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军嫂有点甜-see you again (下)
更新时间:2016-03-06  作者: 妞妞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穿越之幸福日常 | 暴力军嫂有点甜 | 妞妞蜜 | 妞妞蜜 | 暴力军嫂有点甜 
正文如下:
色eyouagain(下)

色eyouagain(下)

于淼在一片温暖中醒来。

当他看到自己所处的环境时,他更加确定了自己是做梦,只有在梦中,才会有这样的奇观异景吧。

这像是建立在水中的世界,仰望甚至能看到巨大的奇异生物缓缓从头上飞过,天空中有奇特的飞行物快速掠过,他伸出手,看到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个透明的手环,不知道用什么物质做的,看起来很坚硬,摸起来却很柔软。

他身上穿着海蓝色的长袍,身体好像回复到年轻时的状态,他看不到自己的脸,却也能想到一定是非常年轻的样子。

他想坐下来静静的等梦醒来,却听到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欢迎加入星际联盟移民考核,我是联邦主考光脑,下面我将短暂的为你介绍下联邦情况,以帮助你更快的进入环境。”

于淼静静的听,他的脸上还带着从容不怕的笑,这梦做的真好玩。

他的正前方出现一块浮出的屏幕,上面开始出现很立体的影像,配合着光脑的讲解,对这个时代星球做全方位的讲解。

简单的讲解过,他知道自己身处一个奇异的时空,星际联邦6个大星球组成,刚刚结束了星球大战的混乱局面,人种分为亚种人、兽族、虫族三大阵营,还有很多阵营,星际手环是全联邦成员的出生既有的必备品,联邦会根据出身能力等因素设定手环的颜色,这个手环的作用非常大。识别身份储存钱币,作为星际移民还没有取得自己的实体前,他的手环是无色。

这个梦做的好长,竟然还不醒来,于淼暗自想着,如果不是上面规定穿越重生灵魂异体,他醒来时可以考虑把这个梦讲给编剧改成剧本。

“下面请你选择移民后所属阵营,联邦会根据你的选择为你选择移民星球的考官。”

看着虚拟的d影像,于淼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接近人类的亚种人,那些异形神马的。口味太重。

做出选择。光脑的声音突然消失,周边的环境一变,于淼身置一个无限广袤的,m.△.房间里,突然。门开了。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人。

“这就是你的监考官——咦?”光脑的声音似乎变得很诧异。作为高级人工智能,它察觉到来的这两个导师的尊贵身份,貌似考核移民不用这么高级别的两位大人吧?

“你可以滚蛋了!”

走在前面的是个高个子男人。他带着半边的金属面具,嘴里叼着个牙签,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样子,他身后跟着的高个女人也带着面具,话的是男人。

高个男人走到淼身前,拿掉嘴里的牙签。

“我们是你的监考老师,代号,她是4号,我们是蓝星移民局的办事员,如果你能通过考核就可以获得蓝星居住权。”

于淼看他面具下的眼,突然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是不是见过你?”

“或许我们前世见过。”男人耸肩。

“好奇怪的梦,而且很长。”于淼叹了口气,这男人的眼睛太像那个人,那个到死都没能看一眼的不能碰的伤。

“做梦是吧......嘿嘿。”男人顽皮一笑,突然挥拳,一拳打到于淼的肚子上,于淼只觉身上一轻,整个人都被轮到半空中。

“帮你醒过来!“

飞一样的感觉,不吊威亚被打飞原来就是这样,等他回过神时,人已经飞出去好几米,腹部传来一阵剧痛。

“你干什么!”面具女对他突然动手的行为感到很愤怒,男人摊摊手。

“帮他清醒一下。”

“我看该清醒的是你!”女人犹如被激起了逆鳞,刚移民过来的精神体还很脆弱,这货的这么踹万一弄死了怎么办!

她抬腿踹向男人,男人快速闪过,俩个同样好身手的人斗成一团。

这是个奇怪的世界,他们动作快的不像是人类,打斗的方式更像是武侠里的大侠,于淼甚至看到他们会飞?俩人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于淼捂着肚子终于确定了自己不是做梦。

“你们别打了......”

