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第四百七十章 下场
更新时间:2016-07-26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世嫁 | 木嬴 | 木嬴 | 世嫁 
正文如下:
被穿了琵琶骨,安郡王脸上的血色瞬间全无,苍白如纸,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从脸颊两侧滚下,看起来特别凄惨,但是没有人同情他分毫,只觉得皇上对他的处罚太轻。

安郡王和兴国公的罪行,罄竹难书,尤其安郡王,之前借刀杀人,坑了兴国公府满门,后来为了救邬三姑娘,讨好北晋威远大将军,不惜将亲生祖父兴国公交给大锦,如此行径,且不说有多叫兴国公心寒了,就是在外人看来,就是畜生都比他懂的恩情,就连乌鸦尚且知道反哺。

可皇上并未打算处置安郡王,三十多年前偷梁换柱,造成了多少悲剧,他不愿回想,尤其想到这么多年,太后是如何宠爱安郡王的,处处维护,皇上就算放下了当年的事,可是看到安郡王,还是忍不住想起来。

如今安郡王已经沦为了阶下囚,只要他一句话,让安郡王这一刻丧命,他绝对活不过下一刻。

让他死很容易,可皇上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他死了,他还想借着安郡王的手,看看太后到底反省到了何种程度。

虽然之前兴国公被千刀万剐了,但那是邢部下的命令,太后只是闷不吭声而已,他再将安郡王送去交给她处置,太后总该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态度吧。

他想太后亲自处置安郡王!

安郡王被穿了琵琶骨,皇上还有军务在身,所以让二皇子和逸郡王押送安郡王回京。

二皇子和逸郡王对皇上这样的安排很不满意,安郡王都被穿了琵琶骨了,让个中将军带两百护卫完全可以护送他回京都,实在没必要让他们押送。

被大材小用的两人,沆瀣一气。

皇上看着新打下来城池的布局图,心情很好道,“护送安郡王回京是次要,是你们两个应该回京了。”

二皇子当初是偷溜出京的,险些丢了性命,如今更是改了容貌,对于换了容貌,皇上是高兴的,皇家忌讳双生子,怕的就是他们容貌一样,到时候群臣分不清谁是谁,便是后宫那些妃嫔也分不清哪个是皇上,要是其中之一生了异心,更是祸患无穷。

要是两人容貌一样,皇上还真是犯难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头上又有祖宗规矩压着,皇上也为难。

如今容貌改了,心口压着的石头也算放下了。

至于当初二皇子偷溜出京,回京之后,皇上要重重处罚的,如今看在他在北晋立了大功,和逸郡王一起救了宁王和端敏公主,还有当初更换容貌的痛楚的份上,皇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罚他了。

当年双生子的事昭告天下,大家都知道大皇子和镇南侯府楚大少爷长的一模一样,后来二皇子和逸郡王一起进了军营,还引起不小的轰动。

赵神医化腐朽为神奇的医术,引得众人惊叹,就是皇上看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赵神医救了二皇子,于皇家有恩,只是他这一手骇人医术,又叫人忌惮。

万一他哪天存了异心,被人利用,将一个心怀不轨之徒的容貌易容成楚北的,那大锦岂不危矣?

那几天,赵神医是躲着不敢见皇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万一被皇上咔嚓了,死的太冤了不说,一身医术还失传。

加上军中一堆粗狂的官兵,对自己粗糙的容貌不甚满意,见天的往他跟前凑,希望他能高抬妙手,把他们变得稍微俊朗一点的,而且着重表示稍微一点儿就行了,千万别整的跟二皇子那样的,这要走在大街上,保不准就遇到见色起贼心了……

赵神医一咬牙一跺脚,当众表示,为了给二皇子更改容貌,压箱底的药材都用了,那是他爹收集了好多年的,要想再改,少说也得十几年后了。

大家纷纷表示失望,不过对赵神医,还是热情依旧。

人家可是神医啊,岂是军中那些大夫能比的,战场之上,刀枪无眼,缺胳膊断腿是常有的事,一旦失血过多,就是个死。

可是赵神医入了军营,许多军中大夫摇头说救不了,让他留下遗言的将士,赵神医却将他们的命从阎王爷手里给抢了回来,赵神医可以说是军中除了皇上和楚北几个大将军之外,最受他们敬重的人了。

久而久之,皇上看赵神医的眼神就正常了。

二皇子找到了,而且入了军营的消息,早早的就送回京都,告知皇后,好让她心安。

皇后派人送了回信,让皇上好好照顾二皇子和楚北。

可皇上知道,皇后不见到二皇子安然无恙的站在她跟前,她的一颗心就不会彻底放下。

还有逸郡王,他立下大功,本来皇上要赏他的,被献老王爷给拦下了,说逸郡王在北晋学的一身的坏习性,虽然这个学字叫人唏嘘,大家心中都在嘀咕,在纨绔这方面,不知道还有谁值得逸郡王去学习了,但逸郡王之前是纨绔,现在是纨绔加张狂,这要不敲打,还奖赏,回头大锦朝廷真的不知道要被他带成什么样子了。

