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499章 剑指慈宁宫
更新时间:2018-10-11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第499章剑指慈宁宫

第499章剑指慈宁宫

与郁谨那双清澈的眸子对视,景明帝点了点头。

老七真是个实诚孩子,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查一查,这种会带累老七夫妇的亲戚确实不能姑息。

荣阳长公主暗暗咬了咬牙。

唆使那个浪荡子调戏良家女子公主府的人没有露面,可要是深查下去,被锦鳞卫查出来那人的行为不是自发,而是有人唆使,于她终究是个麻烦。

何况让皇上知道燕王妃不是受到亲戚牵连而是被人算计,对燕王夫妇别说责罚,恐怕同情还来不及。

燕王夫妇比她想象中难缠,她以后出手定要慎之又慎。

荣阳长公主心中懊恼,只能眼睁睁看着景明帝吩咐下去。

太后对此倒是不在意。

一个街头混混调戏良家女子,若不是扯上燕王夫妇,她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景明帝起身:“母后,您出宫上香也累了,儿子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太后笑道:“皇上自去忙吧,哀家不累,倒是想留燕王妃说说话。”

宫里规矩严,久留郁谨这样已经在外开府的皇子不合适,留下女眷就方便多了。

景明帝乐得如此,面上不动声色道:“那就让老七媳妇陪陪母后,正好儿子也问问老七的功课,看他这些日子有没有偷懒,这样他们小两口就能一道回去。”

郁谨给姜似递了个眼色,随景明帝走出慈宁宫。

慈宁宫外,是冰天雪地的冷。

从冬至起,今年的雪就一场接一场,似乎格外多。

景明帝呼口气,鼻息喷出袅袅白烟,远处的景色亦笼罩着薄雾。

郁谨走在景明帝身侧,一言不发。

那样的事,在外面自然一个字都不能提。

父子二人皆加快了脚步。

潘海打开御书房的门,扶景明帝进去。

景明帝坐下来,接过潘海奉上的热茶抿了一口,对郁谨道:“说说你查出了什么线索。”

潘海飞快看了郁谨一眼,又垂下眼皮。

燕王这么快就有线索了?

可当日燕王只是翻了一遍他整理的名册而已,甚至没有叫来任何人盘问。倘若坐在王府里就能查出宫中线索,那他岂不成了吃闲饭的?

潘海对郁谨的话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早就有所准备的郁谨直接道:“儿子推测,那人就在慈宁宫里。”

景明帝陡然沉下脸来,一拍桌子:“大胆!”

刚被他放在手边的茶盏被拍得颤了颤,发出轻响。

潘海已是惊呆了。

他一直觉得燕王胆子大,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大。

“混账,太后也是你能胡言乱语的?”比之刚刚在慈宁宫,此刻景明帝真正生了气。

这小子莫不是因为太后对他提了上香的事心生不满吧?

郁谨好似被景明帝的反应吓住了,讷讷道:“儿子怎么敢妄议皇祖母,只是推测那人藏在慈宁宫而已。儿子是担心那人离皇祖母太近,万一对皇祖母下手就糟糕了,这才赶忙告诉父皇……是儿子考虑欠妥,还是等查出确凿证据再向父皇详细禀报吧。”

见郁谨老老实实闭了嘴,景明帝又着急了。

老七担心得对啊,那人倘若真在慈宁宫里,万一对太后动手怎么办?

景明帝一时也顾不得对太后的冒犯了,问道:“那人是谁?”

郁谨看了潘海一眼。

“你不必看潘海,潘海是个老实的。”

郁谨抿了抿嘴角。

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是个老实的……好吧,皇帝老子最大,他说得都对。

“儿子当然信得过潘公公。我能从两眼一抹黑推测出那个人,多亏了潘公公整理的名册。”郁谨顺势卖了个好给潘海。

潘海自然领情,暗道燕王真是不错,跟他一样是个老实人。

郁谨从袖中取出折好的纸张打开,呈给景明帝:“应该是这个人。”

他本来不敢把话说得这么满,在慈宁宫时姜似悄悄指出了朵嬷嬷,才让他有了十足底气。

他早就说过,由结果倒推过程,省心省力,万无一失。

潘海往纸上瞄了一眼,就看到许多名字,其中几个名字被勾勒出来,一个人名那里用红笔画了圈。

潘海第一反应不是去看那个人名,而是升起几分惊叹:燕王竟真的过目不忘!

惊叹过后才看清那个名字。

“朵嬷嬷?”景明帝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不由看向潘海。

他去慈宁宫的次数虽然多,可注意到的只有太后身边两三个心腹,似乎没有朵嬷嬷这个人。

潘海却知道朵嬷嬷,忙道:“是能进太后屋子的,有时会替太后去后宫各处传话。不过人比较老实,不算太后身边最得力的……”

一个偶尔替太后传话的嬷嬷,实在太过寻常,皇上没印象不奇怪。

而实际上,不只是等级森然的后宫,那些高门大户能进主母屋子的奴婢算混得不错了。

在后宅,哪些下人能进到主人屋子里有着讲究,若是胡乱闯进去要受罚的。

景明帝目光灼灼盯着郁谨:“你为何认为她是那个人?”

“直觉。”郁谨很快回道。

景明帝下意识皱眉。

仅凭这两个字可无法说服他,这世上能用“直觉”两个字说服他的只有老甄。

哼哼,就算儿子也不行。

不平等对待让郁谨摸了摸鼻子,接着道:“当然更主要的还是线索。”

景明帝闻言不由坐直了身子。

早说线索不就得了,混账小子在老子面前扯什么直觉。

“说。”

“儿子前不久给王妃买了个脂粉铺子,那间铺子开在西市街。”

景明帝嘴角抽了抽。

炫耀会疼媳妇?

知道郁谨不会无的放矢,听下去的耐心他还是有的:“继续。”

“陈美人利用异虫害福清,儿子因在南疆待过多年,知道那边异术盛行,所以推测那人很可能与南疆的乌苗族有关系。”

“这与那间脂粉铺又有什么关系?”

“无巧不成书,有一家小店与那个脂粉铺开在一条街上,王妃打理铺面时偶然得知那个小店是一对乌苗祖孙开的,儿子就命人暗暗盯着。就在今日,儿子的人发现这位朵嬷嬷去了那家小店……”

景明帝忍不住变了脸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