于淼摇晃着走过去,4号的腿已经要踹到号的脸上了,号拽着于淼挡在身前,4号硬生生的收回腿,趁机被号拽着头发踹了脚。

“够了!”于淼挡在4号前,他是个非常有绅士风度的男人,见不惯女孩子被打成这样。

4号的眼里有异光闪过,嘴角也不自觉泛起淡淡的笑。

“下面开始讲解考核规则,一会我们会将你传送到考场,只要你能活着出来,就能得到星际移民资格。首先要选择考核难度。”4号的手一挥,空中就出现灰、绿、紫、红、金五种颜色。

”星际是个现实又残酷的地方,所有人都尊崇力量,并简单粗暴的用表现出来,这就是你手上所带的手环,根据不同的出身以及力量,层级制极为明显,不同级别的人不可以通婚,也不可以享受本级别权限之外的东西,这是星际最基本的规则,当然,也很操蛋。你接下来要选择一种颜色进行挑战,级别越高的手环颜色考核越难。”号解释。

“根据你的精神力初级测评,建议你选择紫色权限挑战。”4号从见到于淼开始话就不多,但比起似曾相识的号,于淼似乎对她的感觉更强烈些。

一种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她面具下的眼睛里有很多故事,看着就有种春暖花开的舒畅,于淼一生在娱乐圈见过无数的美人也认真的交过几个女友,却从没有人可以给他这样的感觉。看一眼就有种他扎着围裙在阳光满屋厨房烹饪逗猫的那种归属,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甚至暖到降低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未知环境的恐惧,他很想多看几眼。

“你,是什么级别的?”于淼直视着她,4号不自在的别开眼,俩人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这种若有似无噼里啪啦的火花让号觉得被抢戏了。

“喂,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赶紧选!”

号挡在俩人中间,他的介入让于淼把视线收回来放在他身上。

“我是红环。”似乎是对于淼的分心不满。4号竟然回答了这个本应该保密的问题。

于淼收回视线。转身看着她,突然,他伸出手整理下她刚刚打斗凌乱的衣领,修长的手指很温柔的帮她扣好扣子。然后暖暖的笑笑。

“这样好看多了。”

俩人的视线再次胶着在一起。看的号一阵恶寒。刚见面就这么jq满满,真的好么!

“我想好了,我要挑战红色。”

“根据测试。你选择紫色考核的风险会比较,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败你会很惨。”4号对他的资料早就了若指掌。

“你未婚吗?”

“啊?恩。”4号后知后觉的头。

”为什么不结婚?我觉得面具下的你一定很漂亮。“这一种奇怪的直觉。

”如果你考完还活着,我就回答你。“

于淼眼里带笑,“我可以的。”

号莫名的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准备好了,确定红色考验,那么接下来你会被传送到考场,准备好——”

他的手环里释放柔和的光,像是一团圆球,于淼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那圆球当中传来,他的身体变的轻飘飘的,然后意识一片空白,被收入到球内。

“你似乎很不安?”号把于淼送过去后,看着面无表情的4号贼兮兮的问。“你这时候,应该出席新闻发布会吧?跑过来参加这种考核几个意思?”

“你难道不应该在军部?”4号反讥。

“故人的生死劫,我不过来看怎么合适,毕竟我是他的——”号顿了下,“初恋。”

“你!“4号被他恶心到了。

”我记得有个人啊,那么高的薪水啊,都买了能量充值远程视频了吧?还收集了不少咱们‘老家’的曲儿,上次进你机甲里我还听到几句,咋唱来着?爱是一场高烧,思念是好不了的咳,对,我就是他好不了的咳起码,在他的考核里,我是。“

号颇为得意的仰头,4号平板的看了他一眼,看的他后背发凉,那眼神像是在,等考完试你就死定了。

”喂,看什么看,这都是上面的命令....“号的解释显得特尴尬。

于淼并不知道他要面对的考核是什么,他想象中的考核要么是文试要么武斗,但没想到,他接触的,就是一片黑。

这是哪里,黑暗的空间里,他成了天地间唯一的存在。

突然,耳畔传来冰冷的声音。

”于淼,你的考验就是,羁绊。“

于淼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周围亮了起来了,他扎着围裙,他的猫正对着他叫,手里拿着的平底锅里煎蛋发出孜孜响,他似乎能闻到煎蛋的香,熟悉的家,耳畔传来他经常放的老歌,一如他很多年来的生活。

