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情档案-番外之毕夏(下)
更新时间:2012-04-23  作者: 莫伊莱   本书关键词: 灵异推理 | 莫伊莱 | 侦情档案 
正文如下:
正文番外之毕夏(下)

顺利拿到了写着新名字身份证每天夜里睡不着躺在被子里借着窗外月光看着手里朦朦胧胧卡片毕夏多好名字啊每一个叫名字人都不得不对卑躬屈膝!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得尊贵起来了也愈发不想重蹈覆辙继续走从前老路过一样生活

心里明白以成绩其他中学未必会介意劝退书上写着打架那一条可问题在于即使能够重新入学重新开始只要女人还在谁能保证秘密不会有一次泄露出去到时候又要从受人欢迎资优生瞬间成了婊子儿子

这种从天堂到地狱落差已经反复体会绝不想再来一次

怎么才能避免噩梦重演呢?

谁是造成这样痛苦祸根?

女人脸浮现在脑海中没错就算她!如果不是她自甘堕落去做那一行如果不是她不负责任生下如果不是她在做了一个母亲之后却还不知洁身自好继续在外面做些伤风败俗事也不用这么多年来跟在她身边看各种各样、形形色色嫖客更不用在外面屡屡遭人耻笑就算是已经努力成了他们中最优秀学生也无法弥补

想到这里一个恶毒念头在心里产生知那是可怕行为却又忍不住为此而兴奋不已

当夜悄悄爬了起来翻出家里存折和存款还有高中和大学要念还要穿衣吃饭更重要是只有16岁没有办法自己赚钱去养活自己

确定了存折上数字是足够再加上手边现金心里踏实了收好钱款拐到厨房去拿了那副平时用来做清洁胶皮手套

平时广泛了让有了很多同龄孩子未必有常识先找出冬天厚棉衣给自己穿上也不管是不是感到很热然后戴上胶皮手套溜进了女人卧室

她总是睡好像死猪一样对周遭事情浑然不觉看着她呼呼大睡样子心里火焰更加炽烈她毁了生活让每夜无法安睡凭什么自己却而已没心没肺吃得香睡实?

爬上床拿过旁边一只枕头看着手中枕头心里又是一阵恶心这只枕头上睡过多少个男人啊?这个肮脏家这个肮脏女人她不配继续分享生活不配和共存在世界上了!

用枕头闷住她脸整个人骑在她身上压住她

她毕竟只是睡很深不会全然不知不觉现在呼吸变得困难身体又被人压制住她已经完全醒了过来在下面疯狂挣扎着几次她手从棉被里面挣扎出来胡乱抓挠很庆幸自己穿了厚厚棉衣对她抓挠毫无知觉而且更不会留下任何伤痕让别人去怀疑

当女人停止挣扎变得瘫软之后也几乎用尽了力气掀开枕头看到她青紫狰狞脸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来模样活像一个恶鬼

可是有趣是竟然并没有感到害怕知她狰狞是因为恐惧而为她制造了这致命恐惧人是感到十分畅快

她死了生活再也不用被她影蒙蔽了!

兴奋七手八脚替她套上外衣外裤带上头巾自己也脱去棉衣换上一身暗色衣裤戴上帽子那时候不是冬天但是夜里依然很凉穿成这样并不怪异

家里有一把小时候玩耍用小铲子很小头和杆加在一起还没有女人上半身长把铲子和家里菜刀裹在女人衣服里面然后把她架在自行车后座上双手绕在身前固定好看起来她并不像是已经死掉了加上穿很成熟黑夜里看不清脸戴了帽子她围了头巾乍看们就像一对深夜赶路回家中年夫妇

确定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人走动骑着车子拉着女人尸体直奔郊外荒山们住地方本身就在这个城市边缘地带去那座荒山并不用很久骑车子话三十多分钟就可以了

那座山很熟悉小时候心情不好经常会大老远跑去那里一个人呆着当年不像现在很多山都是被个人承包用来种植或者其他那时候很多山就只是荒山没有什么野兽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去山上面有一些没人照管荒坟上面长满了野草甚至有一次还看到过一头死掉牛被直接丢弃在那里那头牛眼睛睁得大大圆鼓鼓似乎还能看见什么但是身体已经开始腐烂绿头苍蝇在周围嗡嗡飞牛肚子上有个烂白色蛆虫在那里爬进爬出周遭充满了腐臭

或许是那头牛给了太深印象也让知那里是个丢弃“废品”好地方

或许会惊讶胆量自己也很惊讶从小到大都是一个胆子很大孩子或许是因为对生活感到了悟希望吧没有希望就没有留恋没有留恋就没有顾虑没有顾虑自然就所向无敌

不怕那些传说中无形鬼怪因为他们并不会让因为出身而被人嘲笑并不会落井下石因为怕说漏了她和一个婊子生儿子有关系而蒙羞就反咬一说强暴

这些事都不是鬼怪做

所以更讨厌人尤其是下贱狡猾自私自利女人

到了山上特意背着女人尸体爬了很远路到了山背面更加人迹罕至地方

把女人尸体放下拿出藏在她怀里刀和铲子脱去她身上所有衣服当她身体赤条条呈现在面前时感到十分恶心就是这个肮脏体让生活变得如此悲惨

肢解了她

这个工作对于一个16岁少年即使是一个身体发育很早已经180公分少年依然是很辛苦工作尤其是为了安全起见把她分成了很多很多份手和小臂不能连在一起脚和小腿不能连在一起甚至把她手指也一根一根分解开切去了指甲脚趾头从脚上面切掉

