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上之臣-第181章 这是仇人
更新时间:2018-12-06  作者: 青铜穗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裙上之臣 | 青铜穗 | 青铜穗 | 裙上之臣 
正文如下:
第181章这是仇人

梁凤怎么说也是名医,长缨伤好得快,未出一旬就已经行动无碍了。

养伤的间隙宋寓带着宋钧到家里来拜访过,侧面提到了宋逞已经决意回乡探亲,照日程来看,赶在老夫人寿日前面到达是不会有问题的。

长缨放下心头大石,这几日心情也轻快了很多。

她早知道只要宋逞心思活动了,回乡省亲不会是问题。

他提出开通海运虽是对抗顾家的一种方式,但又何尝不是把皇帝架在炭火上烤?

皇帝驳他不是,不驳他也不是。这节骨眼上宋逞突然提出要回来省亲,皇帝不乐颠乐颠才怪呢!

而他能够弃阵回来这趟,便说明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八九成。

剩下一两成便得在宋大学士面前露个脸了,毕竟她做这一切的初衷就是因为他。

谭绍因给了她几日伤假,近来她没去卫所。剩余的时间不是谭姝音,便是霍溶与凌渊来,左右交好的那些将领也偶尔来坐坐,如此反倒比起从前还要热闹的模样。

吴妈少擎他们得知她当年的确还有段记忆,个个都感到震惊。

等到回过神来,就没有一个人能淡定了!

他们没有想到在佃户那番谎言背后,长缨还曾经承受过那样一番折磨!能够把人的记忆都给弄没的撞击,那该有着多么强烈的劲道!

而当时却没有一个人在她身边,她求助不了任何人,那时的她又该有多么绝望!

“倘若找出这人来,奴婢都想亲自拿刀将他给剐了!”

吴妈颤着声音说。“当年就算侯爷那么恨姑娘,也不曾对姑娘这么做过,而我们大伙却都还被他全蒙在鼓里!”

长缨何尝不是这么认为?

前世里她就被蒙骗了一世,她是直到重生回来之后才知道自己曾被愚弄,这么说来,也就是前世她根本就是直到死时还稀里糊涂的!

但即便如此,事实上除去那日所述,别的她也还是没想起来,究竟是怎么跟霍溶在山上相处的,后来又是怎么去往佃户家的,记忆怎么会被佃户的几句话给粉饰过去的,钱家怎么样了?她究竟去没去?她统统不记得。

唯一有印象的是他们捉住她对她施下重击的时刻。

那样的痛楚,的确是足够让人疯狂!至今回想起来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抱着双臂颤抖。

原来这几年的头疼不是因为她有疾病,而是因为当年那股疼痛的记忆,强烈到透过她被封闭的记忆还停留萦绕在她的脑海里,令她但凡思及就觉得恐惧。

之前还不觉得,眼下既知她的确是为人所害,她便强烈地想要知道害她的这个五爷是谁,无论他是出于何种原因,他伤害过她这总是事实。说句仇人,也不为过吧?

霍溶在跟她说她失忆,她还不觉得多么要紧,一旦记忆回来了,这种想要求个真相的念头就极其强烈了!

她想知道所有细节,她更想知道后来在兵部侍郎家的那次昏迷,究竟是不是也与这些人相关?

如果是,那么凌晏决意赴死的决定,便多多少少跟这件事有关系了。

如果凌晏的死也是他们推波助澜造就的,那才叫做是她必须手刃的真正的仇人……

“报仇的事过后再说,眼下是长缨的安危要紧。”少擎在杭州经历过最初的暴躁之后,此时也已经镇定下来,“有人想杀长缨,暂且不管是不是当年那伙人,都说明她现如今有危险了。

“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接下来得想好怎么应对这个事情才是。”

众人纷纷赞同。

黄绩道:“打今儿起,我就和紫缃寸步不离的跟着头儿。”

“治标不治本,防患虽然是必要的,但是太被动了。”少擎道,“最好咱们能想法子反制他们。”

长缨也思虑着,在南康卫范围内她是不会出什么问题,但离开这儿就不好说了。

身边要是他们都在,是不会有问题,毕竟她自己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

可终究谁也无法保证她没有落单的时候,再碰上这样的险情呢?

“如今最难解的是敌人在暗,我在明,他不暴露出来,想反制他会很艰难。”

“可他们又怎会轻易暴露?”周梁摊手。

长缨踱步道:“如今也不能肯定对我动手的就一定是当年的人为了灭口。首先得确定这点。

“如果是,那他们只怕是防着我暴露这个五爷。因为目前我回想起来的这一段都连接得上,当中基本没有什么遗漏的。所以最值得的注意的只有那个五爷。”

少擎愣了下:“就只有个代称,就是暴露出来又能怎样?”

长缨也吃不透。

但除此之外,他们还能为什么杀她呢?

是还有什么重要的把柄她没想起来,还是说她压根就还没摸到他们脉门呢?

他们当年不杀他,此时却毫不犹豫地开杀。是说明当年不害怕,如今害怕了,还是说当年不杀她,是因为她还有价值,如今她的价值已经不存在了?

珠帘哗啦啦响,紫缃端了几碗莲子羹进来。

长缨止住心思,道:“近来发生的事情挺多,暂且先不要轻举妄动。侯爷让我去吉山卫,你们自然都是要跟着去的。

“到时候离京近了,消息多了,也就有更多机会找出眉目来了。不回去,永远也没办法取得进展。”

虽说最初她想回京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个,但这些真相,她也必须揭开不可。

至于凌渊想尽快让她离开,最近她确实也是在考虑,毕竟她调去吉山卫,也并不影响她等待杨肃。

“这话有道理。”少擎点头。接了莲子羹,道:“哪儿来的冰?”

“佟琪送过来的,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紫缃说。

从前他们在京师,夏日里能吃口冰爽是常有的事,这几年却是没有过了,也难怪少擎会惊奇。

紫缃说完,又与长缨道:“街口那绸缎铺子的掌柜,今儿见着奴婢了,说是铺子里又来了好些新料子,夏日里穿着极凉快。

“姑娘还没制夏衣的,要不去制几身?到时候宋学士来了,您也还得去串个门的吧?”

长缨没有意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