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242章 景明帝眼中的倒霉姑娘
更新时间:2018-06-04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欢迎书友访问

正文第242章景明帝眼中的倒霉姑娘

正文第242章景明帝眼中的倒霉姑娘

一个“又”字出口,景明帝自己先尴尬了一下。

这么说似乎暴露了什么。

礼部侍郎与太平伯一听景明帝开口喊“老七”,一下子就愣了。

说起来七皇子由一个才从南疆回来的小透明一跃成为燕王,无疑令朝廷上下侧目,不少人都在暗暗揣测景明帝对燕王的态度。遗憾的是燕王鲜少露面,又还没有行过册封大典,见过的少之又少。

眼前这个小衙役居然是燕王?

礼部侍郎与太平伯齐齐看向甄世成,目露凶光。

甄世成这老东西,这不是成心坑他们嘛!

“父皇,儿臣不是打架,而是救人。”郁谨从容不迫道。

当他在别人眼里只是一个小衙役的身份时,他说过些什么无人在意,而现在以燕王的身份站在皇上面前说话,礼部侍郎与太平伯立刻紧张起来。

郁谨语速平缓淡然,不紧不慢道来:“儿臣本是从那里路过,结果看到崔将军之子、礼部侍郎之子、太平伯之子三人召唤着仆从攻击东平伯府的马车,把马车中的姑娘吓得花容失色。朗朗乾坤,天子脚下,就在顺天府衙门外不远处居然有人明目张胆拦劫良家女子。父皇,见到这般情景儿臣难道要无动于衷么?”

景明帝微不可察点头。

若真是这样,那当然不能无动于衷。

礼部侍郎与太平伯一见景明帝的神色,心知要糟。

这个时候他们反而不能退了,若是知道燕王身份后认怂,反而会让皇上觉得他们先前是仗势欺人。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御史是敢与皇上吹胡子瞪眼的,一些大臣自认有理时也敢与皇上理论一二。

礼部侍郎立刻给太平伯使了个眼色。

太平伯算是半个天家人,他的妻子是景明帝的堂妹,今天这事可以算是家事,所以由他开口比礼部侍郎方便。

“皇上,犬子当时并没有拦劫良家女子,而是见荣阳长公主的公子崔逸被惊马攻击,召唤仆从急着去救人,谁知就被燕王给打了。还请皇上替犬子做主啊。”

“惊马?”景明帝抓住了关键。

甄世成立刻道:“回禀皇上,那匹马臣也带来了,就栓在宫外柳树上,您要是想见一见——”

“不必了。”景明帝嘴角直抽,“那匹马不是惊了吗?甄爱卿把它带来没伤着人?”

甄世成下意识去摸胡子:“回禀皇上,那是一匹老马,不知先前如何发疯,反正臣看到时那匹老马无比温顺,甚至见了这么多人吓得两眼泪汪汪的。”

景明帝想象了一下老马两眼泪汪汪的情景,绷紧嘴角才没有笑出来。

郁谨适时插口道:“父皇,一匹老马居然会受惊伤人,足以说明当时崔逸等人如何咄咄逼人。那种情形下儿臣出手救人难道不该么?”

“皇上,即便燕王对当时的情况有些误会,也不该把犬子等人伤成这个样子。”礼部侍郎一指鼻青脸肿的儿子,沉痛道,“咱们大周素来是礼仪之邦,什么事情若靠武力解决岂不惹人笑话?总该先问清楚再处理才是啊。”

太平伯跟着道:“是啊,犬子等人伤势还是轻的,崔将军之子断了一条腿,年纪轻轻以后万一落下残疾,等荣阳长公主回来——”

景明帝一听就不高兴了。

他们的儿子是儿子,他的儿子就是大风刮来的吗?

先是太后把事情闹到了他面前来,然后礼部侍郎与太平伯轮番指责他儿子,现在居然还拿荣阳威胁他!

呃,就因为打架他儿子没输,就全成他儿子的错了?说到底,还不是他们的儿子没本事!

这么一想,景明帝突然又得意起来。

当皇上的就是这点能耐,无论心中如何想,面上不露半点喜怒哀乐。

礼部侍郎与太平伯可不知道景明帝心中想法,一唱一和势必要让燕王得个教训。

郁谨听这二人说得热闹,反而不吭声了,垂眸敛眉默默立在一边。

景明帝瞥了郁谨一眼,心中对礼部侍郎与东平伯越发不满。

这是看着他儿子老实没人撑腰是吧?

打量着他是皇上,就要公正无私替臣子做主了?那谁管他儿子?

景明帝越想越不满,在一片聒噪中终于忍无可忍咳嗽了一声。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在其位谋其政,这个事既然是甄爱卿接手的,那么还是交给甄爱卿处理吧。朕相信甄爱卿会秉公处理的。”

礼部侍郎与太平伯一听不干了。

甄世成什么态度太明显了,交给他处理,儿子岂不是白挨打了?

“皇上——”

景明帝不耐烦看了太平伯一眼,淡淡道:“就这么办了。孩子们一点小事,难不成还要交给三法司不成?伯爷不嫌丢人,朕还嫌丢人呢。”

景明帝此话一出,太平伯与礼部侍郎心头一震。

皇上认为燕王给他丢人,从某方面说正是因为皇上在乎这个儿子啊!

二人这么想着,冷汗就流了下来。

大意了,他们一直认为皇上对燕王这个儿子可有可无,没想到父子毕竟是父子——二人意识到这一点,立刻安静如鸡。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

见郁谨没动,景明帝没好气问:“还不走?”

郁谨对景明帝行了一礼:“父皇,儿臣认为应该对今日真正的受害者加以抚慰,才能显示您的圣明,不然天子脚下以后贵女们都不敢上街了。”

景明帝这才想起这一茬来,问道:“那个贵女是东平伯府的?”

“回禀父皇,今日受惊的是东平伯府四姑娘。昨夜她兄长落水,今日又被传到顺天府问话,姜四姑娘不放心兄长这才乘车前去衙门接人,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

景明帝一听是东平伯府四姑娘,眸光一闪。

咦,他对这倒霉姑娘有印象啊,不就是因为安国公府三公子要死要活看上个民女,好端端的亲事飞了的那个姑娘嘛。

原先他就想赏赐这姑娘一些东西当做补偿,只是考虑着没有合适的时机就把这事抛到一旁了,眼下老七提起来,正是一个合适的机会。

嗯,就赏赐那倒霉姑娘一柄玉如意吧,以后说不定就转运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