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谋-001:锦归
更新时间:2015-03-14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锦谋 | 总小悟 | 总小悟 | 锦谋 
正文如下: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景泰九年的第一场大雪,在子夜时分簌簌落下。

雪落了一夜,第二日清晨,燕京城内已是一片银装素裹。

晨曦微露时,晏锦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疼……”她闭着双眼躺在床上,额头上冒着冷汗,腿部传来的疼痛,让她不禁狼狈地抽搐了起来。

实在很痛,她想要叫,可她此时哪里还叫得出来。手里抱着的绿绮古琴跌落在地,上好的琴弦像是活了一样,缠绕在她脖颈上,勒出深深的血痕。

在一片惊惶的叫声中,她听到有人说:没救了,这是雀啄脉。

晏锦忽然意识到,自己就要死了。

但她还未想死——她不能死,那样绝境都撑过来,现在却要死去。不行、不行……晏锦挣扎了起来,彷佛这样,便能挣开那一片粘稠的血腥。

“葬入鹘岭。”男子的声音醇厚清冷,如此熟悉。

不要!

她大汗淋漓的从梦中苏醒,茫然的环顾了四周一阵,眼里逐渐清明了起来。

“不要想了。”晏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安慰自己,“都过去了。”

鼻翼间传来白术清新的味道,一切都在提醒她,自己还活着。她静下心来,辗转反侧了许久之后,依旧没有半分睡意。

过了一会,外面似乎有了动静。

一阵窸窸窣窣后,晏锦听到有人在轻声问:“夏茗,长姐可醒了?”

夏茗回道:“回二小姐话,大小姐这会还未曾醒来。”

内室,忽然凉了一些。

紧接着便是急促的脚步声:“长姐……长姐……您醒了吗?”

晏锦眯了眯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站着的人:“阿宁?”

“长姐,你醒了呀?”晏绮宁挥手示意,让身后的婆子将晏锦扶着坐起身。

晏绮宁是她一母同胞的双生妹妹,可是她们的外貌和性子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尚不足十岁的晏绮宁,稚嫩的脸上挂满了担忧。

晏绮宁叹了一口气,轻声问道:“长姐,你腿可好些了?”

晏锦轻轻地点了点头。

“季姨娘性子素来如此,她心思重且手段慎密,偏生你我还避不开。”晏绮宁见晏锦不说话,便心疼道,“若不是季姨娘日日在六妹跟前胡乱排揎,六妹又怎敢将你推下假山。”

晏锦看着晏绮宁眼中已蓄出点点模糊的水气,一时语塞。

若是从前,瞧着妹妹这个样子,她怕是会心疼的安慰几句。

可是现在——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长姐,你怎么不说话?”晏绮宁面露讶色,一双清澈如泉的眼里噙着泪水:“你别和自己置气,会气坏了身子。我昨儿已经帮你罚过六妹了,她这会怕是还没醒过来呢。”

晏锦不语,晏绮宁却有些急了:“长姐?”

“嗯?”晏锦淡淡地回了一句,嗓音有些沙哑。

晏绮宁见晏锦说话了,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方才经过锦辉苑的时候,见到二婶了,二婶同我讲,爹爹快回京了。这些年,我也时常挂念爹。长姐,您可别怨爹,为了仕途几年不回来看望你我,他也有他的难处。”

晏锦神色微滞,半响后眼里才恢复了清明:“你说,爹快回来了?”

“嗯,约摸两日马车便进京了。”晏绮宁看了一会晏锦,才轻叹:“可是我……还是会害怕,长姐,我是不是很没用,居然会害怕。”

晏锦拢了拢衣裳,眼里划过一丝凄凉,她听明了晏绮宁话中的意思。作为子女,她竟视父亲如怪物。

晏锦缓了缓,才柔声道,“阿宁,去给我倒杯水来”

晏绮宁瞧着晏锦苍白的神色,乖巧得点了点头,然后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转身便朝着内室靠南墙的红木桌上,倒了一杯热茶。

晏锦斜睨了一眼晏绮宁,将自己颤抖不已的手藏在锦被中,思绪却又忍不住飘远了。

她们的父亲晏季常是清平侯府的世子,因为幼年出过天花,不听大夫嘱咐,碰了不该碰的东西,留了一脸的伤疤。

因他脸上的伤疤太深,大夫也束手无策。所以如今无论在府中还是外出,晏季常皆会带着铁面具遮住面部。

京城众人私下给晏季常取了个绰号——“夜叉”。

听闻风声后的晏季常,平日里便更是抬不起头来。

晏季常十六便娶了她们的母亲,虞家的大小姐虞氏。

成亲以后,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只是虞氏命苦,头一年早产生下嫡长子晏煦后,身子便一直虚弱。晏煦是个福薄的,三岁那年跟父亲晏季常一样得了天花,京城内的名医拼尽全力,也没有救回晏煦的性命。

晏煦夭折之后,虞氏难受的寝食难安,不到一个月,人便瘦如柴骨。后来,虞氏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京外灵隐寺十分灵验,她便不顾身子虚弱,整日奔波于灵隐寺跪求佛祖再赐麟儿。第二年虞氏有了身孕,晏季常大喜捐了不少的香火钱给灵隐寺。

只是可惜虞氏身子太过于虚弱,早产生下一对女儿,便撒手人寰。

虞氏去世后,虞家便将虞氏的胞妹小虞氏嫁了过来给晏季常做继室。小虞氏进门三年无所出,且性子又孤僻喜静,便让晏家老太太冷了脸。

当众人以为晏季常命中注定无子之时,虞氏的贴身丫环季氏却有了晏季常的孩子。晏家老太太大喜,抬了季氏为季姨娘。第二年季氏便为晏季常诞下一儿一女。

晏锦是嫡长女,也是丧妇长女,自小便被周围的人取笑。连带祖父祖母,也略有些不待见她。

反而是和她一母同胞的妹妹晏绮宁,十分受周围人的喜爱。

“长姐……”晏绮宁乖巧的将水杯端给晏锦:“爹这次回来,长姐您还回海棠院住吗?”

五年前晏季常只是个工部主事,后来黄河发大水,便升为工部员外郎,去了原州。这一去,便和京城里的联系少了。

晏锦知道,若不是这些年来父亲治水有功,晏家人怕是早已忘记了他的存在。

晏锦接过水,轻轻地啜了一口,想着以前世幼年的性子听了这话,该是如何。过了一会她才轻声道,“你想回沉香院吗?”

“我,想回去。”晏绮宁身子微微颤抖,又坐在晏锦的身边,压低了嗓音,“只是回去了,怕是又会和从前一样,夜里总是会发噩梦。”

晏锦扫了一眼晏绮宁,没有出言安慰。

眼前的晏绮宁,年岁尚小,眉目瞧着也是温婉,可就是在这张无害的表皮下,却藏着一颗歹毒的心。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