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488章 挑拨
更新时间:2018-10-05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488章挑拨

第488章挑拨(第1/1页)

“燕王妃已经有了四个月身孕,不必太医说本宫也——”话说到一半,贤妃猛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灼灼盯着齐王妃,“太医的意思是?”

太医面带喜色冲贤妃作揖:“回禀娘娘,齐王妃有喜了。”

巨大的惊喜从贤妃心头升腾而起,脱口道:“当真?”

一直以来,老四最大的缺憾就是还没有儿子。

以老四夫妇的年纪,放在寻常人家原算不得什么,可他们身在皇室,特别是还想着那个位子,子嗣便十分重要。

不说别的,倘若在晋王与齐王中选一人支持,有一部分人或许就会因齐王无子望而却步。

谁知道齐王以后生不生得出儿子来?万一齐王登基后依然无子,偌大的江山交给谁?总不能到时候再过继其他皇子的子嗣吧?

与其那样,还不如一开始支持一个有保障的。

在贤妃的追问下,太医忙道:“齐王妃喜脉已经明显,应当不会有错的。”

贤妃暗暗缓了口气,问:“齐王妃有孕多久了?”

“一月有余。”

贤妃眼角眉梢露出欢喜来:“辛苦太医了。”

随着她使了个眼色,立刻有宫婢上前给太医塞了一个厚厚赏封。

“多谢娘娘。”

贤妃微微点头:“还要劳烦太医给齐王妃开些调养的汤药。”

“娘娘放心,微臣这就去开。”

目光追随着太医出去,贤妃喜不自禁。

这个孩子来得太是时候了!

她看向齐王妃,齐王妃双目发直,显然还没回过神来。

“咳咳。”贤妃咳嗽两声,“老四媳妇,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齐王妃睫毛颤了颤,用帕子掩住了口。

站在门口的荣阳长公主心情有些复杂,嘴上笑道:“娘娘今日真是双喜临门,这样的好事合该让皇兄跟着高兴高兴。”

贤妃心中打了个突。

糟了,忘了还有荣阳长公主在这里,老四媳妇有孕的消息就瞒不住了。

一般来说,妇人未满三个月不宜大肆宣扬,可凡事总有例外。

老四正是与晋王争锋的时候,传出老四媳妇有喜的消息,对他无疑大大有利。

荣阳长公主这个建议不错,这样的喜事当然要让皇上知道。

当着荣阳长公主的面儿,贤妃立刻吩咐内侍去给皇上报喜。

荣阳长公主笑笑:“刚刚太医去给齐王妃开药了,却忘了给燕王妃把脉呢。”

别人忘了,她可是记着燕王妃装病的事,燕王妃想借此躲过没有这么容易。

贤妃这才想起姜似来,朝她看过去。

姜似站在美人榻旁,神色淡然。

贤妃突然就想到姜似刚才说过的话,心头升起古怪感。

“老七媳妇,你刚刚说你四嫂会沾沾你的喜气,难不成你早就看出来你四嫂有了身孕?”

姜似露出诧异的神情:“娘娘说笑了,我又不是太医,哪里能看出四嫂有了身孕。再者说,太医还需要把脉才能确诊呢。”

贤妃一听也对,却越发奇怪姜似说过的话。

“我就是随口说说。”姜似不负责任解释着。

荣阳长公主冷笑:“随口说说都能说准了,燕王妃真有本事。”

姜似笑盈盈回道:“姑姑谬赞了,我其实不是有本事,可能是有福气吧。”

荣阳长公主握了握拳,忍住扬手打过去的冲动,问道:“燕王妃现在身体又好了?”

“听闻四嫂有了身孕,一激动确实觉得好多了。”

因齐王妃突然被诊出身孕,贤妃早已顾不得计较姜似的事,打圆场道:“觉得好多了就行,你有着身子,仔细些是应该的,什么时候觉得不舒服不能拖着。”

而后把注意力放在齐王妃身上:“老四媳妇,你月份还浅,更是如此,不要为了任何事委屈自己与孩子。这段时间你就不必进宫请安了。”

齐王妃情绪已经缓和下来,压抑着心中激动道:“这怎么行,给母妃请安是儿媳应尽的本分。”

贤妃闻言立刻睃了姜似一眼。

果然是不能比,老七媳妇一有了身孕连照面都不打了,老四媳妇却如此懂事。

不枉她心疼老四媳妇一些。

“不让长辈担心也是晚辈应尽的本分。老四媳妇,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但眼下天寒地冻,你来请安反而让我不安。这段时间你好好在府中养胎就是最大的孝顺了。”

齐王妃红着脸点点头:“母妃心疼儿媳,真是儿媳的福气……”

姜似不耐烦扬了扬眉梢,出声道:“娘娘,我有些乏了,想回府歇一歇。”

贤妃黑了黑脸,淡淡道:“去吧。”

眼不见心不烦,她尚有许多话要叮嘱老四媳妇,且没空与这不懂规矩的东西计较。

荣阳长公主见没能给姜似难堪,也没了留下的心思,遂向贤妃提出告辞,与姜似前后脚离去。

没有了旁人,贤妃嗔道:“老四媳妇,你好歹是当过娘的人了,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居然不知道?”

最后还是靠老七媳妇的胡言乱语给查了出来,简直荒唐。

齐王妃面色讪讪:“自从生了媛姐儿,儿媳身子一直不大利落,月事并不规律,一时没有往这方面想……”

“罢了,以后仔细些就是。我问你,刚才你与老七媳妇独处,两个人不大愉快?”

齐王妃面色微变,脸上喜色渐渐褪去。

“怎么,还不好说?”

婆媳二人心知肚明齐王是奔着那个位子去的,有劲往一处使,贤妃对齐王妃自然没什么不能问的。

“七弟妹直言瞧我不顺眼,让我以后少往她面前凑。”齐王妃忍着难堪说出来。

贤妃诧异得眼睛都瞪圆了:“她竟然如此说?”

宫里宫外的夫人太太,哪怕心里恨不得捅对方一刀,面上哪一个不是笑脸迎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子?

“她究竟是怎么想的?”贤妃喃喃着,被小儿媳妇弄得心头茫然。

齐王妃轻轻摸着小腹,感受着突如其来的巨大喜悦,语气微凉:“母妃,王爷本来让我与七弟妹好好相处,也好使他们兄弟亲近些,可七弟妹对我如此厌恶,七弟对王爷岂不是更疏远了……”

阅读网址:m.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