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259章 秋雷
更新时间:2018-06-13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第259章秋雷

第259章秋雷

火爆强推:

恰好无事?

姜似挽着姜依的手臂缓缓往前走,目光微闪。

也许是她太敏感,听到“恰好”这类的字眼,总忍不住多想。

“今日好像不是休沐日呢。”姜似随口道。

官员休沐都有固定的日子,今日姜二老爷去上衙了,那么在翰林院任职的朱子玉没道理会休息。

姜依笑容里带了几分掩不住的甜蜜:“四妹不知道,他们翰林院很清闲,正好你大姐夫手头上的事做完了,听说我来白云寺上香,就跟上峰告了个假陪我一道来了。”

“大姐夫对大姐真好。”

“四妹!”姜依不由红了脸。

她这次来上香是为了求子。

姜依嫁到朱家已有四年多,目前只有一个女儿,在这个有儿子才算在婆家站稳脚的年代,说心中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让她觉得幸运的是,婆婆虽然对此颇有微词,夫君却一直维护着她,今日还特意陪着她来上香。

看着姜依眼中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幸福光芒,姜似一时沉默了。

她能感受到长姐切切实实的欢喜心情,而她大概会成为亲手打破这一切的人。

不过姜似眼底的犹豫很快被坚定取代。

倘若这一切是假象,那么打破了又何妨?总比长姐背负着那样的屈辱走向绝路要好得多。

一阵风吹过,送来轻微的凉意与青草香。

姜似抬眸看向天空。

天边疏淡的云不知何时堆积起来,层层叠叠好似云山,在蔚蓝的天空缓缓变换着形状。

这个时节的乌阳已经没有夏日炽热,缕缕阳光透亮清爽,给万物带来丝丝暖意。

姜似却知道要下雨了,应该是一场急雨。

她并没有急着催姜依往回走,闲聊中把话头往姜依身边的人身上扯:“我看今日来上香跟在大姐身边的一个丫鬟有些面生,怎么没见阿珍?”

姜依有两个陪嫁大丫鬟,一个叫阿珍,一个叫阿珠,平日里出门都是带着她们两个,而今天姜似只看到了阿珠,阿珍却被一个陌生的丫鬟替代了。

听姜似提到阿珍,姜依脸色有些不自然:“阿珍病了,就没带她出门。”

姜似停住脚,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姜依。

姜依越发不自在:“四妹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姜似轻轻皱眉:“总觉得大姐有事瞒着我。”

姜依伸手点了点姜似白皙的额头,嗔道:“你呀,小小年纪胡思乱想什么?一个丫鬟没跟我来都要问东问西。”

姜依越这么说姜似越料到其中有事,当下眼帘轻垂换上一副落寞神色:“大姐总说我年纪小,其实过了这个年我就十六岁了。我记得大姐十六岁的时候已经嫁到朱府去了。”

“四妹——”姜依一时语滞。

姜似继续卖惨:“我十五岁连亲都退了,说起来比大姐十五岁时的经历还丰富呢。大姐总把我当小孩子看,别人要是知道了只会觉得好笑。”

姜依蓦地一怔,随后就是满满的心疼。

她是姐姐,在她眼中自幼没有享受过母亲爱护的弟弟与妹妹永远是孩子,可是现实却不会纵着一个人永远长不大。

或许一些事情她可以与四妹说说,以免四妹什么都不懂,将来会吃亏的。

想通了这些,姜依就不再隐瞒阿珍的事,轻叹一声道:“阿珍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你姐夫发了脾气,就把她打发到针线房去了。”

“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大姐是指——”

姜依脸一红,忍着尴尬道:“夜里你姐夫在书房读书,她跑去送甜汤……”

“她竟然打大姐夫的主意?”姜似面上浮起愤怒,心中却一片平静。

大概是经历了姜倩夫妇那些恶心事,一个想爬床的丫鬟已经激不起她太多情绪。

“那大姐夫当时——”

姜似羞涩笑笑:“你大姐夫当时就恼了,把阿珍带到我面前任我处置。阿珍起了这个心思,我是断断不能留她在身边了,不过她好歹是自小跟着我一起长大的,总不能就这么赶出去,所以就打发她去针线房做事了,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吧。”

“那今日跟着大姐来的丫鬟叫什么?是她顶了阿珍的位置吗?”

“今日随我来的那个丫鬟叫阿雅,目前还没有给她提等。”

姜似露出好奇的神色:“阿雅是朱府的丫鬟吧,居然能入了大姐的眼,莫非有什么过人之处?或者大姐对她有过提携之恩之类的,觉得她可靠?”

姜依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四妹说什么呀?一个小丫鬟,觉得她平日还算稳当就随口指了她跟着我出门,哪有你想得那么多?”

姜似讪讪一笑:“我就随口问问嘛,难得与大姐见面,就算聊一聊母猪能不能上树都觉得高兴。”

本来见长姐身边出现一个生面孔还以为是突破口,如今看来倒是想多了。

姜似这话令姜依内疚不已,当即便道:“四妹若是想我了,随时去朱府找我就是。”

“行啊,正好我也想嫣嫣了,回头就去看她。”

姜依温柔一笑:“嫣嫣今日还闹着要跟我来呢,山寺比外边寒凉,我怕她受不住就没答应,小家伙还发了好一阵脾气。”

“大姐。”

“嗯?”

姜似决定开门见山问一句:“你可有救过什么人?”

姜依被问得一头雾水:“四妹你这是怎么了,竟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大姐就说有没有嘛。”

姜依对唯一的妹妹确实真心疼爱,哪怕觉得姜似的问题天马行空,还是回道:“大姐整日呆在家里,难不成还能像戏折子演的那样行侠仗义?四妹,你怎么想到问这个的?”

姜似拿出早准备好的说辞:“我不久前做了个怪梦,梦到大姐冬日里救了一条冻僵的蛇,结果那条蛇暖和过来后狠狠咬了大姐一口,还是有毒的……”

姜似说着变了颜色,用力一握姜依的手:“大姐,这个梦实在让我有些害怕。”

姜依笑着揽住姜似,安慰道:“果然还是个小丫头,一个梦就让你胡思乱想。”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震动长空。

秋日里竟然打雷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