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500章 麻溜甩锅
更新时间:2018-10-11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第500章麻溜甩锅

第500章麻溜甩锅

于情感上,景明帝万分不愿那个藏在宫中兴风作浪的人与太后沾上一点关系。

但郁谨提到了乌苗人,偏偏慈宁宫里那个朵嬷嬷趁着出宫的机会与乌苗人有接触,这就由不得他不重视了。

但还有一个问题景明帝要问:“老七,你的人如何认识朵嬷嬷?”

这个问题问得很微妙,潘海悄悄看了郁谨一眼。

燕王要是回答不好,恐怕要倒霉。

陪着景明帝这么多年,潘海比谁都清楚太后在景明帝心中的地位。

太后是景明帝的养母,也是把景明帝推上帝位的最大助力,景明帝继位后又安安分分守在后宫,鲜少多话。

景明帝对太后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孝顺。

燕王的人会认识慈宁宫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潘海暗暗摇头,觉得燕王实在胆大又单纯。

眼前的人可不只是燕王的父亲,更是一国之君。天家无父子这话不是白说的,即便是皇上这般仁厚的君主也一样有逆鳞。

郁谨似乎没有多想,笑着回道:“儿子的人当然不认识朵嬷嬷。只不过一直盯着那个小店,凡是进入小店觉得可疑的人都会跟一跟。儿子的人跟上去,听到别人喊她朵嬷嬷……”

景明帝脸一沉:“混账东西,仅凭别人喊了一个名字,你就猜测到太后宫里去?”

郁谨丝毫没因景明帝的斥责退缩,肃容道:“父皇,甄大人曾对儿子说过,一桩案子发生了,想要寻到真相就不能放过一丝异常,不束缚任何大胆猜测,只有这样真相才会尽可能被我们触摸到。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并不是说坏人做了恶老天就降下一道雷直接把他劈死了,而是有心细如发的查案者,才会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什么查案者、受害者,小小年纪跟老头子那么啰嗦!”景明帝口不对心斥了一句。

甄世成还对他儿子讲过这些?似乎有些道理……

郁谨恢复了轻松神情,笑道:“总之儿子信服甄大人,便按着他说的做了。‘朵嬷嬷’这个名字在查隐在宫中兴风作浪之人时被我所知,偏巧宫里有这么个人,父皇您说是不是不能放过这条线索?”

此时正在家里喝茶的甄世成狠狠打了个喷嚏。

“老爷着凉了?”甄夫人关切问。

甄世成拿手帕擦了擦溅在胡子上的茶水:“没着凉,好着呢。”

娘的,究竟哪个王八蛋往他身上甩黑锅呢?

景明帝同样在腹诽:臭小子对老甄还挺崇敬,对他这个当爹的恐怕都没这个心……

腹诽过后,问起正事:“你打算如何不放过这条线索?”

“自然是好好查一查朵嬷嬷,比如她如何入的宫,入宫前又是什么情况……”郁谨说着,对潘海微微颔首,“不过这些就要劳烦潘公公了,我查起来不方便。”

潘海忍住点头的冲动,看向景明帝。

景明帝面色凝重:“查是要查的,可在没有证据确凿之前,不得惊动太后。”

潘海立刻应下。

“父皇,儿子就先回去了。”

“回吧。”牵扯到太后,景明帝心情不大好,淡淡道。

郁谨没有动。

景明帝睃他一眼:“怎么不走?”

郁谨干笑:“您不是让儿子与阿似一道回去么。”

景明帝抽了抽嘴角,吩咐潘海:“打发人去慈宁宫看看,太后年纪大了需要好好歇着,燕王妃不必留太久。”

慈宁宫里,没了景明帝与郁谨在侧,太后敲打姜似时语气就冷多了:“燕王妃,今日这事无论你知不知情,让亲戚仗着你的名头生事,都是你的错处。”

姜似当然不会傻得和太后理论,乖巧道:“孙媳明白,都是孙媳的错。”

荣阳长公主在一旁凉凉道:“燕王妃态度倒是好。”

在她面前的牙尖嘴利呢?小贱人还挺会装。

姜似微微一笑:“姑姑这话就让我惭愧了。该当我的错,我绝不会推脱逃避,这是我为人的原则。”

“人都已经被你表叔害死了,你又如何负责?不逃避责任该不会只是嘴上说说吧?”

姜似诧异看荣阳长公主一眼:“姑姑也说人是被我远方表叔害死了,他该受到什么责罚自有衙门定论。而我与王爷当然不是嘴上说说,王爷在父皇面前不是已经许诺会抚养女子留下的幼弟,姑姑莫非没听见?姑姑觉得这样还不够,总不会要我偿命吧?”

荣阳长公主脸一沉:“你这是什么话——”

“够了。”太后不耐打断二人的话,“荣阳,这个时候你就少说两句。”

荣阳长公主抿了抿唇,不吭声了。

太后又看向姜似,眼中带着不赞同:“燕王妃,荣阳是你的长辈,你说话莫要如此针锋相对。”

姜似垂眸:“孙媳知道了。”

荣阳长公主弯了弯唇。

太后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没大没小的人,有她在,燕王妃以后休想讨太后欢心。

姜似眼角余光扫了扫荣阳长公主,心中冷笑。

荣阳长公主这种人,脑子里也就剩下讨太后欢心了。

“太后,皇上说让燕王妃早些出宫。”内侍进来禀报。

太后窒了窒。

她原想着多敲打敲打燕王妃,皇上倒是心急——不,心急的应该是燕王。

这是担心媳妇会受委屈?

太后哪里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偏头看一眼姜似,眸光深沉起来。

当年,皇上与元后也是这般好……

太后眼中多了几分凉意,收回思绪对姜似点了点头:“去吧,哀家就不留你了。”

“皇祖母好好休息,孙媳告退。”姜似福了福。

荣阳长公主跟着起身:“母后,我也不打扰您了。出门一趟怪累的,您好好歇着。”

二人一道出了慈宁宫。

“燕王妃打算如何洗脱污名?”荣阳长公主压低声音问,眼中闪着得意。

姜似一笑:“姑姑何不想想万一被锦鳞卫查到头上去,如何自辩呢?”

荣阳长公主眼睛猛地睁大几分,唇角紧绷:“与我何干?”

“有胆子做没胆子认,这可不像姑姑的风格。姑姑记着,来而不往非礼也。”姜似说罢,拂袖而去。

本书来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