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501章 雪来
更新时间:2018-10-12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第501章雪来

第501章雪来

郁谨等在内城外,远远瞧着穿着大红镶雪狐毛斗篷的人走过来,嘴角不由露出笑意,快步迎上去。

姜似走到近前,对他莞尔一笑:“我寻思着你就会比我早。”

郁谨扫一眼宫婢,伸手握住姜似的手:“走吧。”

二人双手交握,往前走去。

跟在身后的宫婢转身返回慈宁宫,心中却叹了一句:燕王与王妃真恩爱,难怪燕王妃在荣阳长公主面前都不委屈自己。

姜似与荣阳长公主的言语交锋宫婢虽听不到,二人间的剑拔弩张却感觉得出来。

宫婢忍不住与一道送姜似出来的同伴提起,另一名宫婢同样心有感慨:“可不是么,瞧瞧齐王妃,别说与荣阳长公主争锋,每次来了连走路都像是用尺子量出来的,小心翼翼到骨子里去。”

两名宫婢对视一眼,不知为何对齐王妃再羡慕不起来。

听说,齐王妃怀孕后又主动给齐王张罗了四个通房……

回去的马车上,郁谨问姜似:“太后有没有为难你?”

姜似靠着车壁,笑道:“太后这般讲究的人,就算为难我顶多是言语上的敲打。我脸皮厚,什么言语攻击都受得住。”

郁谨哑然失笑,抚了一下她的脸颊:“说什么呢。”

姜似靠过来,听着对方胸膛中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只觉无比心安。

郁谨提起朵嬷嬷的事:“乌苗祖孙那里的人撤回来吧,父皇定会马上派人去查,咱们再参与其中就是自找麻烦了。”

姜似迟疑一下,点了点头,转而问道:“你在父皇面前说三日内挽回被窦表叔败坏的名声,可有主意了?”

“你看这样如何?”郁谨凑在姜似耳畔,低语几句。

御书房内,景明帝烦躁敲了敲桌面:“潘海,你把韩然叫来。”

韩然走进御书房时,看着面无表情的景明帝心中就发毛。

自从知道皇上绿云罩顶,他就有一种随时会被灭口的悲观,真是人生艰难啊——

看着神色恭谨的锦鳞卫指挥使,景明帝心头蓦地升起几分不爽。

他觉得以往韩然没这么恭谨来着……他是不是被同情了?

君臣二人各有心思,气氛有一瞬间尴尬。

潘海暗暗给韩然递了个眼色,心道韩然以往挺有心机的人,现在瞧着怎么有些傻?

是了,定是因为见证了皇上被戴绿帽子的事,心中的不自在还没散呢。

这就犯糊涂了,这种事越表现得云淡风轻,让皇上觉得你都忘了这档子事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韩然回了潘海一眼,腹诽道:你懂什么,一个无根之人……

潘海撸了撸袖子。

要不是皇上在场,他要和姓韩的打起来!

“韩然,西市街有一家乌苗人开的小店,朕要知道她们的情况,但不可打草惊蛇。”

听景明帝交待正事,韩然立刻应诺。

“另外,燕王妃表叔的事也查一查,看此人还做过什么恶。”

韩然再次应了。

“你退下吧。”

韩然离去后,景明帝看向潘海:“你觉得燕王找出来的线索靠谱么?”

潘海犹豫了一下,道:“奴婢觉得燕王所言有些道理。”

他在心中叹了一声:看来皇上到现在都不愿见到那兴风作浪之人与太后沾上联系。

可这个时候,作为陪伴皇上多年且一心为皇上着想的人,他不能因为心知皇上的喜恶就耽误正事。

那个人太可怕了,唆使杨妃与太子私通,这对皇上是双重的巨大打击,不可谓不毒辣。

“那你就查一查吧,同样不要打草惊蛇,查出什么先来向朕禀报。”

“是。”

景明帝不愿再提令心情郁郁的事,谈起别的话题:“你说燕王会用什么办法挽回受损的声誉?”

潘海一脸为难:“奴婢想不出来啊。”

“朕也想不出来。”景明帝笑笑。

那便拭目以待,也算给他添几分乐趣了。

姜似二人回到燕王府,时间已经不算早,郁谨本想直接留下等吃饭,却被姜似打发走。

“我先与窦表姑聊一聊。”

倘若没有这些日子的愉快相处,以姜似的性子是懒得多此一举的。

哪怕是二哥做出这等混账事来她都觉得该在牢房老实蹲几年,何况一个远房亲戚。

经历过前世那些事,她早已学会不去在意不值得在意的人。

“那好,我正好去安排一下那件事。”郁谨这才离开。

不多时,阿巧禀报道:“主子,窦表姑到了。”

窦姝婉走进来,脱下大衣裳抖落雪花交给门口丫鬟才走进去。

“外头又飘雪了?表姑快坐。”姜似看了一眼窗外。

窗纱糊得严严实实,瞧不清外边景象。

冬日就是这点不好,想要从早到晚大敞着窗是不成的。

窦姝婉坐下来,笑道:“是啊,突然又飘起了雪。”

她说完,沉默下来。

以窦姝婉的聪敏,显然从姜似这时候叫她过来察觉出几分不寻常。

姜似喜欢窦姝婉这样的聪明。

与聪明人说话,用不着太多弯弯绕绕。

“不知表姑与表叔还有没有联系?”

窦姝婉看向姜似,浑身有瞬间的紧绷。

她哥哥莫非做混事了?

这个念头才晃过,就听姜似到:“表叔犯事了。”

窦姝婉柳眉一竖,脱口问道:“他怎么了?”

姜似简单讲完来龙去脉,看着窦姝婉问:“表姑有什么想法,可以对我说。”

窦姝婉早已羞得满脸通红,张张嘴,委屈铺天盖地而来,令她不由红了眼角。

想要好好活着,活得像个人怎么就这么难!

在伯府,别人都觉得四姑娘厉害,不好相处,可她却觉得与四姑娘相处再舒心不过。

不需要如何委曲求全,汲汲营营,相反,越是简单,二人相处越自在愉快。

怎么就见不得她过几天人过的日子呢?

姜似还在等着窦姝婉的回答。

她不是滥好人,倘若窦姝婉一心护着混蛋兄长,她可以理解,从此却会远着些,尽早给窦姝婉寻一个可靠的人嫁出去也算仁至义尽。

窦表叔那样的人就如烂泥塘,指望变好是不可能的,与其牵扯上只会陷入烂泥里出不来。

本书来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