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493章 太后出宫
更新时间:2018-10-08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第493章太后出宫

第493章太后出宫

太后年纪大了,等开春说不定就忘了……

景明帝寻思着。

太后深深看景明帝一眼,开口打破了他的美好幻想:“近来多事,哀家想去大福寺求一求,好求来年平安和顺,等开春再去岂不是晚了。”

“可外边天寒地冻,您出宫儿子不放心……”景明帝挣扎着。

太后笑道:“大福寺就在城中,又是皇家寺庙,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哀家知道皇上近来遇到不少糟心事,这次就是为了皇上去求一求。”

景明帝心中感动:“母后,儿子不忍您出门奔波。”

太后脸色一正:“去大福寺上香怎么能叫奔波?皇上不要劝了,哀家不去一次心中难安。”

对太后景明帝鲜少说不,见她坚持只得答应下来。

“那朕命韩然陪着您去。”

“如此兴师动众干什么?哀家准备悄悄去,少带些人。”

“那就依您。”景明帝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打定主意叫人暗暗护送。

太后这才展颜,笑道:“年底了,衙门都要封印了,皇上就别整日窝在御书房看奏折了。源源不断的折子哪有看完的时候,暂且把这些放在一边,也松快几日。”

立在景明帝身后的潘海默默低下头。

整日窝在御书房看奏折……

景明帝睨了潘海一眼,咳嗽一声道:“儿子知道了,不会让自己累着的。”

“皇上知道劳逸结合,哀家就放心了。”太后转了转手中佛珠,想起荣阳长公主言语间提及燕王妃的不敬,还是没有对景明帝提一个字。

太后能得了景明帝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孝顺,当然与她的有分寸有关。

多年来太后鲜少在景明帝面前提及朝中的事,比如眼下太子被废,储君之位空悬,太后一个字都没有多说过。

也因此,倘若太后真的提到一个人不好,在景明帝这里十分有分量。

停止转动佛珠,太后笑道:“皇上去忙吧,哀家有些乏了。”

景明帝离去后,太后靠着熏笼闭了闭眼。

一名老嬷嬷拿了软枕垫在太后身后。

不多时一名嬷嬷进来禀报:“太后,荣阳长公主来了。”

太后睁开眼睛:“让她进来。”

片刻后锦绣棉帘被宫婢挑起,一身红衣的荣阳长公主款款走了进来。

视线落在荣阳长公主微红的眼睛上,太后问:“这是怎么了?”

荣阳长公主走过来,伏在太后膝边:“母后,我梦到明月了……”

“梦到明月了?”太后第一反应就是皱眉。

对那个杀死新婚夫婿潜逃的外孙女,即便以往真心疼爱过,如今那点感情早已所剩无几。

荣阳长公主眼中带着水光:“梦到明月七窍流血,死相极惨……母后,明月一定是出事了!”

太后听得头皮发麻,道:“不要胡思乱想。”

“母后,母女连心,我的感觉不会骗人的。明月她根本不是逃了,而是被人害了……”

对于唯一的养女,太后还是心疼的,见她如此叹口气道:“好了,哀家明日打算去大福寺上香,你要是心中不安,就与哀家一道去吧。”

荣阳长公主眼中喜色一闪而逝,忙应下来。

翌日是个好天气。

冬阳难得明媚,融化了堆积在墙角的积雪,裹着冰凌的树枝簌簌往下滴水。

荣阳长公主早早等候在外,与太后一道出了宫门往大福寺赶去。

太后不准备大张旗鼓,与荣阳长公主共乘了一辆马车,带的宫人也不多,马车更瞧不出皇家标志。

前往大福寺的路上,马车被前方看热闹的人堵住了。

“怎么回事?”太后拧眉问。

荣阳长公主挑开帘子,对立在车边的宫人交代几句。

宫人点点头,跑进人群去打听,不多时返了回来,禀报道:“有个年轻人拉着个小媳妇不放,非要那小媳妇跟他走……”

“就没人管?”荣阳长公主问道。

宫人犹豫了一下。

太后神色平静闭着双目,并无多少兴趣听。

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女子,这种事什么时候都少不了,她要是事事都好奇,事事都操心,那也太累了。

进宫多年的太后早已练就一副铜筋铁骨。

荣阳长公主却比太后多了几分好奇:“莫非有什么不能说的?”

宫人道:“那人说是燕王妃的亲戚,谁要是敢多管闲事,定要那人吃不了兜着走。”

太后睁开了眼睛:“燕王妃的亲戚?”

一方面有对姜似先入为主的不佳印象,一方面有荣阳长公主偶尔的吹风,太后对姜似自然没有好感甚至反感的。

只是她沉得住气,不准备为了一点小事就在景明帝面前说这说那。可若是有机会敲打一下燕王妃,她还是乐意的。

突然一阵骚动,有人高喊道:“死人了——”

不少人往前涌去,亦有不少人往后跑,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

赶车的侍卫立刻把马车往后退。

太后彻底沉下脸:“去看看情况。闹出人命,五城兵马司的人是吃闲饭的么?”

才说着,就见一队官差匆匆赶来,为首官差远远喊道:“都让开!调戏良家女子的歹人现在何处?”

官差一来,看热闹的人瞬间让至两旁,露出里面情形。

情形有些惨烈。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盯着某处发呆,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墙根处俯趴着一个身形纤细的女子。

女子的脸往一边侧着,额头瘪了下去,汩汩流出的血早已模糊了她的模样。

围观众人吃惊着,气愤着,议论着,看热闹的天性使他们脚底仿佛生了根,牢牢站着不动。

为首官差呆了呆,继而大怒:“来人,把这凶徒拿下!”

不是说调戏良家女子嘛,怎么闹出人命来了?还让不让人好好过年了!

眼见两名官差上前来按住他的肩膀,年轻人立刻挣扎道:“放开我,人又不是我杀的,凭什么抓我?”

“人不是你杀的,但是你逼死的!”人群里终于有人喊了一声。

围观者立刻附和。

年轻人抹了一把脸:“我只是向她问个路,可没逼她。差爷,您可能不知道,我是燕王妃的表叔。”

本书来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