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254章 醉翁之意
更新时间:2018-06-10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正文第254章醉翁之意

正文第254章醉翁之意

秋高气爽的八月对东平伯府大多数人来说是个愁云惨淡的月份,姜二老爷夫妇更是其中之最。

儿子十拿九稳的举人飞了已经够苦闷,想为儿子造点势提升名气,没想到新科解元毫不客气啪啪打脸,把脸都抽肿了。

肖氏头一次对姜二老爷有了微词:“早知道不把沧儿的答题传出去,也不至于把沧儿推到风口浪尖上……”

“你懂什么,这是意外!”姜二老爷本来就窝火,听肖氏这么一说,越发恼怒。

他不认为顺势替儿子扬名有什么不对,只能说运气太差,极差。

谁能想到鹿鸣宴上有人吃饱了撑的拿沧儿来踩新科解元呢?谁又能想到新科解元居然连一句酸话都不能忍,当场就写下自己的对答甩在了挑衅之人的脸上,更是狠狠抽在了东平伯府脸上。

姜二老爷想着这些,脸黑如锅底,偏偏前不久景明帝对甄世成若有若无的袒护让他只能默默咽下这份憋屈。

论官职,他没人家高;论圣眷,他没人家浓。不忍气吞声难道撸袖子算账吗?

再者说,这个事情还真没法找人算账,越牵扯越让人看笑话,现在他就盼着事情赶紧冷下去。

肖氏一脸愁云惨雾:“老爷,沧儿要是知道了外边的事可怎么办?”

姜沧如今身体虽恢复了,精神上却大受打击,这些日子可谓落落寡欢,鲜少踏出院门一步,是以对外头传出他有解元之才的风声并不知情,当然对后面被新科解元打脸的事同样不知。

肖氏完全不敢想象儿子知道这些后会怎么样。

她心中忍不住又一次埋怨姜二老爷多事,但瞧着对方难看的脸色却没敢再提。

“过段日子再对沧儿说。”姜二老爷想想长子,叹了口气。

明明出类拔萃注定会在这届乡试一举成名,偏偏因为运气不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想到秋闱之前许多亲戚朋友乃至同僚提前向他道喜,姜二老爷就有一种把脸埋起来的冲动。

肖氏的脸肿得比姜二老爷还高。她前几日还暗讽姜湛烂泥扶不上墙呢,结果转头姜湛成了金吾卫,她寄予厚望的长子却退考了。

“老爷,要不我哪日去白云寺上个香吧,总觉得这些日子诸多不顺。”

白云寺是京城有名的大寺之一,就在城外,香火鼎盛。

姜二老爷是读书人,对神佛不怎么信,但很多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肖氏想去上香拜佛当然不会拦着,遂道:“去吧,多添点香油钱。”

夫妻二人满心烦闷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就有丫鬟来报:“老爷、太太,大老爷让人传话,说接到了甄家的拜帖。”

“甄家?”肖氏一愣,不由看向姜二老爷。

姜二老爷很快反应过来,问丫鬟:“是顺天府尹甄家?”

丫鬟回道:“大老爷没提,就说甄大人要带着公子过来,问您到时候有没有时间过去。”

“知道了。”姜二老爷挥挥手让丫鬟下去。

“老爷,甄世成带着儿子来咱们家是什么意思?”

姜二老爷想起上次在甄世成那里受到的冷落,这一次上门却专门知会了他,很快回过味来:“或许是为了鹿鸣宴的事。”

肖氏脸色猛然一变,怒道:“难不成还不依不饶找到咱们家来了?”

姜二老爷瞪肖氏一眼:“什么不依不饶?你以为堂堂正三品大员如你们妇人一般有这个闲工夫?”

“但老爷与他没什么来往,这个时候他带着儿子上门干什么?”

姜二老爷心中一动。

这或许是拉近与甄世成关系的好机会,至于儿子被对方儿子打了脸,说到底只是小一辈的事罢了,如何比得上官场人脉重要?

“给我准备一身见客的衣裳。”姜二老爷开始期待甄世成父子的到来。

甄世成送了拜帖后没多久就接到回帖,很快带着甄珩登了东平伯府的大门。

再一次走在东平伯府的青石路上,甄珩心中有些激动。

不知道能不能顺利见到她呢?

然而这种场合下他即便是才高八斗的解元郎,也只能把见心上人的希望寄托在父亲大人身上。

偏偏甄世成好似浑然不觉甄珩的忐忑,连个眼风都没给他。

少年一颗心就更焦灼了。

失策了,先前只顾着激动,却忘了问问父亲如何才能见到人家姑娘。

听着甄世成与姜安诚兄弟寒暄,甄珩还有些心思恍惚,直到话题转移到他身上来。

“姜老弟,姜少卿,这是犬子。今日我带他来是赔不是的,小畜生年少轻狂,一喝点酒就胡言乱语,给贵府带来不少麻烦……”

姜二老爷抢过话头:“甄大人这话就让我惭愧了,犬子与令公子本来就比不得,谁知外头竟胡乱传话。”

甄世成飞快瞥了甄珩一眼。

甄珩忙上前一步,对姜二老爷深深一揖:“小子不懂事,请您勿怪。”

姜二老爷忙把甄珩扶起:“解元郎真是一表人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世人重传承,在姜二老爷想来,夸儿子比老子有出息绝对错不了。

甄世成听了却默默翻了个白眼。

他这种办案严谨的人最不喜欢夸大其词了。

什么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当年读书的时候到了晚上连油灯都舍不得点,孤身一人闯荡官场有了如今地位,儿子一开始的条件可比他好太多了,考不好才该拖出去打死。

姜二老爷不知道马屁拍到了马腿上,毫不吝啬夸赞着甄珩。

甄珩十分谦逊:“您过奖了,小子还有许多不足。今日小子随家父前来是想给姜大公子陪个不是,不知方不方便?”

“呃,犬子考试那日病了,现在还在静养。解元郎本来也没有对不住犬子,这点小事就别放在心上了。”姜二老爷婉拒。

放在平时长子能与甄珩这样的同龄人交往,姜二老爷自然求之不得,可是现在却只能拒绝。

没办法,长子已经饱受打击,要是见到新科解元被刺激得一蹶不振,那才是得不偿失。

甄珩又对姜二老爷一揖:“那就劳烦您替小子转达歉意了。”

一旁姜安诚不动声色打量着甄珩,心道:这就是甄老哥当初准备说给他闺女的儿子啊,貌似挺不错的样子。

热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