分解完她尸体已经累几乎虚脱时间也已经是凌晨快两点不能再耽搁如果到了天光放亮还没有处理好就有危险了

挖了一个不大但是很深很深坑把女人头扔进去埋了努力把土踩很结实

然后又同样处理了其他部分每一块都埋很深所有碎块都分散埋在山不同地方

处理完这些花了近两个小时处理完之后筋疲力尽收拾好女人衣服用衣服包好工具骑车回家多亏女人在被分解时候已经死去多时了身上并没有很多血迹加上黑色衣服本身就不明显又有夜色掩护顺利到了家没有引起谁怀疑甚至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人真是天助也

到家之后把自己那身衣服女人衣服扔进灶膛里亲眼看着烧了个一干二净把铲子和刀反反复复洗刷干净放回原本应该在地方

处理完这些小睡了一下上午爬起来到女人生前那些一起拉客野姐妹们那里去装作一副不高兴样子问她们有没有看到女人她答应今天带去联系新学校现在人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开始时候她们都很不在意因为以前女人也有过出门做“生意”把自己丢在家里时候她们以为这一次也是如此所以只是虚伪安慰几句让稍安勿躁回家等着

现在回忆起来都还很骄傲自己智商在16岁时候就懂得怎样通过人一般规律来伪装自己以和女人平时关系如果很焦急很担忧到处去找人她们立刻就会发现了不对劲相反怒气冲冲找上门她们反而不会起疑

又过了几天女人还是音讯全无她那几个老姐妹终于有些担心了问也表示一无所知并且还在担心自己上学事情她们想来想去不敢去报警甚至劝阻也不让去

知她们是害怕怕给女人惹麻烦更怕给自己惹麻烦万一报警说出了女人是做什么又说出了她几个老姐妹那她们就麻烦了明白这一点所以反而极力坚持要报警

最后她们几个拼命拦住了承诺由她们来找人

又过了几天她们当然找不到人渐渐有人开始怀疑是不是女人在外头有了相好怕是个累赘所以连夜甩了何人私奔了

努力维持着一贯格咒骂愤怒言语里暗示女人真有神秘男人偷偷往来几个女人没辙了并且自己都越来越相信她私奔这个可能

最后她们想办法联系上了女人父母从未谋面外祖父母那老两不与女人往来已经有快20年了自从他们发现女人已经堕落到不可救药以后这对朴实老人就无法忍受女儿这副模样索断了往来

现在因为同样未曾谋面两个舅舅都生活富裕老两已经被接到了城里头住在另外一个城市在谁都联系不上女人之后所有人都开始相信以她一贯作为这一次一定是甩开这个拖油瓶远走高飞了

被带到了外祖父母家里面两个舅舅在老两恳求下勉强同意资助念完高中

并不担心因为知藏起了女人留下存款他们不供念大学也同意有办法

就这样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开始了新生活进了当地一所普通高中因为亲戚不愿意多负担重点高中昂贵学杂费没什么好挑剔日子变得平静起来很享受在学校里像其他所有人一样表现无忧无虑虽然内心里也有点担心有时候也会梦见警察突然破门而入抓去认罪

在那个家里境遇也并不理想因为那个女人行为舅舅舅妈看着眼神都很怪异他们也不许自己孩子和往好像生怕会把他们引入歧途每次看他们那个戒备样子心里总是偷偷冷笑就他们孩子那平庸智商还真不屑一顾

外祖父母对也没有多亲热一个让他们蒙羞女儿生下没父亲野种只会一次次提醒他们家里有这样一个伤风败俗女人

只不过他们年纪大了毕竟心软不忍心看在外面自生自灭罢了

还算平静过完了高中生涯高考时候选择了犯罪学专业知己知彼才能更加安全

那时候还没有完全摆脱杀死女人担忧

就这样顺利凭借着优异成绩考上了J学院亲戚自然不肯负担学费动用了女人留下存款走进了大学校门

四年过去后发现真爱上了这个专业发现研究人中罪恶让有一种愉悦喜欢那种看透了别人隐藏秘密掌握了他们致命弱点感觉

因为成绩很优异顺利考取了本校硕研虽然因为学费在涨物价也在涨女人留下钱已经不够支付但因为突出校方替争取到了助学贷款顺利继续攻读更高学位

从那时候开始与陆向东相识了他破天荒选择了做导师在那之前他只是一门必修课任课教师罢了们并没有过太多集但是他从学籍里知了被母亲遗弃和外祖父母一同生活情况

心里其实是气愤怀疑他是因为同情才选择了因为他在J学院是那么高不可攀并且不肯轻易带研究生

成为陆向东学生一度令许多人羡慕不已确他很聪明虽然平时言语很少态度疏离完全不合群但是不能否认他头脑和知识这也是为什么没有拒绝成为他学生觉得让一个和自己智商不相上下人做导师这样才能有更大进步吧

