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72回
更新时间:2018-06-11  作者: 竹子米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都市异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在这次事件中,婷玉属于获益者。

玉璧和许愿图融汇已久,苏杏抛出玉璧等于骤然间削减一半功力。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自毁功力,让她在昏睡中咳出一口鲜血,把外界众人吓个半死。

这还不算,婷玉在打架,她在体内疏导力量的融合,以防出现冲突。

打斗中少不了跳跃,偏左偏右,像坐上一趟急速的无规则行驶的过山车,把她甩得晕头转向。

她的意识无法在婷玉的体内停留太久,否则两人皆有性命之忧。

等回到许愿图那里时,发现它身上的光芒飘忽不定,头重眼晕的她本能地上前调整,修复因失衡而浮动的灵气。

待一切稳定,她从沉睡中清醒过来时,发现已经是两天之后。

“……太吓人了,还以为你被那啥附身了呢。不敢移动又不敢叫醒你,怕你走火入魔。”筱曼削着苹果,一边说起那天的情形,“只好请医生上门帮你看病。”

病因是力竭而衰,好好调养几天就没事了。

“关键是那天晚上碰到一伙歹徒想入室打劫。”云非雪啃着苹果,兴味盎然地说,“幸亏咱们的安保系统牢靠,那些人进不来……”

那些人越过铁门,来到古堡门口。由于进不来,一气之下开枪狂扫一通。

如今城堡的外墙多了好些弹孔,可惜了,还是古堡来着。

苏杏默默听着,有点反应不过来。

仿佛一觉醒来,发现所有的倒霉事全部凑到一起来了。

“莫雅说可以修复,少华不肯,说百年之后是一个历史痕迹。”筱曼削好苹果,然后自己咔嚓咔嚓地吃了起来,“还好我冒死全程录拍,留着以后当传家宝。”

说冒死夸张了些,毕竟歹徒一直在门外。顶多心里怕怕的,怕那扇门顶不住。

“被抢劫很好玩吗?弹孔有什么可纪念的?”云非雪不懂文艺青年的逻辑。

苏杏倒是了解,“纪念当时的心情吧?安全又刺激。”

筱曼打个响指,“对,就是那种感觉。”

云非雪依旧不太懂,“肯定安全,这不是明摆的吗?”

屋里全是异能者,能让外边几个非主流青年撂倒?奇怪的是,那群年青人把外墙打出一排蜂窝后就开车走了。

安德说他们可能顾忌屋主人多,还有枪支,不敢恋战。

那晚还报警了,这两天都有警察过来问话,挺礼貌的。

由柏少华请的律师跟他们周旋,向相关部门申请在庄园范围内布置各种机关,饲养猛兽护院。毕竟前几任屋主都有家人遭难,现任又遭到袭击,不得不防。

因为法律规定,屋主要受到性命威胁才可以反杀。否则闹出人命的话,屋主要负大部分责任。

希望特殊情况,能够特殊对待。

如若通过,日后陌生人擅闯私人禁地都只有死路一条,能否走到主屋要看入侵者的本事。

苏杏听到这里,立马猜到柏少华的用意。

他这是借题发挥,给自己敌人雇佣的杀手挖坑。所谓的敌人,除了生意场上招惹的死对头,还包括他的亲兄弟,或者她的仇家。

当然,不管敌人来不来,有备无患能让阿普、莫雅住得更加安心舒适。

三人说了一会话,苏杏的嗓子略哑,忍不住咳两下。

“没事吧?”筱曼、云非雪同时望来。

苏杏摆摆手,“没事。”

心口有点疼而已,终究伤了元气,否则不会咳血,而昏睡中的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你再睡一会儿,今晚吃过饭一起去海边散步?”云非雪建议。

苏杏点点头,“好,我等你们约时间。”

三人说好了,云非雪率先离开。

走在最后的筱曼回头瞅了苏杏一眼,忍不住说:“别想太多,你又不是故意受伤的。再说,我看他不像生气的样子,是你想太多了。”

什么冷暴力,他舍得么?

苏杏:“……”

太讨厌了,在此人面前,她的隐私权形同虚设。

筱曼扑哧地笑了,离开卧室,顺手帮她掩上房门。

人一走,室内一阵空旷清冷,苏杏叹了一口气。慢慢躺回床上,回忆今早醒来时所面对的一切。

见她醒来,孩子们欣喜若狂。孩子爸说着关心的话,表情却一直淡淡的。

原来那天晚上,柏少华的车离开敏感地段之后,找人带他先一步瞬移回来。

本想给她一个惊喜,结果一到家便看见一场混乱。接着有人告诉他,她在阳台昏睡不醒还咳了一口血。

据少君描述,当时少华的脸色黑得跟墨汁似的。

也是,前一分钟刚答应他不练功的女人,后一秒钟就魔怔似的,他心里不冒火才怪。

哪怕她醒了之后,有意向他解释,他却顾左右而言他。一副“我了解,我明白,但不想听你解释”的表情,着实让人恼火。

他温和依旧,言行之中缺少往日的一点暖心。

她知道,他这回真的生气了,看那样子是要冷她几天。

冷就冷吧,不管什么原因,让他和孩子们担心就是她不对。

换个角度想,如果今天是他为兄弟去冒险,她无法阻止但肯定会生气,会担心。

他紧张她,她很开心。

但是,婚姻家庭无小事,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两人随时可能因为性格问题说拜拜了。

唉,这么一想,她的头更沉了。由于身心疲累,很快便再次沉沉睡去。

与此同时,柏少华正在书房里接听一个电话,听着手下汇报小巫女遇袭一事的后续发展。

秦煌夫妇的所在国度比较乱,一向是异能者去历史的地方。加上他对妻子的承诺,每次亭飞出行,除了她本身的护卫人员,还有他安排的人手跟随在后。

出事的当晚,秦煌凑巧有一场会议要参加,轻易不能打扰。

可见这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突然袭击,华夏的队伍里还藏有内鬼,还不止一个。

像这种缜密的计划,光靠一个人根本无法推动和执行。

找内鬼,查出事情的真相就交给华夏官方操心了,他不插手。

据手下人汇报,当时小巫女险些丧命,后来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奋起反杀,片刻功夫让敌人全军覆没。

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实在太给力了!

——来自他手下的由衷赞美。

说说这次的意外收获,他的手下在撤退的时候,顺手把那名由异能者改造而成的杀人工具带回研究所。

另外两名敌方异能者和一张从内部腐烂的人皮,被华夏官方交给驻在国的官方共同研究。

据说小巫女身受重伤,奄奄一息。被林氏机构的医疗组抢救回来之后,连夜急送回国治疗。

“不可能,她当时看起来比我还健康!还替我把手臂接回来,卧槽,连伤口都没了,简直太神奇了……”吧啦吧啦,又是一连串的赞美语句。

有趣的是,那名险些击杀成功,却莫名其妙地败给亭飞的速度异能怪物,不见了。

看书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