

“丢孩子的事有线索吗?”苏妙见相思绿走了,扭头问回味。

回味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

苏妙凝眉,暗道这伙人贩子还挺厉害的,居然隐藏得这么深!

就在这时,秋华从楼梯处走过来,笑着说:

“少爷,少夫人,少夫人家的老太太和太太已经到雪乙庄了,少夫人要不要选个时间过去看看?”

“我娘和奶奶来了?”苏妙心中一喜,连忙问。

“是。”秋华笑着应了句。

“已经到了?”

“是,一个时辰前刚到雪乙庄。”

“我去叫大姐和婵儿,一块回去!”苏妙高兴地说,顿了顿,问回味,“你去吗?”

“我也去。”回味想了想,回答道。

苏妙笑笑,去后面叫了苏婵和苏娴,几个人坐马车往雪乙庄去。

虽然出发的时间不晚,可到达雪乙庄时已经接近黄昏了。

胡氏和苏老太被安顿在星月阁里,苏家三姐妹才踏进星月阁,一声中气十足的斥骂声响亮地传来:

“兔崽子!我让你来梁都是让你来念书的,不是让你来胡混的!你姐姐费了多少心思,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银子,才把你送到梁都里的学堂来念书!你这个混账不思进取,遇到一点难事就逃跑,你这哪像个小子,姑娘都比你硬气!苏家怎么会有你这种没出息的玩意儿,祖宗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苏老太正举着拐杖满院子追打可怜巴巴的苏烟。

回味出现在门口,一脸哑然地看着这倍加熟悉的画面,奶奶的身体还是这么硬朗!

胡氏拼命阻拦,将苏烟护在身后,气势汹汹道:

“他再不好也是你的亲孙子,你做什么打他?再说,这件事又不是烟儿不对,烟儿是被欺负的,做坏事的是欺负他的那个人!烟儿在外被欺负已经够可怜了,你还打骂责怪他,你还是他的亲奶奶吗?”

“呸!好好的一个小子,就是被你给惯坏的!他都多大了?他都十六了!一个十六岁的大小伙子出门在外还能让人欺负,他就是个怂包!挨欺负你不会自己想法子?挨欺负你不会欺负回去?一声不响就退学,你以为咱们家的小子念个学堂那么容易?你一个庶民家的小子,被几个有钱有势家的男孩子欺负,能怎么了?你当自己是尊贵无比的,谁也不能欺侮你吗?想不被欺侮就拿出你的本事,逃跑算什么能耐!”苏老太被气的直哆嗦,用拐杖尖指着苏烟的鼻子,怒声道。

“老太太你说两句就行了,这才刚到多久你就开骂,你还没完没了了!不心疼烟儿就算了,听说他被欺负你还责骂他算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不是他亲奶奶!”

“你给我闭嘴!”苏老太火冒三丈地怒斥。

苏烟夹在两人中间,实在心烦,眉一皱,顺着大门走了,虽然在门口看见了苏妙等人,也仅仅是停顿了一下脚步,他快步离开星月阁。

苏妙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自语似的说:

“还真是到了反抗期,好严重啊!”(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