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496章 太后发难
更新时间:2018-10-09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第496章太后发难

第496章太后发难

太后回宫时已是下午。

景明帝惦记着太后出门的事,早就派人留意着,待太后一回宫便赶了过来。

“皇兄。”随着太后回宫的荣阳长公主先给景明帝见了礼。

荣阳长公主陪太后一同去上香的事景明帝是知晓的,但上香回来没有直接回公主府反而进宫,就有些让人疑惑了。

当然这种疑惑还不足以令景明帝发问,他颔首回了一声,问太后:“母后今日出门如何?”

太后抬手落在椅子扶手上,淡淡道:“上香倒是顺利,出去走走心情也敞亮。”

景明帝却从太后淡淡的语气里听出几分不快来。

“母后是不是累着了?”

“倒不觉得累,只是上香路上遇到了死人……”

景明帝一听险些跳起来。

遇到了死人。

死人……

他现在对“死人”两个字已经有了深深的阴影,原以为太后不会受到影响,万万没想到啊——

“母后竟会遇到这样的事儿?”景明帝语带关切。

太后声音微冷:“还不是托皇上钦点的那个好儿媳的福!”

景明帝疑惑眨眨眼。

真说起来,每个皇子的亲事能定下都要他点头,太后说的是哪个?

太后没有卖关子:“燕王妃。”

景明帝愣了愣。

太后看了荣阳长公主一眼。

荣阳长公主便讲起来:“我与母后前往大福寺的路上前面堵住了,好多人围在那里瞧热闹,于是就命内侍去打听。没想到是一个恶棍纠缠一位小娘子,那小娘子是个烈性的,见无法脱身竟一头碰死了……”

景明帝听得眼皮直跳:“这与老七媳妇有什么关系?”

荣阳长公主声音微扬:“那恶棍说是燕王妃的表叔。”

景明帝笑笑:“这种胡乱攀扯的人不少吧?”

“随后五城兵马司的人来了,他不但不改口,还要拉着官差去燕王府找燕王夫妇给他做主呢,还说他的亲妹妹就住在燕王府上。皇兄,臣妹瞧着可不像胡乱攀扯的样子。”

这时太后开了口:“哀家当时命人先把那人带走,后来查出那人的真正身份,确实是燕王妃的表叔。”

太后不是冲动的人,能在景明帝面前发作姜似,自然是有了真凭实据,不然扯到皇上面前最后发现那人胡言乱语,岂不是丢面子。

“真有此事?”景明帝立刻叫来韩然问话。

从韩然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景明帝想了想,道:“传燕王进宫来。”

荣阳长公主提醒道:“皇兄不叫燕王妃来问问么?”

景明帝微微皱眉。

老七媳妇怀着身孕,即便是斥责也该老七那混账顶上,总不好责怪儿媳妇影响到孩子……

太后淡淡道:“把他们小夫妻一起叫进来问问也好。哀家知道皇上体恤燕王妃有着身孕,但有些事情可以轻轻放下,有些事情却不能放纵。今日燕王妃的一个表叔当众逼死良家女子,百姓们对燕王夫妇的印象已然大打折扣,议论纷纷。改日要是再冒出表舅、表姑之类做出更荒唐的事,恐怕皇上想维护燕王妃都不能了……”

皇上一听有理,改口道:“传燕王夫妇一道进宫。”

内侍很快来到燕王府传口谕。

刚开始郁谨以为是叫他进宫询问查案进展的事,听到叫姜似一起进宫,隐隐觉得不对劲。

二人对视一眼。

姜似眼中亦闪过疑惑。

她虽然嫁给了皇子,真正说起来,与皇上打照面的机会是极少的。

今日的事透着古怪。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味担心没有用,进宫便知道是什么事了。

二人收拾好,郁谨陪姜似一起坐进了马车。

“不知父皇为何叫我一起去,估计不是好事。”

郁谨听姜似这么说,安慰拍了拍她的手:“父皇让我查躲在宫中的人,咱们把今日得来的线索抛出来,他就顾不得别的了。”

“今日这事会不会与太后有关?”姜似猜测着,“太后出宫上香算是少有的事,同一日父皇叫咱们一道进宫也透着不寻常。这世上巧合固然存在,但大部分赶在一起的事其实都有关联……”

“别想这么多,进宫就知道了。”

二人进入皇城,被内侍领着直奔慈宁宫。

郁谨微微扬眉。

看来阿似猜得不错,今日进宫还真与太后有关。

姜似冲郁谨眨了眨眼。

太后身边的人去了乌苗祖孙开的小店,他们猜测那名女子应该就是名册上的阿朵,也就是现在慈宁宫里的朵嬷嬷。

然而猜测终究是猜测,这个人究竟是不是朵嬷嬷,朵嬷嬷长什么样子,这些只有亲眼确认了,才能再谈其他。

景明帝把他们叫到慈宁宫,反而给了二人难得的机会,省得他们还要想名目进宫给太后请安。

这是二人第一次进慈宁宫,于姜似来说并不是第一次,不过那是前世的事了。

进到里边,内侍示意二人停下来,进去禀报。

“皇上,燕王与燕王妃到了。”

“传。”

传唱声登时响起来。

郁谨带着姜似走进去,一眼就望见了伴在太后身边的荣阳长公主。

而姜似在往内走的过程中,注意力却落在一名中年女子身上。

那名女子立在太后屋中不起眼的角落,样子普普通通,可于姜似来说却大大不同。

对跟随乌苗大长老修习过异术并被大长老称赞天赋绝伦的姜似来说,她对修习异术之人有种微妙的感应。

这名嬷嬷,应当就是与乌苗族孙碰头的朵嬷嬷,也就是乌苗二代长老阿朵。

朵嬷嬷看着走进来的姜似,眼中闪过惊愕。

这抹惊讶很快被她遮掩过去,可眼角余光一直留意她的姜似却捕捉到了。

姜似扬唇,微微笑起来。

对方一定在惊讶她与圣女阿桑为何如此相似。

她鲜少见到慈宁宫的人,慈宁宫的人同样没什么机会见到她,这是朵嬷嬷与她第一次见面。

想一想也是有趣,刚刚与乌苗祖孙碰过头,从老妪那里知道圣女阿桑来到了京城,然后就发现圣女成了燕王妃。

此刻朵嬷嬷心中应该掀起了惊涛骇浪吧?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