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244章 护女
更新时间:2018-06-05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第244章护女

小说:作者:冬天的柳叶

百度求有求必应!/read/131572.html全文阅读!求,有求必应!

冯老夫人的骤然发难并没出乎姜似意料。

她早已看得很清楚,对祖母来说家族利益是第一位的,其他都无关紧要。

“祖母这话让孙女有些不明白,不知道孙女如何丢人了?”

姜似的平淡语气令冯老夫人越发火冒三丈,扬手把一个茶杯砸到她面前。

姜安诚把姜似往身后一拉,看着飞溅的茶水与碎瓷眉头拧紧,语气隐含不悦:“母亲,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您这样岂不是吓到了小辈。”

“吓到?”冯老夫人不由冷笑,“四丫头一个姑娘家都敢往衙门跑,还能被我吓到?”

“母亲,似儿是去接湛儿回府,哪里是往衙门跑了。”

冯老夫人恨不得拿起拐杖狠狠敲长子的头:“你还护着她!府里这么多人,谁去接湛儿不行,怎么就非用她?她要是不去,何至于与那几个纨绔子扯上关系?现在好了,人人都知道荣阳长公主的公子因为拦她的马车受了伤,还不知背后让人如何议论伯府……”

望着冯老夫人开开合合的嘴,姜似轻轻攥了攥拳,不带烟火气问道:“祖母不问问我二哥怎么样了么?我与二哥才从医馆回来。”

对方是祖母,她不可能明面上顶撞,那么就讲道理好了。

冯老夫人被问得一窒。

在她印象里二孙子身体结实,精力无处发泄才整日惹祸,所以姜湛哪怕进了医馆,她却打心里觉得不要紧,没想到竟被这死丫头抓住了话柄。

冯老夫人颇有些恼羞成怒,看姜似越发不顺眼起来:“你二哥如何我心里有数,还轮不到你来提醒!”

姜似笑笑:“祖母您误会了,孙女不是提醒,只是好奇。”

好奇一个人的心冷硬到什么程度,听闻孙子孙女被人围攻后送去了医馆,回来后不问一声情况而是劈头盖脸一顿指责。

冯老夫人眼神微闪,不知道姜似说这话的意思,偏偏姜似不吭声了,而她又拉不下脸问,于是只能憋个半死。

“四丫头,你不必说这些云里雾里的话。你如今也不小了,规矩上却不成样子,以后就不要随便出门了,好好收收你的性子!”

“母亲,似儿明明很懂事,哪里没规矩了?您说府上这么多人,谁去接湛儿都行,可是想到去接湛儿的不只有似儿吗?儿子不明白似儿坐着马车去接兄长回家怎么就没规矩了?要说因为遇到荣阳长公主之子那些人,难不成害人的没有错,受害的反倒错了?就因为她是个姑娘家?”

“不错,就因为她是个姑娘家!”冯老夫人干脆把话挑明了,“老大,你也不要和我说什么如今世道不同了,对女子不似以前那般严苛。我告诉你,到什么时候与乱七八糟的人牵扯上吃亏的都是女子,给家族丢脸的也是女子!”

姜安诚一听也怒了,忍不住把心底话说了出来:“我看不见得。那些疼女儿的人家遇到这种事定会打上门去算账的,没道理委屈自家孩子让别人家混账东西逍遥自在。母亲如此怪罪似儿,说到底是见对方门第高,怕得罪人罢了。”

“老大,你——”冯老夫人没想到被儿子如此顶撞,气得嘴唇发白。

一旁姜二老爷终于忍不住出声:“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母亲说话?母亲是为了似儿名声着想才让她安分呆在家中省得惹上麻烦。你就是再不想承认,一个女孩子沾上麻烦也不是什么好事吧?名声上终归要比男人吃亏的。”

“名声名声,为了一个名声就委屈自己闺女的事我可做不出来。母亲与二弟也不必替似儿操心,女孩子有个好名声不就是为了嫁人嘛,似儿可以不嫁,我养着。”

姜安诚这番话可谓石破天惊,震惊了在场之人。

“那三家府上的小崽子无端找湛儿麻烦,还吓到了似儿,这笔账我还要去算呢!”姜安诚并不知道姜湛落水内幕,但姜似兄妹被一群人围攻,足以激起他的怒火。

对了,后来替湛儿他们解围的好像还是那个小余呢。

这么一想,姜安诚对郁谨印象越发好了。

姜二老爷一听姜安诚还准备去找那三家算账,眼前一黑。

大哥这是不坑死他不罢休啊!

得罪了这三家,再加上一个礼部尚书,等等,应该还要加上太子,大哥一个清闲伯爷当然无所谓,他在官场上还怎么混?

知道姜安诚是个一根筋,姜二老爷还不敢硬拦着说不让去算账,不然激起逆反心理就不好了,只得还从姜似身上下手:“大哥,你说这话可有为侄女们考虑?似儿可以不嫁人,那俏儿、俪儿、佩儿她们三个呢?”

事关女儿,姜安诚可没那么好忽悠,当即冷笑:“二弟,你可别把这么大的锅扣在似儿身上。人家南亭伯的大闺女偷人被休回娘家都没挡着下面几个妹妹出阁,似儿不过是差点让几只苍蝇恶心着,怎么就能影响俏儿她们几个嫁人了?”

这种锅还想让他闺女背,门都没有!

姜似垂眸听着,唇角微弯。

冯老夫人终于爆发:“老大,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是你母亲!”

看着气急败坏的老娘,姜安诚动了动唇,没再吭声。

毕竟是亲娘,气坏了他当然于心不忍。

见姜安诚不吭声了,冯老夫人斩钉截铁道:“我是似儿的祖母,怎么教养孙女我说了算。老大,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要掺和这些了,让人笑话!”

姜安诚被噎得脸通红。

这一刻,他格外痛心爱妻的早逝。

姜似倒是一脸平静。

与祖母硬碰硬的事当然不能做,祖母要她不出门,她暂时歇歇好了,反正等她想出门时自有办法。

有幻萤在手,姜似不愁找不到机会让冯老夫人改口。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婆子急匆匆挑开帘子进来,气喘吁吁道:“老夫人,宫,宫里来人了!”

一番话顿时让众人愣住。

冯老夫人忍不住再问一遍:“说清楚,哪里来人?”

“来了位公公,说是请二公子与四姑娘出去迎接口谕。”

百度求有求必应!i.qiuxiaoshuo/read/131572.html,欢迎收藏!求,有求必应!

Copyright©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