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谋-678:君可缓缓归矣
更新时间:2016-03-28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锦谋 | 总小悟 | 总小悟 | 锦谋 
正文如下:

沈砚山见状,本来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露出一抹不容被人察觉的笑意。

而站在不远处的鹰,跟随在沈砚山身边多年,自然明白他的任何情绪。

它立即讨好似的伸出自己肥胖的小腿。

本来锋利眼,也微微敛起。

其实,这封信函里,没有太多的文字,却放着几枚干枯的梨花瓣。

隐约间,还能闻见梨香扑鼻。

沈砚山握着干枯的梨花瓣,修长瓷白的手,在昏暗的烛火下,像是透明似的。

他怔了怔,半响后笑了起来。

陌上花开,君可缓缓归矣。

帐篷外,夜风依旧吹着。

对于一些人而言,却不再似往日那般寒冷。

所有的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了。

沈砚山拔营归来,而精绝覆灭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京城之中。这场战役,比人们想象里来的更快也更直接,不少人对沈砚山的手段有些胆怯,谁也没想到沈砚山丝毫不逊色他的父亲定国公。

曾经繁华的国度,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记忆里。

甚至,有人私下说沈砚山太过于残忍,居然不给那些人留一丝活路。

很快提出这个想法的人就被反驳了回去,毕竟,京城之中不少商贾和官员,都曾亲自面临过战争带来的残酷,他们怎么不知道,在战事上并没有太多道理可讲。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能有半分仁慈可言。

如果今日覆灭的是大燕朝,那么又有谁会来同情,大燕的子民呢?

成王败寇,向来如此。

等晏锦收到了消息时,沈苍苍正挺着个肚子,大大咧咧的提着自己制的梨花酥来晏家长房。

定国公和陆小楼的死,让沈苍苍抑郁了很久,但是活着的人不可能因为身边的人离去,而选择逃避从此不再面对。尤其是此时的沈苍苍还有了身孕,哪怕她再伤怀。也得顾及腹中的孩子。

所以。在虞方的陪同下,沈苍苍的情绪恢复的倒也很快。

私下,沈苍苍曾十分诚恳地握住晏锦的手说,“我能遇见哥哥。是我两世修来的福气。只有他不嫌弃我。也只有他才会如此待我!”

晏锦闻言,只是反握住沈苍苍的手。

这种感觉,她又何尝不知呢?

纵使再过一世。她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和沈砚山在一起。

“素素!”沈苍苍进屋后,却没有看见晏锦,只是遇见了有些消瘦的香复,立即问道,“香复,你可曾看见你家小姐了?”

香复福身,“回郡主话,我家小姐这会正在祠堂呢!”

沈苍苍颇为惊讶,“祠堂?”

祠堂那种地方虽是祭祖的,但是终究有些阴森。

跟在沈苍苍身边的虞方,很快便看出来了香复的为难之色。他明白里面的事情,或许不方便让沈苍苍知道。

香复跟在晏锦身边多年,自然知道那些事情,该怎么处理。

于是,虞方转移话题,同沈苍苍说虞家长房景色极好,要带沈苍苍走走。

沈苍苍不疑有它,立即应了下来。

而另一边,晏锦正陪晏季常站在晏家祠堂内,看着舒家人送回来的昏迷不醒的人,有些怔住。

谁也没想到,曾经风光一时的晏三爷,居然会变的如此狼狈,像是郊外的乞丐一般,浑身散发着臭味。

自从纪毓登基,便曾派人去抓晏三爷去天牢,奈何晏三爷聪明,他知自己肯定会被抓住,所以干脆趁乱逃出京城。

只是,谁也没想到,在众人寻找无果的情况下,晏三爷居然能找到了舒家人的下落。

此时舒家的家主,露出几分为难之色,“前些日子,庄子上的人说,如玉的……”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说如玉的坟似乎被动过,所以以为是舒家这边的人动的。但是后来想想,却又觉得不对劲,才来找我!”

当时,其实他也很惊讶,毕竟他这个可怜的堂妹已经入土为安,他们怎么可能去打扰她呢?

结果,他不去不要紧,一去就查出了端倪。

舒如玉的坟,明显被大动过。

上面的泥土,虽然铺的依旧是原来的,却依旧隐隐能看见新泥。

舒家如今没有什么钱财,所以并未给舒如玉有太多的陪葬,此时舒如玉的坟被动,他们自然是吓到了。

于是,他又吩咐了下人继续动。

那会,他动了土才发现,舒如玉的棺椁旁边,居然又多了一个棺椁,而且比舒如玉的棺椁要高那么一些。

按照大燕朝的风俗,这是夫妻合葬才有的礼仪,寓意是互相依偎,生生世世。

他吓的魂飞魄散,立即让人把另一个棺椁抬了出来,打开之后却发现不过是一些衣物。

然而这些衣物,他却不能再眼熟。

这是舒如玉出嫁的时候,晏三爷曾穿过的喜服。

那一日,本来有些郁郁寡欢的舒如玉,在看过晏三爷后,便对他说,“堂哥,无论来日会如何,我已是他的妻,我便会做好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情!”

舒如玉目光挪到晏三爷身上,然后淡淡一笑,“今儿的他,真好看!”

或许就是因为舒如玉的那句话,他竟觉得舒如玉会真的幸福,不会因为舒家的败落,而导致不幸。

现在想来那句话,舒如玉像是在安慰他们,更像是在安慰她自己。

讽刺的是,晏三爷居然以为,舒如玉是真的愿意出嫁,真的以为他穿那身喜服出奇的好。

他想到这里,无奈地摇头,“如玉已经走了,我不愿她魂魄不安,所以,那些东西我也丢了出来,又加派了一些人手。”

至于找到晏三爷,其实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或许是真正太生气了,所以在抓晏三爷的时候,他也没有手下留情。

这种男人就该这样活活被打死。

只是,晏三爷终究是晏家的人,所以他没有打死晏三爷,而是送了回来。

舒家的家主瞥了一眼地上的晏三爷,目光里全是厌恶。

如今的晏三爷,走投无路的时候,却还想着来日能重新回到朝廷之上,所以陪伴在舒如玉身边的,无非是一些衣物。

如果,是他的尸首。

那么舒家人或许,还会有些动容。

可笑的是,那些所谓的深情,不过如此而已。

晏季常闻言,一双眉头皱的紧紧的。(未完待续。)

PS:我以为昨天发出来了,结果却发现没发出来。新版的后台用着很不舒服也不习惯,总怕弄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