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489章 来日算账
更新时间:2018-10-06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489章来日算账

齐王妃貌似不经意的一句话,令贤妃动了动眉梢,眼底陡然结了冰。

太子被废,老四等待多年的机会终于来了,对老七这个一母同胞的兄弟当然要好好拉拢。

倘若因为老七媳妇影响了兄弟二人的关系,那她对老七媳妇的看法就要变一变了。

厌恶一个人,她可以眼不见心不烦,可这个人倘若触及了她的根本利益,那就不是避而不见的问题了。

老七媳妇如果一直如此而不知收敛,她就要考虑给老七换一个懂事听话的媳妇了。

不过现在有这个打算还早了些,至少……想着姜似依然平坦的小腹,贤妃嘴角噙着冷笑。

至少等老七媳妇生了孩子再说。

齐王妃盯着贤妃嘴角那抹冷笑,眼底闪过笑意。

燕王妃真是无知无畏,言语上逞威风能落到什么实质好处吗?简直愚蠢。

对贤妃的手段,齐王妃十分清楚。

当初她刚刚嫁给齐王,还觉得这位母妃是个慈善的,然而有一次齐王进宫来,一位宫婢大胆撩拨了几句,后来她就再没见过那名宫婢。

对于贤妃干净利落处理了意图勾引齐王的宫婢齐王妃当然觉得快意,可也由此窥见了贤妃掩在贤良淑德面具之下的狠辣。

贤妃对齐王寄以厚望,因而要求十分苛刻,不会允许任何人影响齐王,有损齐王的名声。

挑动起贤妃对姜似的杀机,齐王妃心满意足,神情温顺听着贤妃的叮嘱。

宫城外,入眼是一片银装素裹。

昨夜一场大雪给京城披了新衣,道路两侧尽是玉树琼枝,在冬阳的照耀下灿烂美丽。

青石板铺就的路有些泥泞。

阿巧扶着姜似,小心翼翼往停靠在宫墙边的马车走去。

“请留步。”一道不冷不热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姜似脚步微顿,往后望了一眼。

荣阳长公主大步走过来,任由曳地长裙拂过地面,沾染上泥泞。

一件新衣穿过之后自然没必要再洗,扔了便是。这对锦衣玉食的荣阳长公主来说再寻常不过。

也因此,她走来的气势十分足,令阿巧生出几分警惕。

“给长公主殿下请安。”阿巧挡在姜似面前,对荣阳长公主福了福,紧绷的脊背透出几分紧张。

姜似瞧出阿巧的紧张,神色依然淡定。

“姑姑叫我有何事?”

荣阳长公主一扫阿巧,淡淡道:“你且退至一旁。”

阿巧看了姜似一眼,没有动。

荣阳长公主来者不善,万一伤了主子与未出世的孩子如何是好?

“燕王妃,你的奴婢真是忠心,莫非以为本宫会害你不成?”

姜似微微一笑:“姑姑当然不会害我。阿巧,你且退下吧。”

阿巧略一犹豫,默默退到一旁。

荣阳长公主上前一步,陡然靠近了姜似。

姜似面色毫无变化,通透如琉璃的一双眸子静静看着她。

荣阳长公主嗤地一笑:“是个胆大的,比你娘厉害多了。”

听荣阳长公主提起先母,姜似目光冷了冷。

在她面前,荣阳长公主还有脸提起母亲,果然人若不要脸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我娘不是不够厉害,而是脸皮不够厚。”与荣阳长公主对视,姜似毫不客气回击。

荣阳长公主手动了动,咬牙道:“燕王妃,你以为你怀了身孕,本宫就奈何不得你?”

“想来姑姑不会大庭广众之下推我一把吧?”姜似全无惧色,含笑问道。

荣阳长公主冷笑:“本宫没那么蠢,本宫还犯不着对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动手。”

皇上儿子众多,皇孙更多,即便燕王妃生下皇孙又如何?

现在燕王妃怀着孩子,她没必要动手惹皇上与太后不快。等燕王妃把孩子生下来,自有无数对付她的法子。

别的不说,单是令产妇血崩而亡的东西她又不是寻不着……

想到多年前经由她的手送进宫去的那个人,荣阳长公主露出轻松的笑意。

姜似叹口气:“姑姑似乎格外针对我,是因为我娘么?”

荣阳长公主眯了眼,看着那张与苏氏十分相似的面庞,一时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因为苏氏么?有一部分是。对这张脸她无法生出好感来。

可也不全是,真正让她无法忍受的是明月的失踪。

“我且问你,朱子玉破坏明月的亲事,是不是你搞的鬼?”荣阳长公主压低声音问。

姜似闻言笑了。

“你笑什么?”

姜似莞尔:“我笑姑姑的问题可笑。您随便拉着一个人问他可有杀人,哪怕真的是凶手,会傻得承认么?”

荣阳长公主一滞。

她并没指望姜似承认,只不过话赶话说了出来,散一散心头的烦闷。

可没想到姜似突然放轻了声音,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崔明月自食其果,可见老天有眼,恶有恶报——”

荣阳长公主没想到姜似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怒火上涌,扬手打过去。

手腕在半空被牢牢捏住。

“姑姑,动手动脚可不好。我好歹是堂堂王妃,父皇钦点的儿媳,您以为是公主府上的奴婢,想打耳光就打么?”

姜似说完松开了荣阳长公主手腕,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倘若荣阳长公主再妄动,那她就要放虫子咬人了。

令人瞬间麻痹的蛊毒她可不缺。

荣阳长公主冷静下来,知道刚才有些冲动了,强压怒火警告道:“燕王妃,你且等着,有本宫找你算账的那一天。”

她说完,拂袖转身。

姜似在她身后喊了一声:“请等等。”

荣阳长公主回过身来,冷冰冰看着她。

姜似上前一步,轻声道:“我也有话对姑姑说。”

“你说。”

姜似声音放得更低,落在荣阳长公主耳中却字字清晰。

“刚才的话如数奉还。也请你等着,有我找你算账的那一日。”

姜似说完,对荣阳长公主屈了屈膝,转身对阿巧道:“走吧。”

等到上了马车,阿巧惶惶不安:“主子,您得罪了长公主,以后她在背地使坏怎么办?”

姜似靠着车壁,抱着手炉暖手,闻言微微笑道:“她或许等不到那一日呢。”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