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第三百三三章 先介绍一下
更新时间:2018-05-14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盛华 | 闲听落花 | 闲听落花 | 盛华 
正文如下:
第三百三三章先介绍一下

第三百三三章先介绍一下

类别:

作者:闲听落花

书名:

第二天,姚老夫人发现那老货居然趁她去听经,带着那小妖精满园子乱逛,怒火上冲,这经就不能听了,她不能便宜了那个小妖精。

永宁伯府,就是严夫人带着李冬,李夏和李文楠三个,去大相国寺听经。

刚进大相国寺,李冬就被阮夫人请去说话,严夫人看着李夏和李文楠听经。她带她俩来,就是想压着她俩好好听几天经,磨一磨性子。

李夏坐在很稳,听经听的很专注,这些经文,她都极其熟悉,从前她不知道抄过多少遍,这会儿听着这些熟悉之极的经文,在木鱼钟罄声中,悠扬流淌,她仿佛又回到那间小佛堂,她抄着经,抄着各种古旧的文书,听太后慢声细气的说着话儿……

李夏坐得住,李文楠也就坐得住了。

严夫人看了一整天,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这俩孩子淘气是有点儿淘,可论这懂事,那也是难得之极的懂事儿,聪明孩子,哪有不淘的。

阮夫人虽说只是三品的夫人,跟大相国寺里一堆的超品夫人老夫人比差了不少,可她时常随侍在太后身边,就有了独占一小间静室的方便,在金太后和大长公主几个回去静室坐着说话之后,听了一会儿经,就和李冬悄悄退出来,往她那间静室里说话。

“这转眼又年底了,你的亲事,议的怎么样了?”说了一会儿闲话,阮夫人低声问道。

“议是议了几家,都不合适。”一听阮夫人说到这个,李冬神情微微有些黯淡,过了年她就二十了,她阿娘急的一想起来就睡不着觉。

“怎么不合适?”阮夫人挪了挪,离李冬近些,低低问道。

“我们家,你也知道,有些个不上不下,先头大伯娘的意思,低头比抬头好,阿娘和五哥都是这个意思,我也觉得好,后头,你都知道的,这再议,就觉得还是抬点儿头好,可是,”

李冬垂着头,“那天请大伯娘,阿娘,还有我说是赏花儿,有个婆子……”李冬顿了片刻,才接着道:“后头大伯娘跟我说了,我才明白,那婆子不大恭敬,我想着她当差不容易,也不是大事,犯不着事事计较发作,大伯娘说,那一家说我掌不了家。”

阮夫人眉头微蹙,叹了口气,这倒不算挑毛病,冬姐儿这脾气,是太好了些。

“大伯娘跟我解释了半天,又说,她事先没提点我,当时也没给我拿眼色,是觉得她能教得了我这一趟,可后头怎么办?五哥说大伯娘这是不避嫌疑的替我着想。”

“你五哥这话明白,你大伯娘确实是实实在在的替你着想。”阮夫人忙接了句,心里颇有几分感慨,宗妇做到严夫人这样,真叫无可挑剔。

“后头一家,先头好好儿的,后来五哥说性子太急躁,急躁上来,有些不辨是非,常常先发了脾气,再说其它,五哥说我嘴笨,不合适。”

“这个也是,我们家九叔,就是这样的性子,先头的九婶,就是生生气死的。”

“再后头两家,有一家说是……”李冬顿了顿,“五哥说那家当家人太急功近利,说怕有……再一家,相亲的时候,嫌我没沉闷。”

李冬轻轻叹了口气。

阮夫人跟着叹了口气,“说起来,你这亲事,比我当初难多了,快赶得上十七叔了,你听说过十七叔议亲的事儿吗?”

李冬摇头,这事她哪能听说过?

“十七叔今年二十四了,过了年二十五,不算小了吧,十七叔从十六岁,好象是十五岁,就开始议亲了。”

阮夫人说话,颇有几分李夏的样子,语调活泼,眉眼生动,只是不象李夏那样学人说话学的惟妙惟肖,李冬听的专注。

“我太婆说,十七叔可怜,嘿。”阮夫人无奈的嘿笑了一声,“满天下,大概也就我太婆能看出十七叔可怜了。太婆说,他们年纪都大了,十七叔早早就要没了父母,得给他找个能说得来的知心人,往后她和翁翁百年后,十七叔不至于太可怜。”

“这话也是,父母心。”李冬低低叹了口气,这话,这一阵子阿娘也常说,一遍一遍的说再怎么着也不能急,要是急了没挑好嫁好,她和阿爹活着还好,要是一伸腿没了,自己得多可怜……

“你是第二个。”阮夫人一边笑一边斜着李冬,“十七叔议亲这件事上,翁翁都听太婆的,太婆既然这么想了,这亲事,头一条,就是得十七叔自己看得中。这一条可难了,我们家在南边,十七叔这样的,不说满城挑媳妇,也差不多,挑了两三年,相了不知道多少家,十七叔硬是一个没看中。”

李冬眼睛都瞪大了,“全是他没看中?一个都没看中?”

