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487章 喜气
更新时间:2018-10-05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第487章喜气

这个时候贤妃若是开口,荣阳长公主给个面子下了台阶也就过去了,可贤妃却没有开口的打算。

她不满这个儿媳很久了,碍于名声不好闹起来,如今有荣阳长公主出头,乐得瞧热闹。等会儿二人闹僵了她再开口打圆场,也好要燕王妃明白宫里不比别处,没有长辈护着要吃亏的。

在场之人全被姜似的大胆惊呆了。

燕王妃就不怕荣阳长公主说给太后或者皇上听?

就算荣阳长公主不去说,单凭其长辈身份真要给燕王妃一个下马威,燕王妃除了受着还能怎么样?

就在众人静观事态发展之时,姜似抢在荣阳长公主发作之前眉头一皱,扶住了肚子:“娘娘,我有些不舒服,想找个地方歇一歇。”

荣阳长公主笑了:“刚刚燕王妃与我闲聊还容光焕发,怎么这就不舒服了?”

姜似笑笑:“是呀,现在突然不舒服了。”

荣阳长公主被姜似的厚脸皮气到了,强压怒火对贤妃道:“娘娘,燕王妃怀着身孕,身体不适可轻忽不得,何不请太医来给她瞧瞧?”

呵呵,等太医来了把过脉,燕王妃一点毛病没有,看这贱人的脸往哪搁。

想到此处,荣阳长公主弯了弯唇。

贤妃同样抱着让姜似尝尝苦头的心思,面上略一犹豫便点了头:“请太医来看看也好。”

姜似道:“娘娘,今日是您的生辰,何必请太医来打扰了您的兴致,让宫婢领我去歇一会儿就行了。”

荣阳长公主见状越发觉得姜似心虚,淡淡道:“燕王妃为何推三阻四?你怀着的是龙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身体不适当然要请太医看看。”

贤妃点头:“长公主说得不错,请太医看了,也好让大家放心。”

姜似抿了抿唇,不再坚持。

“老四媳妇,你先陪老七媳妇去里边等着吧。”

齐王妃心中一喜。

母妃到底想着她与王爷,知道她想与燕王妃交好,这是给她找机会呢。

“七弟妹,慢一点。”齐王妃对姜似柔声道。

姜似站起来,冷淡点点头,甩袖往前走去。

殿中少了两位王妃,似乎一下子无趣起来。

荣阳长公主握着茶杯把玩,不冷不热道:“娘娘,不是我说,你这个小儿媳太伶牙俐齿了,也就是你性子好……”

贤妃笑笑。

这么多年来她都维持着贤名,到头来难道要与儿媳妇撕破了脸,整日让人看笑话?

与其这样,她情愿看别人与儿媳妇撕破脸。

厢房里,见姜似理也不理她就自顾歪在美人榻上歇着,齐王妃在心底暗暗骂了一声,面上却一脸关心:“七弟妹,你还好吧?”

姜似看齐王妃一眼,收回目光。

齐王妃脸上一阵难堪。

燕王妃真的太过分了,眼下还有宫婢在,竟然连话都不与她搭。

这个女人到底怎么想的,她有得罪过她吗?

齐王妃强忍的恼怒与不解被姜似尽收眼底,她扬了扬唇角。

对前世直接害了她性命的齐王妃,她是不可能有好脸色的,这辈子都不会有。

至于齐王妃的不解,呵呵,憋死她最好。

姜似这般想着,笑意更凉,落在齐王妃眼里就是十足的不屑。

齐王妃忍无可忍,问姜似:“七弟妹,不知我可有得罪过你?”

姜似想了想,摇头:“没有。”

这一世,还没来得及得罪。

“那七弟妹每次见了我为何如此冷淡?”齐王妃终于把盘旋在心头许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要说燕王妃性子冷,那次去安国公府做客对立场尴尬的季芳华都有说有笑,怎么独独对她如此横挑鼻子竖挑眼呢?

姜似歪在美人榻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淡淡道:“四嫂何必执着这个问题,这世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

话已经问到这里,齐王妃得不到答案哪里甘心,抿唇道:“可这个问题应该有答案。”

看着这张委屈贤良的脸,姜似心底涌上深深的厌烦。

要说齐王妃今生做了多对不起她的事,当然还没有。

可她十分清楚,不是这个女人不会做,而是还没到做的时候。

难道因为还没来得及做,她就要摒弃前嫌,等对方做了后再讨厌么?

她才没有那样的圣人心胸。

姜似看齐王妃一眼,懒洋洋的笑意与郁谨如出一辙:“其实答案很简单,我就是一见到四嫂就犯恶心。我也不想这样,可就是控制不住……”

“七弟妹,你,你太过分了……”齐王妃不料会得到这样荒唐又不留情面的答案,气怒攻心之下眼前阵阵发黑。

视线模糊中,只有姿容绝色的女子那张朱唇分外鲜妍。

齐王妃一张嘴,哇地吐了出来。

陪二人过来的宫婢登时慌了。

其中一人忙冲过来扶住齐王妃,一叠声问:“王妃,您没事吧?”

另一名宫婢匆匆返回大厅。

赶过来的太医刚给贤妃等人请过安,贤妃见宫婢神色慌乱进来,问道:“怎么了?”

宫婢忙道:“王妃突然呕吐眩晕——”

荣阳长公主登时愣住了。

燕王妃说不舒服是真的?

愣过之后又是暗喜:燕王妃的孩子若是出了问题,那才真是解气。

贤妃一听真正紧张起来:“快领太医去给燕王妃看看。”

不管有多不待见这个儿媳妇,怀有身孕的燕王妃一旦在她寿宴上出了岔子,那就是大大的晦气。

宫婢忙澄清道:“是齐王妃。”

众人皆愣了一下。

贤妃干脆随太医一同去了厢房,荣阳长公主亦跟了过去。

齐王妃此刻已经缓了过来,脸色十分难看。

来的路上贤妃已经从宫婢口中知道两个儿媳妇相处不愉快,虽然宫婢不敢多说,却听得出来老七媳妇给老四媳妇气受了。

一进来,闻着屋内的酸臭味,贤妃登时沉下脸,冷冷道:“老七媳妇,你就非要跟谁都针尖对麦芒吗?带累着别人倒霉就满意了?”

面对齐王妃的迎头质问,姜似笑盈盈反问:“娘娘为何说我带累别人倒霉?就不能是别人沾沾我的喜气么?”

贤妃刚要冷笑,就听太医道:“恭喜娘娘,王妃有喜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