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492章 可疑
更新时间:2018-10-07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欢迎书友访问

正文第492章可疑

正文第492章可疑

景明帝想把郁谨召回来问问过目不忘的事儿,想着传召如此频繁恐让人多想,这才作罢。

这边郁谨出了皇宫回到燕王府,便直奔书房去了。

说他过目不忘,那是夸张,但他记性确实不错。

在宫里翻看那本册子时,在潘海看来他是把一本册子从头到尾扫了一遍,实则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十五年前那一批人。

这样一来,需要记忆的东西大大减少。

一头扎进书房,郁谨立刻铺纸研墨,把脑子里记的一个个人名与事迹快速写出来。

毓合苑的院子里,姜似慢慢散着步。

天十分冷,雪下了一场又一场,已经在墙角枝头久久不化。

而姜似走过的路面皆铺着稻草垫,安全防滑。

眼见快到了用午膳的时候,姜似吩咐阿蛮:“去问问王爷回来了吗。”

阿蛮飞奔而去,没用多长时间回返:“王爷回来了,不过一回府就进了书房,还没出来。”

景明帝召郁谨进宫的事姜似是知道的,听阿蛮这么一说,略一沉吟便抬脚往书房走去。

阿蛮赶忙跟上,扶着姜似以防她滑倒。

主子肚子里怀着小主子呢,要是摔了可不得了。

呸呸,主子才不会摔,要摔也是摔在她身上。

书房门口照旧守着那个小厮,见阿蛮扶着姜似过来,忙给姜似见礼。

“王爷还在里面?”

“在呢。”小厮殷勤给姜似拉开了门。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小半年来王爷对王妃如何,他可是看在眼里的。这个时候什么尽忠职守都是扯淡,拦着王妃他只有挨骂的份儿。

阿蛮睃了小厮一眼,心道:这刁奴真是长进了。

姜似示意阿蛮留在外面,抬脚走了进去。

房门关拢,阿蛮与小厮一左一右立在门口,同时看对方一眼。

“嘿嘿,阿蛮姐姐。”小厮能屈能伸,立刻主动打了招呼。

阿蛮本来想丢个白眼,想到自己是王妃身边的大丫鬟,总要大度点,于是嗯了一声,脆生生问道:“你叫什么名儿?“

小厮忍不住擦汗。

叫了他小半年的刁奴,终于记得问他的名字了,简直感天动地。

“我叫元宝。”

“元宝啊——”阿蛮拉长了语调。

小厮已经做好了被笑话的准备。

他这个名字那些小姑娘们一听就觉得俗,忒俗。

阿蛮笑眯眯道:“元宝真是个好名字。”

“你说真的?”元宝一愣。

阿蛮诧异看元宝一眼:“当然是真的。元宝多好啊,又吉利又好听,叫起来还顺口。”

她就喜欢这么实在的名字,有些小厮叫什么墨雨啊,清风啊之类的,这是要上天吗?

阿蛮真诚的夸赞令元宝感动得不行,登时看牙尖嘴利的小姑娘顺眼不少。

说起来,阿蛮姐姐还是挺好看的……

书房里,姜似见郁谨坐在书桌前皱眉思索,笑着走了过去。

“阿谨。”

听到她喊,郁谨抬起眼帘,立刻露出笑容来。

“外头路滑,你怎么过来了?”

“你不是让人在路上都铺了草垫子,路不滑。”姜似靠过来,看摆在郁谨面前的纸张。

纸张上是一个个人名。

“这是——”

郁谨拉她坐在身边,解释道:“十五年前进宫并一直留到现在的名册。”

姜似略一琢磨,问道:“父皇让你插手查宫里的事儿?”

福清公主的事情一出,帝后不可能随着陈美人的死便不了了之,定会往深处查。

这原就是他们猜测过的事。

“是,父皇今日叫我进宫就是为了这个。”尽管目前还没瞧出太多端倪,郁谨心情却颇好。

比起潘海,他们有个绝对的优势,便是已经知道了乌苗祖孙的存在。

由结果反推,无疑要轻松省力许多。

“这样也好,正愁找不出给荣阳长公主蛊虫的那个人。”姜似扫量着纸上的人名,“有没有可疑的?”

郁谨用手指点了点:“你看,这些人从进宫到现在的关键点潘海都记录了,十五年时间不短,能留到现在,绝大部分人都换了好几个地方,有这么几个人不曾挪动。”

郁谨指出那几个人来,最后指腹停留在四个名字上:“如果那个人的名字出现在这本册子中,我觉得这四个人最可疑。”

姜似扫过那四个名字,目光停留在他们后面的标注上。

四人有男有女,归属皆是慈宁宫。

“为何觉得他们四个最可疑?”

“因为他们四个的讯息太少了。”郁谨解释着,“阿似你看,这四人在十五年前进了宫,有两人直接分到慈宁宫当差,有两人是陆续调到慈宁宫的,此后十多年只记录了他们的差事变迁,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

姜似微微点头。

“造成这种情况,我琢磨着是因为这四人都是太后宫里的,潘海下意识忽略过去没有详查。如果那个人就在这些人里,我觉得这四人最有可能。”

“慈宁宫……”姜似喃喃念着这三个字,努力回忆前世的讯息。

只可惜她前世回到京城时日太短就死掉了,一时间竟什么都回忆不起来。

见她紧锁眉头,郁谨抬手抚上她眉心,笑道:“你现在别太费心神,我慢慢查就是了。那人在宫里藏了这么多年,不急于这一时。”

“我知道急也没用,总归闲着也是闲着——”姜似突然止住了话,神情有几分异样。

郁谨登时紧张起来:“怎么了?”

姜似指指小腹,有些不确定:“我似乎感觉到孩子动了一下。”

“真的?”郁谨把手伸过去落在那柔软的腹部,突然感受到一下跳动。

郁谨陡然睁大了眼睛,眸子里满是新奇与兴奋:“阿似,它,它动了!”

面对即将到来的孩子,两个人皆是新手,感受着小生命的胎动新鲜不已。

皇宫里,景明帝遇到了难题。

太后竟然要去大福寺上香。

对于才出宫放风遇到命案的景明帝来说,太后要出宫简直太可怕了。

他遇到命案也就算了,太后一把年纪了,万一遇到怎么办?

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母后,马上要过年了,不如等开春天暖和了再去吧。”景明帝使出拖字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