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福妻-番外:如你遇见过的美好(四皇子秦朔番)
更新时间:2015-02-24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历史 | 侯门福妻 | 总小悟 | 总小悟 | 侯门福妻 
正文如下:
浊,不干净,肮脏。

母亲的封号,如同他的出世一样,都是一片漆黑,不见半分阳光。

世人皆不信宿命,他亦是。

可是有的时候,他却不得不相信,很多事情从一开始便是注定的。

例如,他是大秦四皇子的这件事情。

无法更改。

母亲贵为大秦的妃子,日子却过的不如一个小小的宫女,哪怕他的出生,也未曾能改变母亲的困境。

他小的时候,以为母亲做错了事情,才会得到这些惩罚。

后来他才知道,母亲对于太后而言,不过只是一枚废弃的棋子。皇贵妃难产生下清河公主后便殁了,皇贵妃不在了,对付皇贵妃的棋子,便也没有用了。

宫里,浑浊,肮脏。

他却不得不继续挣扎。

幼年,他曾羡慕清河公主,尽管清河公主的母妃早已去世,但是周围的人甚至父皇的目光,全部都会放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哪怕,他念书再努力,却依旧不如清河公主对父皇的一个撒娇。

直到后来,他被人欺凌的时候,他才知道,这皇室之中,是不能有任何感情的。

包括亲情,都是虚假的。

大皇子秦楼将他的头按在水池里,笑着对身边的清河公主说,“皇妹,你看……高兴吗?”

清河公主在一边点头,掩嘴笑的很高兴。

他在水里恐惧极了,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让他有些害怕。他拼命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依旧什么都抓不到,眼睛像是被刀子刺一般疼痛。连周围的声音也渐渐的听不见了。

他自小身子便比常人弱一些,所以就算他用尽全身力气去挣扎,却依旧不能从大皇子的手里,挣扎出来。

秦朔那个时候,想哭。

他不能就这样死了,若是他死了,母妃和太后都会伤心吧。

太后应该还是喜欢他的。所以这些年来才会将他放在身边养着。

在他的力气越来越小。快要绝望的时候,秦楼才放开了手,将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秦朔只觉眼前一黑。然后听到人在说,“小孽畜。”

他醒来的时候,屋外的天色已经暗了,周围沉寂的像是一座大大的坟墓。他不过是这坟墓里的一具陪葬品。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的腐朽。最后消失不见……

夜很长,他却无心再睡下去。

他怕自己一闭眼,又会梦见那一日。

那样的恐惧,生不如死。

第二日。他见到了太后,却不想太后只是轻声的安抚了他几句,便没有再提及那件事情。

最后。甚至太后太赏赐了东西给清河公主,彷佛清河公主做的是对的。

秦朔像是站在雪地中。看着自己的身子一点点僵硬……

原来,一切皆是他自作多情。

太后对他根本无心,甚至还不如对待一个宠物。

再后来,清河公主和大皇子对待他便更加肆无忌惮,想尽办法来折磨他。他能做的,便是远远地躲着他们,躲的远远的不被他们发现。

慢慢地,他开始喜欢上了黑暗。

周围的人都瞧不见他,他一个人躲在漆黑的假山下面,谁也看不见他,所以谁也不能折磨他。

对于秦朔而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安稳的过日子。

逃避……逃避……

他七岁那年,看着清河公主和大皇子秦楼发生了争执。

清河公主气愤不已,对大皇子动了手。

明明是清河公主先动手,抓花了大皇子的脸,可父皇却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这些,对清河公主只是简单的训斥了几句,便不了了之。

大皇子秦楼虽然生气,但是却无能为力。

他们的父皇,不止是他们的父亲,还是这大秦的一国之君,手握重权可以随意处置人的生死。

他说的,便是对的。

没有错误。

那一刻,秦朔便明白了,有些东西,若不想再经历一次,便要自己去争取。只有跟父皇一样,手里最大的权利,他才能在这些人面前站稳脚跟。

那个晌午,他没有再躲在假山之内,而是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

天很蓝,他已经许久没有看过这样的阳光和天空了。

蛰伏,是个漫长的过程。

他不足十岁,便搬离太后身边,在宫外有了自己的府邸。

他演的极好,周围的人都以为他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甚至下个时辰会死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太医们对他一直便不屑,所以每次根本没有好好的扶脉,便直接跟建广帝禀告,说四皇子身子虚弱,能活过二十五便是个奇迹。

听到这些话的浊妃,泣不成声。

他曾去看望过母后,却没有同他的母妃坦白。

想要谋反,是件大逆不道的事情,他的母亲能生下他,便已是给了他最大的恩赐。而其他的,他不想再让这个可怜的女人,为自己担惊受怕。

“母妃,别怕。”他轻轻地为浊妃拭掉眼泪,“你在,儿臣便会一直陪着你,你别怕。”

浊妃的身子颤抖的厉害,嘴里却坚强地说,“母妃知道,母妃知道。”

秦朔缓缓地吐了一口浊气,他得活着,为了自己,更为了这个可怜的女人。

因为外界皆以为他身子虚弱,所以他根本不用时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尤其是当他听到,当年他那个厉害的姑姑长君公主似乎在西域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其实有些事情,比他想的更有意思。