但是渐渐变得不太确定起来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陆向东那双冷冷眼睛似乎能够看透看透内心里暗正常学业流之外他经常会说一些带有潜在寓意话有时候似乎是想要试探态度有时候又似乎是在试图劝什么

讨厌这样感觉被人看透是一件危险事情只想看透他人不希望有人同样看透

但是一个不服输人不会因为内心里危机感而选择逃避所以硕研毕业后考取了本校博士陆向东依然是导师

到了这个时候杀死女人影已经淡去这么多年过去了知她早就已经腐烂在了那个荒山上面即使被人发现细小碎骨也不会引起谁注意几乎可以说是安全了有了这样认知开始放松起来加上外貌优势和才情在J学院里名气渐渐大了起来许多女生都对非常青睐大献殷勤一面笑盈盈温柔对待她们一面又忍不住感到恶心那些浓妆艳抹女生那些长胸露背女生那些在面前拼命讨好转头却对资质平平追求者傲慢冷漠女生她们只会让厌恶和痛恨她们让想到了那个女人只不过女人是个彻头彻尾妓女表里如一那些披着女大学生外皮女生比她更加虚伪和肮脏女人和人过夜还要收留宿费这些女孩子勾勾手便欢天喜地和出去便宜连钱都不要

直到遇到了她

第一次见到她时候以为她是在校学生直到在陆向东办公室又看到才知原来娃娃脸她是新来当老师名字叫做刘嘉逸

第一眼看到她就知她是不一样

因为她眼睛眼神纯净

刘嘉逸是遇到唯一一个不会因为优秀和吸引力而对高看一样对待就像对待其他任何人一样

知这么说或许有些人会觉得很犯贱人家不买帐反而觉得人家好要知嘉逸平淡不是故作冷漠吸引人注意伪装而是她真不会因为比其他人更优秀就对另眼相看

想这样女孩内心里应该是干净

但随后得知了她有男朋友事情心里有些失望好不容易有一个女人让感到不厌恶不恶心反而还很心动偏偏她竟然是有了男朋友

也正因为如此就更加被她吸引嘉逸男朋友远在美国她提起那个男人时候言语里透着甜蜜对其他异更是毫无暧昧

她洁身自好让更加刮目相看

更好是后来她和那个男人不知因为什么缘故突然没有了往来这让非常欣喜觉得自己机会来了尽管接近和暗示她要么浑然不觉要么刻意闪躲但明白她只是需要时间去平复就在她身边等她度过了分手后过渡期就可以对她展开追求了!

偏偏这个时候那个程峰了进来嘉逸每天泡在公安局和程峰出双入对感到非常不安而且从态度上也看得出来她很欣赏他

更加让无法忍受是后来竟然听说了陆向东和嘉逸一起吃相亲饭事情没有办法只好加快追求步法可是沮丧是嘉逸似乎被吓到了她几次都回避了示好陆向东也经常从中捣乱让恼火不已

就在心急如焚时候嘉逸前男友竟然找到学校里来了事后有人在传嘉逸回国后背着男朋友劈腿消息听了觉得非常刺耳但是又不愿相信要不是后来程峰女朋友王珍珍追到学校里来恰好嘉逸不在可能还没有机会从她嘴里听到事情真相原来嘉逸真勾搭了程峰并且是在程峰和王珍珍闹分手节骨眼儿上头!

嘉逸在心中女神一样形象轰然崩塌每次看到她心里都充满了挣扎和苦涩

接着就是情人节她接二连三收到花束成了办公室里最出风头女人心里恨恨

情人节之后她就真和程峰公开来往了

陆向东私底下找谈了一次暗示不要再试图不恰大接近嘉逸没有吭声那段时间表面平静和嘉逸也开始保持距离心里却很纠结难过

凭什么?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动心女人为什么老天要这么耍?

有一天睡不着觉夜里去外面胡乱散步遇到了找搭讪乔红她是个野和那个女人从前一样和她去了她出租屋事后她非要给留一个联系电话妄图让做她常客没有拒绝这是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和那种女人有关系没有拒绝留下她联系方式是因为看到她就想到死去已久那个女人心里恨意就飞速膨胀

乔红希望她能够死在手里!

回到家里思来想去觉得生活沉闷到让窒息唯一让动心女人竟然也是个不择手段贱货她欺骗了感情选择了那个一无是处刑警!

想到了报复

这是一个一举多得好主意可以在那些肮脏女人身上泄愤又可以向程峰发出挑衅

乔红是第一个让想杀人但是她对信任度还不够不能冒险于是把目光对准了暗恋追求很久因为被拒绝而恼羞成怒去勾引学校老师孙婷

就是她了

开始筹划一个惊喜给嘉逸也给程峰甚至包括陆向东

犯罪兴奋感让夜不能寐脑子里不停计划着下一步行动

等计划全部成功实施要让们看看谁才是最强大人!

推荐推理新书[波okid1958916,波okname《保持缄默》]有兴趣童鞋可以去看看!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