蜜蜜对他喵喵的叫,他快速的把煎蛋放在盘子里,突然,一向温顺的猫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断了气。

”蜜蜜,蜜蜜,你醒醒!“

失去的痛苦将他围绕,但,这只是个开始。

于淼还没从爱猫死去的伤痛当中回过神,周围景色又变了,他变回0多岁的样子。“

”娘?“他看到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赖杏花,娘生命最后一年是在大哥家渡过的,谁也没想到看着泼辣的大嫂会在娘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接回家亲自照顾,一直到老人生命的最后一刻,尽忠尽孝。

赖杏花坐在沙发上,像是没看到他似得,手里拿着一张全家福,嘴里反复的念叨一句话。

”淼啊,淼啥时候回来啊。“

”娘。我在这!“于淼尝试着话,他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穿透了他娘的身体,老太太跟看不见他似得,有些痴呆的她咧着嘴,有口水流下落在全家福上,她心的擦拭着,站在窗边张望着。

于淼非常难过,他有阵通告特别忙,没时间回家,甚至连他娘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等他回来时。老人已经走了。

”淼,娘错了,娘当初不应该那么对你,你回来娘做面条给你。淼——“

于淼泪如泉涌。老人离世前这一段重现让他心情压抑。

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的情景重现,他好像活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是完全真实的体验。但经历的全是毕生最惨痛的过往。

爱猫的死去,母亲的离世,当兵时差死在战场,被女友甩,被同行排挤算计,他原本五光十色的彩色人生被剥离的只剩痛彻心扉的伤,而且每次的体验都犹如情景重现,一层层的叠加痛苦,好像还显这些不够似得,于淼接下来,见证了更可怕的事情。

他看到,他帅气的大哥带着大嫂,登上白色的游船,大哥的鬓间已经有了白丝,大嫂也是,他站在沙滩上手插着兜,跟他们要吃帝王蟹,然后挥手告别。

这是——于淼瞳孔收缩,他想到了,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大哥大嫂,他们再也没回来!

“大哥,你们别去,回来,回来!”这是于淼生命中最痛苦的事,从那以后他就忘了什么是快乐,但无论他怎样的呼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依然越来越远,飘出他的世界。

于淼的精神快要被这些沉甸甸的伤压垮,他感觉大哥似乎在对他了什么,他却怎么也听不到,他无力的蹲下,手痛苦的抱着头,突然发生大哭。

他以为自己长大了,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承受这些苦痛,却没想到再次重现,他还是那个脆弱的孩子。

就在此时,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现在,你还认为自己是个阳光幸福的男人吗?你的一生,错过了很多,只要你觉得你很痛苦,现在就可以退出考核。“

”不,不退。“他强忍心头的难受,倔强的回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回答,脑子里还想着大哥到底跟他了什么。

”哦,那么,考核继续,祝你好运。“

画面再次变换,这次,于淼看到的却是比刚刚那些加在一起还令他难受的东西。

”回暖!“他看到了,他看到了他年少时许下的承诺却没完成的誓言。

战火中,萧回暖剧烈的咳着,他周围是一片丛林,他似乎落了单,被一群敌军包围,于淼看着他脸色苍白,缓缓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从容不迫的燃,外军对着他着什么,一步步的逼近。

于淼告诉自己这就是一场梦,他看到的一切都是虚拟的,可是,空气中那股枪炮的味道却刺入鼻腔,一切都真的吓人,他看着那些人一靠近萧回暖,他还在缓缓的吸烟,于淼觉得自己被抽空了全部的空气,他看到他因伤病发作动弹不得,从容的吸烟等死,他想跑过去背着他离开,却碰触不到他的实体。

萧回暖从怀里掏出一张cd,上面有个阳光帅气的男生,他轻轻的举起cd在唇边亲了口,喃喃自语。

“没办法继续看你成长了,你要好好的走完自己的人生。”