他的姑姑,长君公主,是个厉害的奇女子。

只是,众人皆以为死掉的人,其实还活着。

他筹备了很久。才开始慢慢的涉足西域。

他想找到这个姑姑,问问她一些事情。

西域的小国众多,他要混入其实颇有些难度。当人问起他的名字的时候,秦朔都略微有些犹豫。

他想了许久,才笑着回答,“在下禾月。”

秦去头为禾,朔去半边为月。禾月。这个名字对他而言,是一种重生。

他在西域游历,结交了不少的商队的首领。又通过这些商队的首领,认识了各国皇室里的成员。对于他而言,在沙漠的经历,其实并未外人想的那般容易。

在沙漠里。随时会送命。

秦朔害怕死亡,所以每次都会十分的小心。

曾有商队的首领取笑道。“禾公子做事,当真小心翼翼。”

那个的人的话说的极其不标准,但是他还是听明白了。

他的日子,若不过的小心翼翼。怕是早已葬送在那座叫做皇宫的坟墓之中了。

只有过的小心,他想的东西,才会有希望。

对于结交西域小国的人。其实秦朔的心里,是有私心的。等他来日谋反。若是没有兵权在手,便等于失败。他想要兵权,他的那个父皇自然不会给他,毕竟他在父皇的心中,是个病秧子。

那么,这些兵权,若是他想要,便要依仗西域的这些皇室。

只是,秦朔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洛城遇见了西楼先生。

白家的人,像是传说一样的存在。

然而这个人就在他的面前。

那个人不如外面传言的那般高高在上,而是和他煮茶聊了许久后,便道,“老夫可以帮你,只是……老夫想要问皇子一个问题,为何?”

“为何?”西楼先生没有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情为何,也没有提及他想要的答案,秦楼瞧了茶盏许久,想了想才道,“或许,不想让他人如我这般。”

如他这般,苟延馋喘。

西楼先生笑着点头,自此便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京城里的流言越来越厉害,甚至有人传言他其实早已殁了。对于那些谣言,他基本都视而不见,只是按时会出现在浊妃的身边,安慰那个可怜的女人,他还在。

他活着,为了这个可怜的女人。

而这个可怜的女人,在宫中活的十分辛苦,也是为了他。

他们十分默契,却从不对对方提起。

浊妃似乎明白他在做什么,但是却从不反对。

每次他进宫,都会做不少好吃的东西给他。

秦朔觉得,只要这个女人在他身边,一切都是最好的。

他的生命里,再也容不下别的女子。

后来,秦朔想要试着拉拢李家的时候,在洛城遇见了萧九。

连李长风都对这位眉目如画的少年刮目相看,于是秦朔试着接近萧九,想要试探出这个少年身上的秘密。

不过,秦朔最后得到的答案,却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萧九,并未是个有野心的人。

或许,可以说是个情痴。

秦朔在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黯然失笑。

他早在小时候,便对这个词语失望了。

往后的日子,萧九如他看到的那般,成亲生子和夏家三小姐夏阮,过着很舒适的生活。

在朝堂上威风凛凛的侯爷,心里只住着一个小小的女子。

秦朔觉得好奇,便经常会来往于侯府。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有少女低声的哭泣的声音……

他穿过林子,走到小径的尽头,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素衣女子坐在亭子内,哭的十分的隐忍,模样的十分可怜。

可能是意识到他的到来,少女转过头来看着他。

那一刻,周围的一切像是静止了一般。

女子的眼眸清澈如水,像是他很多年前,从假山里走出来,看到的天空一般夺目。

秦朔笑了笑,或许,这便是感情。

如你遇见过的美好,如我这一生遇见了你。

小段外一:

秦朔颇为有些苦恼。

自从萧原喜生下秦尧后,立志要将秦尧培养成一代明君。于是,萧原喜整日几乎都陪在秦尧的身边。

秦朔体谅萧原喜辛苦,便亲自将这件事情接了过来。

一个月后,萧原喜萧皇后亲自去检查自己儿子的课业。

“最近你父皇教你什么了?”

“父皇跟我讲他从前的事情?”

“从前的事情?”

“嗯,父皇说他在我这个岁数的时候,早已游历四方,不再缠着父母了。”

“什么?”

秦尧对自己母后的智商很无奈,于是摊手道,“父皇的意思便是,让儿臣自己好好念书,成为一代明君,不要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萧原喜:“……”

小段子二:

“小兰,你以为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对于我而言却会是度日如年。有句话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小兰……若我不见你,我会很想你很想你。”

杜兰无奈的拍了拍南亭的肩膀:“夫君,我真的只是去王府住上几日,陪陪王妃。你又何苦这般?”

小段子三:

杜兰生了个儿子,小名曰阿奴。

几年后,杜兰从西域归来,院子里便经常出现这一幕。

阿奴坐在亭子内看月亮叹气,过了一会萧晟也会走上来,跟着叹气……再过一会,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秦尧从外面走了进来,三个人跟着一起叹气。

有人不解,为什么这些小少爷还有太子,会喜欢在夜里看月亮。

萧静听了之后,无奈的解释,“因为,他们都不能陪在母亲身边,所以只能惺惺相惜。”

(ps:有个爱吃醋的父亲,便是如此。)(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锦谋>> | <<燕南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