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1回
更新时间:2018-02-15  作者: 竹子米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都市异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欢迎访问

一天中午,江陵市市一医院。

往日的这个时候,病人家属送餐过来总是一副轻松的神态陪伴吃饭,说说笑笑,不管病人得的什么病。这不是没心没肺,而是为了减轻病人的紧张感与心理负担,以便好好配合治疗。

今天亦然,病房里不见压抑,只有病人与亲属间的温馨细语。

除了一个角落,那儿的气氛有些沉重。

这间是六人房,靠近狭窄小阳台边的一张床上躺着一名年青姑娘。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眼睛轻眨,弯弯的长睫毛活像两把小扇子轻轻挥动,像是粘上去的。

很多女生都这么说。

她五官精致,小巧微翘的鼻子,娇嫩的唇瓣浅抿。一双杏眸遥望窗外,眉毛清秀,眸里泛着一层凉淡的水色。

由于坐在病床上,看不出身高几何。她额头受伤导致气血虚乏,脸色苍白,但气质恬静。与其他病友相比,她显得特别安静,仿佛一间病房划成两个世界。

她已经睡了两天两夜,刚才方醒。

住院的原因是额头受伤,听说摔倒撞了一个窟窿,那血哗啦啦地流,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她被送来后就一直在睡,呼吸轻微,若非医生时不时地过来瞧瞧证明她还活着,大家都以为她死了。

她不是没亲人,从搬进这间病房开始就一直有亲人来探望。

有兄嫂,有叔婶,有大伯大伯娘啥的。

都是很亲的亲人,不过,那些亲人好像一点儿都不担心她。得知她还活着,叔婶伯娘等人就放心了,跟病友们笑说几句贴心话,从此没来过。

那对兄嫂倒是来了,一天来一趟,今儿早上过来发现她没醒便走了。

可能是碰巧,亲人们来的时间都不在饭点,看来病人扔在医院他们很放心,估摸着她吃喝有人伺候,啥都不用亲属发愁。

见此情形,病友们纷纷猜测她人缘不咋滴。她受了伤,那些亲人非但不心疼不紧张,反而神色间有些嫌弃和麻烦。是这女生太作,经常闹得大家鸡犬不宁的原因?

若是,她有此下场是理所当然。若不是……倒让人有点心酸。

仅此而已,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有心思搭理别人的闲事呢。

当然,八卦消息除外。

据打听到消息的护士透露,原来姑娘至亲的亲人前段时间走了,父母遭遇车祸双双身亡。

听到这里,病房里的人纷纷投以同情的目光。

而备受瞩目的对象却无动于衷,似乎毫无所觉。

她额头上包扎着白纱布,独自坐在床上,安静地望向窗外的远方。

这里是医院的四楼,窗外不见半点绿色,只有两三栋正在起建的大厦。正在搞建筑的工人们像一只只小蚂蚁般忙碌着,除了工程机械传来的轰隆声,还隐约听见工人们的阵阵吆喝,忙得热火朝天。

有时候,地面传来人们齐整哄亮的叫声,可能卸了水泥或者沙子,随后看见地面涌起一大片灰尘。

外边太阳炽热,从这儿望出去,仿佛整个世界被灰尘笼罩着,眼前一片灰濛濛的。

她叫苏杏,今年18岁,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天资聪颖的人在求学过程中总要跳个几级证明自己的才华。哪怕她没那个意思,架不住父母的虚荣心作怪,因此成了本届毕业生中最年轻的一员。

这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天有不测风云,她毕业没多久便传来噩耗,说父母遭遇不测离世。

这个消息让她悲痛欲绝。

但是,这不是她受伤的原因。

她受伤的原因是跟兄嫂为了某些事吵了一顿,被亲大哥用力一推,摔倒时撞到椅角受了伤。

今早醒来,巡房的医生告诉她她已经昏睡两天两夜。

在外人眼里,两天时间很短,对她而言却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昏睡期间,她梦到住院前发生的事,与出院后的事。

也就是说,她梦见未来了……

收到父母遇难的消息,她赶紧从G市赶回来,在半路收到银行信息说入了一笔帐,共5万。回到家里方知,自己亲哥在叔伯们的建议之下与肇事者私了,那是分给她的赔偿款。

大家有意先斩后奏,不容许她回去再吵闹。

她家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镇,据闻对方是个富二代,酒驾,傍晚时分撞了人,本想逃逸的他被路人拦下并拍到车牌,只好乖乖认错。

二老逝去的所有费用他全包了,还有五十万的赔款,条件是苏家人要立刻火化二老尽快了结此事,说是怕家属以后再闹事没完没了。

虽是两条人命,但在这小城里,肯掏五十万的赔偿款不多见,众人都劝她大哥接受。

于是,苏杏连见二老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等回到家时,摆在她跟前的是两个准备下葬的骨灰坛子。

肇事者是谁,她不知道。

大哥苏海和叔伯们怕她节外生枝,瞒得死紧。毕竟死者已矣,跟人打官司要花大钱的。而对方是有钱人,靠山肯定比普通老百姓多,苏家人怕到时候告不了对方反而惹来一身腥。

见对方的律师态度诚恳,又肯赔钱,苏海便听从长辈的意思选择私了。

等妹子苏杏回来时木已成舟,无力再改变这个结果。

还好,总算大哥没做得太过分,让她来得及送父母最后一程。送走双亲,伤心难过的她请假在家里住了不到一周,然后跟兄嫂起了争执。

原来,大嫂见公婆已亡,便撺掇丈夫把家中的财产改于他名下,却在此时意外发现公婆名下的一套房子居然写着苏杏的名字。

卧槽,这还得了!

夫妻俩顿时炸毛。

不管在农村还是小城镇,父母的遗产从来没有留给女儿的,除非是独生女,也就是大家口中所说的绝户。甚至有些人宁可从族中收养一名男孩,也不会把财产留给唯一的女儿。

一来怕便宜外人,二来怕自己老无所依。

毕竟女儿早晚是别人家的人,她嫁人总不能带着父母一起嫁过去,不如把钱留着养一个男孩在身边比较安心。

这是华夏大部分人家的共识。

苏家也不例外。

苏家一共有三套房产,两套在市区,一套自住,就是目前大家住的这一套,共有两百多平方,三层楼,每层两房一厅。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