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664章 被嫌弃了
更新时间:2018-12-06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将"傲宇阁"加入收藏夹!方便下次阅读。

第664章被嫌弃了

姜似定定站在原处,眼眶发热,泪水不受控制流出来。

在外人面前她不想哭,可有句话叫喜极而泣,又岂是理智能控制的。

本来认定已经战死的兄长活生生出现在面前,巨大的喜悦足以淹没她。

花长老轻轻咳了一声:“阿花,走吧。”

姜似没有动。

花长老压低了声音:“阿花,你说见过人就走的。”

姜似按了按眼角,声音听起来已经恢复了冷静:“可我不确定躺在那里的人是不是我兄长。”

“你总不会连自己兄长都认不出?”花长老脸色微变。

燕王妃这是得寸进尺啊,难不成想赖在这里不走了?

姜似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没有说话。

而花长老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既然她能把燕王妃易容成阿花的模样,燕王妃对躺在床上的人产生怀疑不足为奇。

花长老无奈苦笑:“易容之术也不是说想把谁易容成某个人就可以的”

“那我不管,我要确定这个人是不是我兄长。”姜似面无表情打断了花长老的长篇大论。

对于乌苗的易容异术,她虽不精通,却了解不少,此时没心情听花长老啰嗦。

“那你想如何?”花长老几乎是磨着牙问出来。

忍住,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等事情成了,总有反过来的时候。

姜似看花长老一眼,抬脚向竹床走去。

花长老张嘴想拦,最终没有开口。

拦是拦不住的,她倒要瞧瞧燕王妃如何确认。

姜似已经走到竹床边,坐在一旁竹凳上,凝视着床榻上的人。

以气味分辨有些困难。

屋中挂着香球,床榻上的人浑身散发出浓浓药味,遮掩了自身气味。

姜似迟疑了一下,抓起姜湛的手放到鼻端。

那一瞬间,花长老眼睛都瞪圆了,神情古怪。

燕王妃在干什么?她,她好像想亲吻兄长的手?

姜似才不管花长老如何想,确认眼前人是兄长无疑,正准备松开手,姜湛突然睁开了眼。

兄妹二人四目相对,姜似眼睛陡然亮了。

而姜湛垂眸盯着被对方抓着的手,表情突然变得呆滞,紧接着如抓到烙铁般把姜似的手甩了出去,喝道:“你是谁?”

听到声音,姜似一颗心越发安稳。

是二哥没错。

“咳咳。”花长老及时咳嗽了一声。

姜似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眼神晶亮望着姜湛。

姜湛只要一想在自己昏睡的时候眼前这个少女不知道都干了什么,耳根就忍不住发热,尴尬又恼怒。

不就是生得俊一点么,太他娘危险了!

有了这个深刻认识,姜湛觉得连睡觉都没法睡了,神色不善看着花长老:“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是救了我,如今我伤势好了大半,为何阻拦我离开?”

他必须要赶紧与自己人联系上,想必此时那些人都以为他死了。

弄错了死活不要紧,反正他不忌讳这个,可是有一个人务必要揪出来。

那时正是敌我双方厮杀最激烈的时候,他本来还稍微占了上风,可有一支箭扎到了肩头,这才害得他被对方一刀砍中,落入了济水河中。

那一箭,是从背后飞来。

姜湛虽然心思简单,可也知道从背后射来一箭意味着什么。

十有八九是己方有人想要他死!

这是为什么?

他自认没有得罪过谁,更没有抢了哪个的功劳,是谁躲在暗处对他下黑手?

这样被人暗算,这口气姜湛咽不下。

可偏偏他被困住了。

睁眼醒来,来来回回就是几个女人,年长的,年轻的……反正没有见过男人。

她们说是从水中把他救起来的,让他好好养伤。可伤养得差不多了,他想离开却不让走。

他从一开始的好言相求,到现在的烦躁戒备。

哪有这样的道理,难不成想把他留下当上门女婿?

瞥了一眼穿着花袄的少女,姜湛升起浓浓的危机感。

姜似抽了抽嘴角。

二哥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这时花长老开了口:“公子稍安勿躁,等你伤势彻底好了,我们自会送你离开。”

姜湛气得想翻白眼:“大娘,我已经可以动弹了。”

花长老扯扯嘴角:“公子现在连站都站不稳当,也叫可以动弹么?”

姜湛一滞。

“公子还是不要急躁了,天大的事也要身子养好了再说。救人救到底是我们的规矩,现在肯定不能让你离开。”花长老眼珠一转,瞥了姜似一眼,似笑非笑提议,“公子若是嫌阿兰伺候得不好,不如以后让阿花伺候你?”

姜似诧异看了花长老一眼。

花长老居然有这种好心?

花长老则暗暗冷笑。

燕王妃就是个刺头,与其出了这个门让她提出这个要求,还不如先主动提出。

被自己兄长直接拒绝,燕王妃也就死心了。

花长老人老成精,早就看出来姜湛戒备什么。

果然不出花长老所料,姜湛一听这提议立刻变了脸色,忙道:“不必了,阿兰挺好的。”

先前那个小姑娘好歹规规矩矩的,而眼前这个小姑娘太危险了,刚刚……刚刚想非礼他!

姜似眼睛一眯,眼神危险起来。

二哥说什么?阿兰挺好的?

答应花长老在先,至少现在不能对二哥透露身份,以免二哥露出马脚被花长老抓到把柄。

可万万没想到,二哥这个二傻子居然为了阿兰拒绝了她!

这才多长时间,二哥难道就被阿兰迷住了?

姜似心中恼火,瞪了姜湛一眼。

姜湛板着脸移开了视线。

哼,小姑娘这么凶,万一趁他行动不便霸王硬上弓怎么办?

果然不能大意了。

为了表达还用先前婢女的决心,姜湛清清喉咙道:“阿兰挺不错,而且名字比阿花顺口多了。”

姜似脸色更黑了一层,恨不得拿什么塞住姜湛的嘴。

花长老呵呵笑起来,深深看了姜似一眼,道:“既然公子坚持,那就还让阿兰照顾你吧。”

姜湛分明松了口气。

“阿花,咱们走吧。”

姜似勉强控制着把兄长暴揍一顿的冲动,微微点头。

等花长老带着姜似离开,姜湛吃力撑起身子下床走了几步,熟悉的眩晕感袭来。

网站地图导航:

20122015傲宇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