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家小农女-第四三七章 坦情观月楼
更新时间:2018-12-06  作者: 南极蓝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掌家小农女 | 南极蓝 | 南极蓝 | 掌家小农女 
正文如下:
第四三七章坦情观月楼

第四三七章坦情观月楼

观月楼不光是观月的好去处,风景也很不错。坐在三层楼的小轩边,小暖持杯眺望千里冰封的雪山和目下熙熙攘攘的行人,顿有天上人间之悟,心境随之开阔。

“跟在你身后的那紫衫妇人是?”赵书彦问道,能与绿蝶一起跟在小暖身后到了这里的,应该是小暖的心腹,几日不见她又添了新人。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小暖不好意思地道,“她是三爷刚派给小妹的侍卫,这几天有人暗中跟踪我,三爷怕我出事,就派了个高手过来。”

赵书彦握紧茶杯,自己连她被人跟踪也觉察不到,更没有办法快速找到可靠的高手来保护她。若真算起来,自己真是处处不如柴严晟,自己这么没用,难怪小暖会选他。

小暖见赵书彦变幻的神色就知他在想什么,便轻声道,“不光三爷,我师傅也派人送信回门派要调高手过来保护我。我觉得自己很给他们添麻烦,我连被人跟踪都觉察不到,更别说自保了,只能靠着旁人帮忙。表哥说我是不是很没有?”

“当然不是!人无完人,你不擅长拳脚却有聪明的头脑,而且交下了一帮愿意派人保护你的人,这就是你的本事。”赵书彦肯定道。

小暖笑了,“我的本事表哥有,我的缺点表哥也有,咱们兄弟二人算不算难兄难弟?”

兄弟二人赵书彦苦笑,她连兄妹都不想跟自己做了?

“表哥,我知道因为我的问题,让你心中无法释怀。但是咱们不要越走越远好不好?经商路上没有表哥,小暖就要单打独斗了。”小暖低头道。

赵书彦沉默不语。

小暖咬咬唇,又道,“表哥是生意人,应该看得出来当前的局势。棉布生意一定会做大,你跟我合作不会赔钱的;再者来说,多了我这条路,表哥就等于多了我所有的人脉,对你来说并没有坏处,对不对?”

“所以,表哥如果暂时想不开不想再拿我当朋友,咱可以先当生意伙伴,先继续合作着看看,好不好?”已经说得有些低声下气了。

赵书彦忽然伸右手抚上小暖的脸,动情问道,“我赵书彦对你陈小暖很重要,是不是?所以你才这么低声下气地留我,其实以你今时今日的能力、地位和声名,已完全不需要我扶持了。”

小暖忍不住哭了,“大哥在我困苦之时便对我一路扶持,帮我解惑,助我上路,若是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秦日爰和陈小暖。大哥若是现在撇下不管我,我难受,想少了胳膊和腿。”

小暖的眼泪一滴滴落在赵书彦的手上,“我知道自己不嫁给你很自私,但我真的希望咱们还是朋友,可以一起做生意。”

赵书彦的心也被她哭软了,“其实我今天约你来,是打算用计夺回你的心的。甚至我已盘算着若你还是百般不肯,我便掳了你直奔远方,待生米煮成熟饭再带你回来。那时候你便是再恨我、怨我,以你的性格也很慢慢原谅我,真正成为我的妻。我已做好用一辈子的时间跟你耗了。”

“我每次想放你嫁人心就疼得厉害,我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这件事发生在我眼前,我却什么都不做,这不是我赵书彦没那么大度。”

“但是你今天这般推心置腹地说话,让我如何是好?”

小暖哭出了声,她觉得自己太丢人了,她用两只小手在脸上划拉半天也没用,干脆趴在桌上哇哇地哭了。

赵书彦的眼圈也红了,他嘶哑着问道,“陈小暖,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赵书彦,偏要喜欢柴严晟?”

小暖哭得嗓音都哑了,“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偏偏喜欢上他。”

屋外守门的玄迩见有人这么大大方方地要跟主子抢女人,眼里就有了杀意,决定回头就把这姓赵的小子宰了以绝后患!

绿蝶扫了玄迩一眼,“主子从来不插手姑娘的事,都是让她自己做主。若是你敢让主子在姑娘面前失信,死的一定是你。”

玄迩皱起眉头,“你现在是谁的人?”

“姑娘的,主子把我给了姑娘,你也是。”绿蝶盯着玄迩道,“还有一点我要告诉你——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姑娘手下所有人的规矩都由我教,你也不例外,若是你敢违反规矩,莫怪本姑娘手下无情。”

玄迩看着这跟个弱鸡似的小丫头,无语了。

屋内,赵书彦给小暖倒了热茶,劝道,“莫哭了,咱们从南部归来时不是已击掌为盟,在商场之上永远携手、不相互算计么?大哥怎么会说话不算数?不过是……有些不甘心罢了。”

小暖终于破涕为笑,“小暖失礼,让大哥见笑了。”

赵书彦再叹口气,“不过话先说好,自此至你成亲之日尚三载有余,若是柴严晟这段时间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便不嫁他,可好?”

“大哥放心,若是柴严晟敢对不起我,莫说没成亲的时候,便是成了亲我也会休了他!”小暖立刻道。

赵书彦手一抖,“休得了?”

“休得了!我一个人不成不是还有娘亲、师傅和大哥呢吗?”小暖道,“咱们这么多人,还斗不过他一?”

赵书彦心里顿时觉得舒服多了,“斗得过!若他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愚兄便是拼死也要助你脱身!”

门外的玄迩转头再看绿蝶,绿蝶坦然道,“姑娘这话说得不对吗?男人做出对不起女人的事,留着干嘛?”

玄迩……

这丫头吃豹子胆长大的?

三爷知道姑娘是这么想的吗,知道自己送到姑娘身边的侍卫也是这么想的吗?

屋内二人之间的隔阂终于薄了一些。小暖心情舒畅许多,清了清嗓子问道,“大哥方才说那个胡秀才手里的银子算是我给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赵书彦笑道,“那秀才叫胡永靖,家住青雨巷,有个待嫁的妹妹叫胡婻。”

小暖眼睛一转便明白了个中关系,忍不住笑了。

张三有两日前才到胡家下聘,把他与胡婻的亲事订了下来。为了这事儿信叔放了足足十挂一百响的鞭炮,摆了一天的宴席庆祝。张三有下聘的礼金,无论是他从绫罗霓裳拿的工钱还是锦绣布庄赚的钱,的确都是因她陈小暖才得的。

胡家得了张家的礼金才有钱赎回家传宝玉,张三有的钱是因自己才赚到手的。这么算来,这钱还真是自己给的。

“看来张三有为了娶胡婻,没少下血本。”那两块玉活当的银子也有一百五十两呢。不过张三有与胡婻兜兜转转终于订了下来,也算是天作的姻缘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南极蓝其他作品<<穿越之寡妇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