扔掉嘴边的烟,看着已经走进的敌军,他从怀里掏出一颗手雷——

“不,不要!回暖,回暖!”于淼无力的嘶吼,却没能阻止他拉下保险栓。

“砰!”一声巨响,离他最近的两个敌军被炸飞了,一个离的远的外军过来,泄愤的狠狠的踹了一脚已经断气的萧回暖,空中一片炸碎的cd壳上,于淼阳光帅气的照片格外刺眼。

那是他人生第一张cd。

于淼对萧回暖的死心里一直怀有愧疚,他心底深处总觉得如果没有自己,他就不会跑到那么远的前线去,后来知道他死在前线,他失落过痛苦过,却终究为了自己的家人挺了过来。

当这一幕被重现,于淼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无尽的深渊当中。

他的眼泪好像流光了似得。心里缺了一个巨大的洞。

这么多年,他不敢去想萧回暖,因为那代表着自己曾经的懦弱,他在自己还没有资格爱的时候单纯的喜欢过一个人,他原本想着自己功成名就时,回去找他,想要确定自己年少时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可上天没跟他这个机会。

当他有能力时,他喜欢的人,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用几近悲壮的方式死去。

“啊!”他仰天长啸。

萧回暖变形发黑的身体就在眼前。他却无能为力,他再一次见证了生命难承受之痛。

突然,他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下,他抬头。带着面具的号站在他身边。

“于淼。你刚刚不是我很眼熟吗。你看,我摘下面具。”

于淼失魂落魄的抬头,他甚至没有力气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当金属面具缓缓落地,于淼的眼睛变的大大的,他不敢置信的盯着眼前人。

“回暖?”

这张脸,不正是萧回暖吗?可是,他怎么会——?

“是我,于淼,我通过了星际移民考核,我看到你的难过,你要跟我在一起吗,我带你离开这里,跟我离开,你就不用承受这一切。”

“跟你走?”于淼缓缓的重复,他的手摸在他的脸上,是这张脸,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中。

“恩,跟我走,我们到一个没有疼痛没有痛苦的地方,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让这些该死的痛苦离你而去,我这里有一颗阳光药丸,你吃下它,那些让你痛苦的东西就都会忘记,你的生命从此充满阳光!”

摘了面具的号伸出手,上面一颗药丸,闪着幽幽的光。

同时,背景那个冰冷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考核选择:吃到药丸以往过去,否则将把刚刚所看到的痛苦重复1000次,你将在这个虚幻的空间里存在直到你重复完你苦痛的1000次回忆!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你精神崩溃,也视为考核结束!”

于淼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他闭上眼,刚刚一次次彻骨的痛一个又一个的叠加,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握上那颗药丸......

完了,考核要失败了!

关注着这场残忍考核的两个考官都捏了把冷汗,星际联盟的考核是根据被考核者随机选择题目,考什么监考官都看不到,号当初考核的时候是击退1000个虫族,4号当初的考核是为100个星际甲级战犯做心里辅导,每个人都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才过的考核,却没想到,于淼的考核更残忍,直接从心里防线上做选择。

只要于淼拿起那颗药丸,他的考核就算失败了!

4号握紧双拳,她毫不犹豫的起身,集中精神就要钻进漂浮在空中的白色光球。

“不行!你不能进去!”号起身拦着她,强行干涉星际考核的后果很严重,真要是进去干涉,海神都救不了她!

“我不能看着他死在里面!”4号的眼睛一片血红。

“你现在进去,你俩都活不了!”

“死都死过一次了,不在乎再多一次了!”

“不行,上面派我过来,就是为了看着你们别出状况,你要是进去别怪我跟你动手!”号压制着她,就在俩人差动手时,突然,屏幕里的于淼做了个让他们惊讶的举动。

只见他接过药丸,仍在脚下,用脚碾压成粉末。

“你——,你难道不想跟我在一起吗?于淼?”萧回暖诧异道。

于淼摇摇头,“回暖,我很想再见你一面,很想确定我心里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那你为什么要拒绝跟我走?”

