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第四百六十三章 冻死
更新时间:2016-07-10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世嫁 | 木嬴 | 木嬴 | 世嫁 
正文如下:
今年的雪,下的比往年迟,但比往年大。

从傍晚下起,夜间屋顶上就蒙了一层雪。

第二天起来,那雪都有一尺厚,整个京都银装素裹,白雪皑皑。

树上挂着冰溜子,在阳光下,折射出光芒来。

清韵裹着厚厚的斗篷,站在铺着红毯的门前,欣赏着雪景,看着丫鬟们在雪地里打滚,那雪球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清韵喜欢雪,见了忍不住想去凑热闹。

只是沉沉的身子,容不得她太任性。

只能过过眼瘾了。

正玩的开心呢,那边一丫鬟跑进来,许是急了些,脚下一滑,就摔到了厚厚的雪地里。

抬起脸来时,沾满了细碎的雪花。

“快起来,”绿儿离的近,赶紧去扶她,帮她拍身上的雪,问道,“雪天路滑,也不知道慢点,这么急的跑来,可是有什么事?”

丫鬟抹着脖子,方才那一摔,脖子进了雪,那感觉,能把人冻哭了。

她捂着脖子上前,道,“王妃,宁太妃死了。”

丫鬟声音很大,听到她的话,玩的热闹的人都停了下来,围拢过来。

青莺走过来,道,“怎么就死了呢?”

丫鬟就把宁太妃怎么忽然死了,详细的说了一遍。

宁太妃和兴国公狼狈为奸,欺骗了太后三十多年,害了不少人,其罪,罄竹难书。

太后恨极了,容不得她那么轻易死了,断了她双手双脚,还不给她咬舌自己的机会。

让丫鬟悉心照顾她,务必让她活的越久越好,因为活多久,就痛苦多久。

照顾这样一个人,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因为不知道太后什么时候会突然要见宁太妃,所以要时刻保持宁太妃身子干净,不会侮了太后的眼。

那些丫鬟是巴不得宁太妃早点死。

这些天,宁王妃生了小世子,太后高兴,倒没之前那么经常见宁太妃了。

丫鬟们就开始偷懒了。

白日里,只要不下雨,就把宁太妃抬出来晒太阳,夜里再抬回去。

昨天夜里下起了雪,丫鬟们烤着火,身子暖着呢,不想出去,想让她吃了苦头。

说是等一会儿出去,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被窝里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丫鬟赶紧去找宁太妃,可惜已经成了个雪人了,把她从雪堆里挖出来时,身子跟雪一样的冷,竟是活活冻死了。

这样死法,当真是残忍。

可想到宁太妃做的那些事,又觉得她是活该,咎由自取。

该是自己的,自己应该去争去抢,可心太大了,想谋多皇位,就该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悔。

本是身份最尊贵的太妃,如今被从皇家玉蝶上划去封号,就连死后,也不得入土为安。

没人给她求情,太后也没有去看最后一眼,只摆手道,“烧了吧。”

只有三个字,之后宫里宫外,再没人提过宁太妃三个字。

不过,大家却知道,边关捷报频频,兴国公和宁太妃团聚的日子不远了。

半个月后,边关传来消息。

兴国公被俘了。

宁王护送他回京。

宁王早就得救了,只是被穿了琵琶骨,受了不少罪,不宜长途奔波。

而且,他形容消瘦,不忍吓着王妃和若瑶,就在边关调养了,正好还能帮皇上出谋划策。

如今身子大好,又护送兴国公会来,是双喜临门。

兴国公进京都的那一天,天气有些阴沉。

街上围了不少百姓,往囚车留丢臭鸡蛋,烂菜叶,还有丢石头的。

如果不是他和宁太妃心存异心,还把大锦朝的十万将士作为迎娶北晋威远大将军女儿的聘礼。

他不知道大锦有多少好儿郎,好丈夫是死在北晋人手里的吗?!

那些人,见不到北晋人,一腔愤恨,只能撒在兴国公身上了。

兴国公被束缚在囚车里,一言未吭。

倒不是他哑巴了,而是无话可说。

估计这会儿,他肯定后悔了。

他一心扶持安郡王,最后却被安郡王双手奉送给了大锦,只为换回邬三姑娘。

没错,邬三姑娘落到了皇上手里。

之前逸郡王猜到她逃离京都后,一面让暗卫假装挟持了她,一面就是派人去找她。

寻了好些天,最后才将她找到。

邬三姑娘也是倒霉,她在京都,无人敢惹,横着走都没事,可是出了京都,没有威远大将军府帮她撑腰,又有谁会给她面子,挨了鞭子不吭声的?

要不是暗卫及时赶到,她都要遭人。

暗卫要送她回京,她不愿意。

暗卫只好擅自做主,把她送到军营交给皇上处理了。

皇上倒是没为难她,逃婚不愿意嫁给安郡王,这性情刚烈,皇上很赞赏,只叫人看着她,别让她逃了。

后来被威远大将军知道了,兵临城下,要皇上交还他女儿。

皇上笑了笑道,“把邬三姑娘交给你可以,我大锦的十万兵马还有兴国公,劳烦威远大将军交还我大锦。”

双方僵持不下。

最后使臣谈判,最后拿兴国公交换邬三姑娘。

十万兵马是兴国公一辈子的心血,给安郡王做了聘礼,最后他还被拿来换他的新娘,这就是他一心扶持的孙儿。

原本,兴国公府多好,是太后娘家,风光无限。

只因他被宁太妃三言两语挑拨起了野心,一发不可收拾,走到如今,幡然悔悟,已经晚了。

是他葬送了兴国公府的前程,他是兴国公府的罪人。

兴国公进了宫,跪在太后跟前忏悔。

可惜,冷了,死了的心,又岂是几句我知道错了,我后悔了,能暖的起来的?

而且兴国公的话,不是道歉,是刀子捅在太后的心口上。

还妄想求得太后的原谅。

太后只宁愿她从来就没有这样的血亲。

太后高高在上,听着兴国公跪在地上哭诉后悔。

字字带泪。

太后看着他,问道,“说完了吗?”

兴国公听着这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他慌了,喊道,“太后……。”

太后把眼睛闭上了,笑了,甚至有些释然道,“你的后悔我听见了,可陈家那些因为你一己之私而死的亡魂还不知道你后悔了,你去跟他们忏悔吧。”

说完,太后摆了摆手,侍卫就上前,把兴国公拖了下去。

这下,兴国公是真慌了。

他后悔了,他不想死。

可惜,没用的。

他犯的罪,依照大锦律法,要在五马分尸和千刀万剐中选一个。

这两个酷刑,还真难以抉择。

邢部把这难题交给兴国公自己选。

兴国公选了五马分尸。

邢部尚书想了想,这样遵照他的意思,有纵容之罪,遂改了千刀万剐。

清韵有些唏嘘,“安郡王当真是够狠,竟然拿兴国公来换一个不愿意嫁给他的姑娘。”

楚北环抱着她,笑道,“他自取灭亡不更好?”

一个能狠到连亲生祖父都能舍弃的人,谁又敢信任他?(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以嫡为贵>> | <<嫁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