献老王爷这么拆自家孙儿的台,逸郡王是有苦说不出,谁让他是自己的亲祖父呢,尤其还不等他开口,皇上就笑道,“逸郡王此番立下的功劳足矣封王了。”

献老王爷摇头道,“皇上太抬举他了,要不是有皇上这么多年在北晋精心布局,又有宸王出谋划策,还有二皇子等人从旁协助,就凭他一人,哪能立下这些功劳,他年纪太轻,功劳太大,越发容易骄傲,皇上就当是心疼我这个皇叔,将来等我百年之后,允许他继承献王封号。”

也就是不削爵位。

所有的亲王、郡王,除非特例,都是降爵承袭的。

献老王爷诚心恳求,皇上想拒绝都不好意思了,就答应了。

逸郡王撇嘴,敢情他去北晋兜了一圈,劳心劳力陪笑脸,结果什么好处都不给,卸磨杀驴呢?

呸!你们才是驴!

不给好处就算了,皇上准许他将来继承献王封号,也是给他封王了,只是迟到了好多年而已,但让他回京是什么意思啊?

献老王爷一巴掌呼过去,“你偷了明郡王的令牌出京,吓的长公主连夜给我送信,新娶的媳妇怀着身孕,算算日子,也过不了多久就要生了,偌大一个王府,连个正经主子都没有,你不回去谁回去?”

献老王爷的手劲很大,一巴掌把逸郡王打的往前踉跄,他稳住身子,指着楚北道,“那他呢,宸王妃孩子都生了,他不也没回去。”

这是要和楚北拼上,楚北不回去,他也不回去。

献老王爷特别的想抽他,他能和宸王比吗,宸王送来的炸弹,立了多大的功劳,远比营救宁王和端敏公主要大,而且,他这辈子能封王已经是极限了,他还想怎么样呢,如今边关战局,胜利是迟早的事,不需要他继续待下去了,与其在军中四处晃荡,回家陪着苏棠儿更重要。

献老王爷发话了,而且不容置疑,逸郡王很委屈,也得生受了。

但是,这样白白的被祖父逼迫,他脸上无光啊,他道,“我和安郡王的旧怨,你们都知道,我可是看他很不顺眼的,一路上,要是他惹毛了我,我可不会心软的,万一他还没见到太后就死了,你们可别怪我办事不利。”

皇上听得一笑,道,“明儿就启程回京吧。”

逸郡王,“……。”

当天夜里,皇上还让人设了宴席,给逸郡王还有二皇子两人送行。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押着铁铸的牢笼出了军营。

马车晃荡,安郡王被穿了琵琶骨,一颠一颠的,那种痛苦……说是钻心的疼一点都不为过。

这要再火上浇油,估计真的就没命到京都了。

逸郡王见了就笑道,“这一路,够他受的了。”

一路上,逸郡王没有再为难安郡王,安郡王也很识时务,并没有存心挑衅逸郡王,沦为阶下囚,他跟逸郡王斗,那是螳臂当车,自寻死路。

就是这样,等他们回到京都时,安郡王也被折磨的皮包骨了,哪有半分往日的风采,若不是知道他回京了,估计都没人认出他来。

逸郡王在北晋立了大功,把北晋朝廷混的风生水起的事,早有人传回京都,今日回来,不少人都换了一种眼神看他,毕竟一个纨绔,救了宁王和端敏公主,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当初只觉得逸郡王离京,是要换个地方祸害人去了,没想到还真是……

还有一群玩的还算不错的狐朋狗友,更是夹道欢迎,等着给他接风洗尘呢。

逸郡王凭空就生出了一股衣锦还乡的感觉来,着实不错。

在一片欢呼声中,逸郡王徐徐朝皇宫走去。

身后一堆人感慨,感慨逸郡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更感慨安郡王。

明明是郡王之尊了,当年皇上要封他为亲王,太后压着不许,要是当初封了亲王,有太后的宠爱,不参与什么皇储之争,这京都,比的过他的人没有几个。

偏偏,人心不足蛇吞相,愣是让人查出了三十多年前的旧事,更一步错步步错,走到如今阶下囚的地步,这是何必呢。

“话说回来,当初兴国公被除以千刀万剐之刑,安郡王的罪行不比他轻,那么痛苦的死法,怎么不选择自尽呢?”

要换做他们,早咬舌自尽了,也省的活受罪。

一旁的人也纳闷了,“是呢,明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为何不自己了断了呢?”(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嫁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