“因为——”于淼蹲下身,轻轻的“抚摸”画面里已经烧焦的影象,摘了面具的号虽然也是这张脸,但他更想去抚摸这个。

“回暖,我没有办法跟你走,我曾经答应过他,要做个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男人是不会半途而废放弃考核——抱歉,我的不是真心话。”

他擦掉眼里的泪水,仰视着自己藏在心中很多的脸。心里一片平静。

“我不在乎什么考核,也不想取得什么移民资格,对我来,没有了牵挂的世界太过孤独,我没有办法放弃我热爱的一切,更不愿意忘记我曾经爱过的那些人。”

他的猫,他前女友,给他添堵的那些竞争对手,这都忘就忘了。

但,他的大哥大嫂还有为他死在边疆的回暖。他不愿意忘。

“难道你还要重复这痛彻心扉的1000次?如果你精神崩溃。外星高科技都救不了你。”号显得很惊讶。

于淼平静的摇头,“你走吧。”

就算这样,他也坚决不放弃他的回忆,因为就是这些让他痛不欲生的羁绊。带给过他一生最温暖的牵绊。

有爱就有痛。无痛的人生爱也一定不多。就因为痛过,才会爱的珍惜。

他突然想起来了,大哥临别前对他的最后一句话是:淼。你是我弟,你要做个快乐阳光的人。

闭上眼,来吧回忆,哪怕是痛苦的,也让我在幻境中在一起见到你们,见到每一个我深深爱过的人。

号的幻影彻底消失,于淼再次回到了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刚刚的一切。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在别人眼里这是痛,可在他心里,能看到那些羁绊着他的人,也是一种幸福。

泪水,不自觉的漫过4号的脸颊。

他长大了,真的成长为一个拥有强大意志力的王子。

他摆脱了他哥嫂的光环,成为拥有独立人格的人,他阳光,他灿烂,他善良的不忍伤害任何一个人,但在这些让人歆羡的背后,他还是一个孤单渴望爱的王子。

时间一的过去,1000次的痛苦重复在考场里过了很久很久,每一次都足以伤透于淼,但每一次他都含着泪感受那份牵绊,直到考核结束。

而当这一切终于结束的时候,于淼饱含泪水的再次站在出发的地方,那些让他痛苦难忘的影像全部消失了。

“恭喜你通过考核,获得星际联邦认可移民资格,下面我们将合适你的躯体传送过来。”号站起身拍拍手,他身边的4号面无表情,细看,她面具的边缘还挂着没来得及擦掉的泪。

一副与他前世极为相似的躯体凭空出现,轮廓还是于淼最年轻时候的样子,手上象征着尊贵荣誉的红色手环格外引人注目。

“根据联邦规则,通过红色考核的,可以得到00年使用期限的躯体,当到达年限后会根据你在这段时间的表现继续延期。”

于淼看着这副跟自己相似度极高的躯体,并没有显得特别兴奋。

按着人类的法,自己这算不算得到成仙了?

外星寿命格外长,00年的时间,他可以做很多的事,但他内心毫无情绪波动。

“我——我可不可以不要,你们再给我送回刚刚的那个地方。”他还没有跟自己的亲人相处够。

如果漫长的生命里,没有所爱之人陪伴,生命再长也是一种痛苦。

“不行,通过了考核就算是蓝星的居民了。”号无情的粉碎了于淼的期望。

突然,于淼想到自己在幻境中看到的景象。

“你,到底是不是回暖?”

他的提问,让号和4号同时一僵,4号看着他期待的表情,忍无可忍的一脚踹过去,于淼只觉得一股吸力从那副躯壳上传来,他失去意识前好像听到4号声的了句,傻。

再次醒来,已经不是之前所在的景象了,于淼从透明的容器走了出来,他身上还穿着之前看到的蓝色长袍,不过手臂上多了一个特殊的标志,好像是什么图腾,手腕上原本透明的手环已经变成了鲜红色,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看起来很硬摸起来却很柔软。

如果外界的人看到这个图腾必然会恭敬无比,白色的虎鲸下一对弯刀,这是星际最强大的海神家族的图腾。

这是哪里?于淼看到周围的摆设一愣,这里,好像他大哥的二层楼,布局什么的完全一样,他甚至看到了他嫂子亲手做的丝网花!

