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兆-第二百四十二章 不明敌袭
更新时间:2018-10-12  作者: 百里墨染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凤兆 | 百里墨染 | 百里墨染 | 凤兆 
正文如下:
第二百四十二章不明敌袭

第二百四十二章不明敌袭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百四十二章不明敌袭

“姨母宽心。◢随*梦◢小*说不会有什么事的。我让护卫先送姨母去马车上。等这里事了,我们即刻动身。”

宋双点点头,她见不得血腥场面。

于是穆臻轻声吩咐身边保护她的护卫,一定要顺利将宋双母子送上马车。

然后负责保证她们母子安全。

护卫有些迟疑,他是宁子珩派来专司保护穆臻的。

当初公子吩咐的明白,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护穆家二小姐周全。

若是穆臻有个闪失,他们便提头来见。

“你们自从进了我穆家,便是我穆家的人,不听我令者,便回宁家吧。”

几人对视一眼,最终分出一半人手保护宋双母子。

留下几人,小心翼翼护卫着穆臻。

说起来这几个护卫,当初被谴来保护穆臻,那是一百个不乐意。

自家公子惯会胡闹。

对姑娘也向来是三个月热度。

以前曾为了一个姑娘,整整睡了三个月花船。

可是过后,那姑娘不管如何邀约,公子都再不踏足一步。按了公子的话说,有些东西,尝了味道,发现不过如此,便再不想要了。

所以对于被派来保护一个姑娘。几人都觉得是被公子放逐了。

直到此次随穆臻一起离开时。

公子竟然召见了他们。

而且当着他们的面,直言道。他们的命是穆臻的。

一句话,几人瞬间脸色大变。

这句话份量多重,几个护卫心知肚明。

以往公子不管多胡闹,也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公子向来护短,进了宁家,便是宁家的人,断然不会派他们去保护别人。

哪怕公子曾经最喜欢的姑娘,也未有守此等殊荣。

自那之后,他们看穆臻,重过自己的命。

也越发的明白公子为何独独对她牵挂了。

这是个看着柔弱,实则刚烈的姑娘。

她在穆家住了一个月,离开时,带走了穆家的夫人和刚满月的小公子。

这等手段……

“小姐放心,我等誓死护小姐周全。”

穆臻轻笑着点头。

宁子珩给她的人,她自是毫少怀疑。

这几个人,很得用。功夫好,对她,对宁子珩都忠心耿耿,今日为了宋双母女,她出言威胁。

过后,她必赔罪。

他们来她身边第一天,就明白的告诉她。

他们奉命保护她。

穆家旁的事,一概与他们无关。

可是今天他们却要分心保护宋双母子。

一定有人想,分兵是兵家大忌,为何执意要把宋双母子送上马车。

只因为宋双胆小吗?

自然不仅如此。

穆臻认真观察了这个酒楼,也细细打量过楼中客人。

然后,她发现,这些人,怕是十有冲她而来。

至于幕后之人……

这时,整个大堂已经打成了一锅粥。一时间分不出胜负来……

穆臻这边中规中矩,能不伤人,尽量不伤到人。

毕竟大家一言不和动了手,实在没什么深仇大恨。

可是对方似乎毫不顾及。有的甚至两三个人合围一人。

很快,江言等人身上便挂了采。

虽都是些皮肉伤,可是才离开云郡,便遭遇这种事,护卫们心里委实觉得晦气。

江言被打出了火,冷声吩咐动真格的。

别以为他们的刀只是摆设。

这边一旦拼起命来,那帮江湖打扮的人,似乎生出几分退意来……

可是这个时候,自然由不得他们想退便退。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功夫,胜负已分。

七八个江湖打扮的男子被迫跪在大堂正中。

江言抹了抹嘴角的血,长剑直指那挑事之人……“尔等是何人?胆子这般大,也不打听打听我家小姐是何人,便敢口吐秽语。”

“江湖人,见到漂亮姑娘,一时按捺不住,还请大侠饶命。”那人比江言惨多了。身上有十几道血口子。

从上到下,血里呼啦的,几乎寻不到一块好地方。

“江湖人,我看你们可不像江湖人,江湖人可不会轻意做这等欺人之事。江湖人最重名声……绝对不会往自己脸上抹黑。你们的主子是谁还不如实招来?”

得了穆臻示意。

江言冷声问道。

那人耿着脖子,似乎在嘲笑江言不敢真的动手。

江言眸子一沉,长剑向前一递。

那人啊的一声痛呼出声。

江言的剑从那人颈边划过,带出一溜血珠来。

“你要杀便杀,成者王候败者寇。二十年后,爷还是一条好汉。”

这时,随着轻轻的脚步声,穆臻由凤喜扶着,缓缓走出屏风。

诸人第一次看到了这场打斗因何而起的真正原因……

是个顶顶漂亮的姑娘。

一身装扮,显得华贵非常。

穆臻抬眼打量四下。

掌柜的小二缩在柜台后。

几桌客人,唯有靠角落的一桌没有动手。

他们似乎吓的不轻,几个人挤成一团,缩在角落里。

哪怕穆臻看起来是个弱不禁风的姑娘。

可只看了那方向一眼。

几个人面上皆露出惊恐之色……

似乎穆臻是只嗜人的兽。

穆臻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觉得自己这温婉的形象怕是渐离渐远了。带着这帮动不动就舞刀弄枪之人。

她想矜持也难啊。

穆臻很快将大堂打量一遍。

最终目光没有看向那几个被擒之人。

反而是再次转向那桌瑟瑟发抖之人。“公子既然来了,何必藏头缩尾。有什么恩怨,我们不妨坐下来细说。”

穆臻是对着那几人说的。

那几人脸上皆露出茫然之色来。

似乎不懂穆臻这话何意。

穆臻也不恼,继续轻声说道。

“一定要人点出姓名来,公子才肯现身吗?”

那边依旧没有动静。

穆臻轻轻挥手,凤喜退到一旁。穆臻缓缓上前几步,这才轻笑一声开口。

“夏公子,角落里闭塞。想必公子呆的十分不适,不如出来,我们沏壶热茶,再慢慢商谈。

我和公子没有深仇大恨,实在不值得公子这般……兴师动众来讨伐。”

穆臻这番话说完,刚才还在叫嚷的几个江湖打扮之人瞬间息音。

诸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穆臻。

其实这样的反应,已经证明,穆臻猜测不错。

角落里的人,便是这场干戈的罪魁祸首。

云郡夏家嫡子,夏梓瑜。

穆臻上辈子虽然和他有过几面之缘,可二人委实不熟。

说过的话都没超过三句。

《》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重要声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admin#suimeng.la(替换#)

湘ICP备11006904号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百里墨染其他作品<<矜贵>> | <<卫娇>> | <<华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