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1119回
更新时间:2018-12-06  作者: 竹子米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都市异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第1/1页)

比如西城柏家,大表姐柏少媛听了大哥柏少卿的劝,早早带着老公和双胞胎孩子回到西城生活,如今一家子好好的。

倒是柏少贤,想追赶潮流恢复三妻四妾制,被老婆闹了一场。后来经不起猪朋狗友的怂恿要拿老婆换新欢,被柏家人揍了一顿还要撵出城门,从此安分。

柏家的长辈还剩下思想开通的柏四叔夫妇和其他旁亲,书香世家,深知什么叫礼仪廉耻,对柏少贤的言行甚为不齿,乐见子侄们教训他。

辗转数十年,看尽人间百态。

她的生活平静似水,除了身份的转换,其余的没什么变化。但,今生的平淡,在另一段人生的衬托之下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句话说得对,面对世俗种种,自私的人活得更轻松愉快。

“想什么?”她太安静了,柏少华忍不住问了一句。

苏杏专注地思索一阵,忽道:“那边的你好像认识我,为什么不找我呢?”不是她脸大,而是真心感到疑惑。

“我是主动的人吗?”柏少华眉梢轻挑,面无表情,“你为什么不主动?”

“可我不认识你呀!从头到尾没见过你。”苏杏万般不解,“而且我结婚早,就算认识你也不会主动勾.搭。”

嗤,勾搭,这词他喜欢。

柏少华无声笑了下,却道:“我对已婚妇女不感兴趣。”

“证明你没有多喜欢我。”

“这是原则问题,”柏少君好笑地反驳,“勾.引已婚妇女有违道德,我像那种没有底线的人吗?你会喜欢这样的我?”

唔,有道理。

苏杏挠挠脸,换一种角度问,“假如我是安馨兰,你是老韩,面对我的求助你会怎么做?”

“假如就是未曾发生,不考虑。”那种莫须有的假设,不想也罢。

安馨兰二婚失败之后,一直未婚,身为现代女性,她的日子过得很滋润。末世之后,她也进化了,却面临被分配多生多育的窘境。

没辙,她只能求助于韩家。

念在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老韩收留了她。

没过多久,他的妻子连翠娴的脾气越来越古怪,在生活琐事上屡屡犯错。或在某种特定场合失礼于众,向家人解释时她还推卸责任说是安馨兰惹的祸。

人生如戏,按照剧本,忙碌事业的男人会对妻子的表现感到非常失望,然后夫妻不和,最后逐渐发现前妻的好……在真正的精英面前,这种戏码很搞笑。

于是,老韩果断找来一具尸体制造了一场车祸。

车是是安馨兰的车,现场有她的包包和限量版首饰,焦尸经检验也是她的DNA。

嗯,是她了,外界一致认为安馨兰已死。

之后,老韩连夜把活生生的安馨兰运回安家。并说,如果她活着的消息传出去,证明她与安家愿意承担任何后果,韩家不插手。

从此,韩家安宁了,连翠娴又恢复一贯的贤良淑德状态。

这是柏少华在一次闲谈时说的,可把苏杏羡慕坏了。

“你想想嘛,如果是我呢,你会怎么做?说说嘛哦?说说……”戏精附体的她揪住他的衣领摇啊摇。

撒娇的音色软软糯糯的,令人想起她在下午那场鸳鸯浴里吟出来的销魂曲。孩子爸的工作情绪受到严重干扰,他淡淡地瞥她一眼,果断退出工作面板。

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颇有深意地问:“想知道?”

“呃……”这个嘛,苏杏瞧瞧他那沉静的眼神,“想。”明知他不怀好意,仍然老实地说出她的想法。

“给爷跳个肚皮舞,我高兴了就告诉你。”某人笑得一脸纨绔子弟相。

苏杏考虑了下,行吧,跳舞总比直奔主题的强。

就算她今天不答应,这家伙日后也会用其他事拿捏她。何以见得?君不见,她的衣柜里挂着几件华美的舞衣,肚皮舞正是其中一种。

月光之下,她赤裸双足在飞船的顶部轻盈舞动,性感妩媚,头顶上空盘旋着几架小型侦察机。

舞衣红黑相间,零星的钻石点缀,布料少但柔软舒适,典型的哥特式诡异风格。

穿在这位东方美人的身上出奇的和谐,明明是欢快的旋律,却被她跳出一股独特的悲凉阴森之美。

夜幕下,柏少华怡然地欣赏着妻子那曼妙的舞姿,眼底藏着一抹惊艳。

正如他所言,只要是她感兴趣的,一定学得会。

她为了他学肚皮舞……

在气氛的衬托之下,她回眸一笑百媚生,那表情诡异得似乎蕴含一丝血腥。这就是哥特式舞衣的魅力,令一段性感之舞充满死亡的气息……

音乐声引出森林里的变异兽,咆哮声传来,那道纤细的身影仍然站在船顶翩然舞动。她头顶上空的侦察机已然飞走,轰隆隆一阵响,她的身后火光闪烁。

森林里的异常惊动那堵围墙里的人,远远地,几盏灯时暗时灭地从墙内飞出,那是云岭村的侦察机。

船顶的婀娜身影翩然飞落,随后消失在一块“巨石”里。

外边炮火震天,兽哮连连。

飞船里却是情意浓厚,舞衣零碎成蝶,一室旖旎……

他怎舍得让她变成安馨兰?她永远是他眼里最美丽的小妖精。

夜已深,飞船外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苏苏,苏苏……”一道遥远的女声幽幽传入脑海。

“哎。”苏杏疑惑地左右望望,眼前一片白茫茫。

“你在哪儿?”遥远的声音再次响起。

“云岭村附近。”

遥远的声音不再响起,眼前的白茫茫逐渐转为黑暗,她继续沉睡中。

在她梦呓般哎出一声时,柏少华倏地睁开眼,定定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见她睡得安稳,他伸手轻轻将她揽入怀中,手掌在她头上摸了摸。

没发现有异能量,纯粹做梦?如果是就好了,他最怕她在睡梦中不知不觉使用魂穿技能,尤其是她今天还提起那边的他。

那边的他为什么不主动找她?理由很简单,他对已婚妇女真的不感兴趣,加上脑子瓦特了,主动找她的可能性为零。

唉,女人老爱纠结那些有的没的,非要闹出事才晓得好好珍惜眼前人……

想着想着,柏少华逐渐进入梦乡。朦朦胧胧间,隐约听到一些声音响在耳边——

“你确定她说在云岭村?”一把熟悉的低沉男声问。

“确定,她是这么说的。”一把相对厌烦的熟悉女声淡淡地说。

紧闭双眼的柏少华:“……”

特喵的,敢情他家小妖精昨晚给人通风报信去了?二人世界终于泡汤了~。

搜狗阅读网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