难道考核还没结束,还是。这本来就是一场梦中梦。

门被打开,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咦,淼醒了啊?”

“伙子比想象中还棒——话,今晚能吃到春桃下厨吧?我从比特星球买了些超难买的咕噜兽的肉,口感跟牛肉很像,晚上我们烧烤?”

叽叽喳喳的声响让于淼不敢眨眼,他怎么看到了这么多故人?

“二蛋哥?蛋嫂?龚大哥?”他们不应该已经——?

好的驾鹤西游怎么变成了星际大paty?

“伙子表现的不错,你的考核我们都看了,很有潜力,过来跟我干吧。咱家正好打算组织个娱乐机构垄断全星际。你也知道星战刚结束,打打杀杀的事儿就交给家里这些好战份子,你跟我干咱敛金发财!”昔日的蛋嫂移民星际特意挑了个特苗条的体型,就怕变成当年160斤的悲剧。

这是海神家族的财务后勤。家里大部分都是好战份子。可算来个不一般的。蛋嫂的眼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他刚刚还伤感见不到朋友来着,突然扎堆出现了这么多!

“你怎么来的我们就怎么来的,一会轮子忙完就该过来了。还有几个熟人在执行任务过不了,不过日后你都能见到,还有那个谁——一会能来。”

“如果你们都过来的话,那我大哥,我大嫂——”于淼的声音颤抖了,他不敢相信,也不敢去奢望,就怕自己的期待在最后一刻落空。

“呃,这个一会你就知道了。“二蛋卖了个关子,于淼心就那么悬着,突然,门被duang一下踹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进来。

于淼看到这个身影时一愣,是号,他摘了面具,真的跟幻影里的图一样,萧回暖的脸。

”醒的这么快!“号随意的对他摆摆手,走到龚自强身边,低头吧的亲了他一口,于淼石化了。

”你们....两个?“

”哦,结婚了,叫嫂子!“号嚣张的楼过龚自强,低头又亲了口,也不顾淼是什么感受。

”俩,俩男的,也能,也能结婚?“

”当然了,这有什么的,有人还跟虫子结婚呢,你是没看到兽族的婚礼,艾玛,太恶心了,在咱这,婚姻是两个灵魂之间的契约,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没关——但是我真好奇,娶八爪鱼一族的,那玩意放的进去?“号完就被众人群殴了,你丫话能不能注意!

于淼看着他搂着龚自强,看了好半天,终于,他露出一个释怀的笑。

”看到你能幸福,真好。“

”咦?你不吃醋?你不上火?你没爱老子爱的死去活来?!“号显然相当不满,好歹也给个黯然失神的表情啊。

等了一辈子盼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的初恋,就这么跟别人在一起了,他竟然就这么平静的接受了?

”恩,曾经爱过。你现在过的好就行。“于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看到幻想里的回暖死去心如刀割,看着眼前的人搂着其他人,心里倒是一片坦然。

爱过,就好,他可能爱的只是当初的回暖,现在他有了自己的生活,能遇到喜欢的人,他也祝福他。

他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就算是看到相似的脸,心境也不同,如果爱只是两个灵魂之间彼此的束缚,那么他对当初的回暖心悸,甚至连之前见过的4号考官的眼也让他有了一种心悸的感觉,但对着这张一模一样的脸,他没有。

爱,可能就是这样,一种看不见摸不透的感觉。

众人揶揄的看着三少着急的搓手,他甚至溜达到于淼的跟前,摆了个自认超帅的造型。

”你难道一感觉都没有了?“

”并没有。“

”不是吧,你多看几眼,我可是赌了最新的飞船啊,你别让老子血本无归啊!喂,你们这些没良心的,还笑!“

其他人对于三少间歇性的抽风,早已习惯。

”之前的4号考官是谁,也是我认识的人吗?“于淼想着那双充满故事的眼,她眼里的伤让他似曾相识。有种难掩的冲动。

”她是个虚幻的傻,来,亲爱的抱抱“眼看要打赌输的血本无归的人,不甘的伸手想趁机揩油,却被身后传来的拉里拽回到怀里,龚自强一脸无奈又宠溺的看着他。

”你能不能别那么调皮,人家正主儿都来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要让她选择男性的躯体了!四处撂妹儿!

又进来一个人,于淼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就是摘了面具的4号考官!

她跟他想象中一样漂亮。充满了淡淡的忧郁气息。于淼看到她就眼直了,她一步步的走来,他就听到心扑通扑通的跳声。

她在他身边站定,用一种很久违温暖的眼光看着他。于淼手足无措。瞬间像是回到了年少时在海边时跟他漫步散心的日子。心跳如鼓,碰咚碰咚。

她眼含赞许,于淼紧张的手心冰凉。有些语无伦次。

”我,我觉得我们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

为什么啊,会觉得这样的期待,带着一丝欢腾,雀跃,她就那样的走过来,他就听到了心里冰裂开的声音。

”恩,我们见过。“

”喂喂喂!你们别这样好么,我才是正牌初恋啊初恋!“少挡在俩人中间,却被身边人揭了面具。

”别玩了,你没看到人家眼里根本没你吗?“龚自强摇摇头,他不想看着他的女王大人假扮成别人的样子撩拨别人的爱人,他非常不爽。

”轮,轮,轮姐?!“于淼不敢置信的指着少,刚刚还是萧回暖脸的他,揭下面具竟然是陈玉伦,男版的陈玉伦!

玩不下去的陈玉伦耸肩,”现在你应该叫我轮哥!“

”你你你你你!!!“于淼结巴了,这是个啥状况?

”看神马啊,老子要打仗啊,男人的身体打仗更爽,一起洗个澡什么的也不用躲着人,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三少摆摆手,他身边的忠犬却听到别的。

”你跑去跟谁洗澡了?“竟然还有这种花边新闻?龚自强觉得自己头上鸟悄的绿了。

”额,这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了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啊,喂,你看什么看,再看就吃掉你!“

于淼颤抖的转过头,如果,这个回暖是轮姐,哦,不,轮哥,那么眼前的这个——?

”淼,好久不见,长大后的你没有让我失望。“

啊!于淼终于明白了这是谁,一种难言的惊喜涌上心头,他一步上前,紧紧的搂着她。

”是你吗?“

”恩,因为我过来的比较早,选择的时候系统出了故障,没有弄到原来身体的样子。“

”没关系,是你就好。“

于淼激动的不出话,唯有更用力的拥抱着她。

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

”喂,都是初恋级别的,怎么差别这么多!我为了弄这个面具花了不少钱耶!“三少没有整蛊成功,失落的直对手指,他咋就不明白呢。

自己都弄成那家伙原来的样子了,怎么就被人家忽视成空气来了个祝福,人家正主儿模样性别全都发生变化了,他激动的抱着人家不撒手?

撩妹儿高手觉得自己有受伤。

”因为,爱情是两个灵魂之间的事情,无关其他,就算换了模样容颜,只要是相爱的两个人总能在人群里第一眼感受到对方的存在,这,就是爱——哎呀我擦,我怎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果然啊,太久不写狗血文的我,酸话都受不了,海哥,你我是不是老了?“

门口传来熟悉清脆的声音,于淼僵住,他不敢抬头,甚至不敢去看,就怕回头发现一切都是幻想出来的。

”哪里,夫人年轻貌美如花,有感而发,深情感人。“熟悉温婉的男声伴随着女声一起,于淼觉得心都要停止跳动了。

一天之内会不会有这么多的惊喜,如果当他转身,看不到他想的那两个人,他觉得这比他经历过的考验还残忍一万倍。

他怀里的暖鼓励的拍拍他,”回头看吧,淼,我曾经对你过,人要勇敢的面对一切,你要承受的住生活带给你的苦,也要扛得住生活带给你的甜。“

于淼终于鼓起勇气转身,门口,相依相偎的身影让他泪满眼眶,记忆中的恩爱夫妻档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终于啊,色eyouagain!

”欢迎回家,弟弟。“

欠你的阳光,我们要为你补回来,幸福,永远。

(完)(未完待续。。。)

新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妞妞蜜其他作品<<重生反派女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