“对啊,我那时候还小,到后来,十七叔一出去相亲,我就和姐妹们猜,今天十七叔会说哪儿不好。他看不中的原由多的数不清,有一个,他嫌人家太高,说象根竹竿,还有一个,嫌人家太白,说刺眼,我记得有一家姑娘,我们认识的,我们都觉得这一回十七叔肯定挑不出毛病了,结果十七叔说,太好看了象个画了皮的假人儿。”

李冬噗一声笑起来,“十七叔也太……过了。”

“可不是过了,过份的厉害,到后来,人家都不肯跟十七叔相亲了,再后来,十七叔这名头就起来了,这亲,就更难了,太婆有一阵子愁的不行,可十七叔自己一点儿也不急,说要是没缘分,那就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也照样热热闹闹。”

李冬想着阮十七,倒也是,他一个人骑在马上,看着也让人觉得十分的热闹欢喜。

“后来翁翁劝太婆,人生定数,各有缘法,太婆这个人,我跟你说过的,太婆就说,算了算了,老十七成亲这坎过了,后头的坎,还不知道怎么不得了,就留着这个坎看着吧。”

李冬失笑,阮姐姐一家人都极有意思。

“我跟将军定亲后,有一回,十七叔看上了一家的姑娘,结果上门一提亲,人家姑娘一听是十七叔,当场吓哭了,你没看到十七叔听到这信儿那幅样子,象见了鬼一样,一头冲进屋里,对着镜子直勾勾看了大半天,说竟然有人看不上他。”

李冬觉得她应该叹气表示同情,可这气没叹出来,却笑个不停,“十七叔这是……自己……”

“自作自受么。”阮夫人不客气道。

李冬抿着嘴儿笑。

“其实十七叔这个人极好,他就是……怎么说呢,照将军的话说,十七叔是太不掩饰了,比如说,都说好男不和女斗,或是说,她那样的人,你别理她,别跟她一般见识,你让一让不就行了,到十七叔这里就不行。”

阮夫人努力说着她十七叔的好,可又不敢说的太过。

“我有个婶子,嫁过来四五年就守了寡,守着一儿一女,这个婶子很不讨人喜欢,便宜占尽,嘴上手里从来不饶人,你跟她多说一句,她就哭她命苦,孤儿寡妇的连自家人都欺负,一大家子,都让着她。”

李冬听的皱着眉,大伯娘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真是这样。

“这个婶子,就跟十七叔,从来不敢不讲理,更不敢占十七叔的便宜,因为十七叔打过她,不只一回。”

“啊?”李冬惊的嘴巴都张大了,随即立刻问了句:“肯定是十七叔小时候打的,长大了……”

“哪是小时候,那时候十七叔都十五,还是十六岁来,翁翁让他协理族务,我们家人丁兴旺,人多嘴就杂,就有人找十七叔告了一堆这位婶子的事,十七叔就带着几个婆子,把这个婶子拖出来,当众往脸上打了一顿巴掌,还指在婶子脸上,说那婶子恃弱凌强什么的。”

阮夫人端起杯子,抿了几口茶,看着蹙着眉头的李冬,叹了口气,“这话,咱们两个能说,我是觉得,十七叔打的好,恃弱凌强这话,也没说错。”

李冬赶紧点头,“我也这么想,从前我家里,那位钟嬷嬷,就是这样,有一回岚哥儿生病,吃饭前,阿娘先盛了碗汤给岚哥儿,钟嬷嬷就坐在门槛上大哭,说阿娘欺负她是个奴儿,这是拿一碗汤砸她的脸。”

“我就说,你是个明理的,可这事儿,后来传出去,就说十七叔连寡妇都欺负,不过,好在十七叔不在乎,太婆也不在乎。十七叔胡闹是挺胡闹的,不过要说混帐,我真没觉得他混帐,不是因为他是我十七叔,十七叔跟将军十分要好,将军说十七叔胡闹,可从来没说过他混帐。”

阮夫人一边说,一边看着李冬。

“我觉得你十七叔挺好,也没觉得他胡闹,那天从婆台寺回来,路上遇到你十七叔,说话什么的,特别好。”

“你真觉得十七叔特别好?十七叔也这么夸你,还说……”阮夫人笑起来,“他都不敢相信你姓李。”

李冬呃了一声,这话什么意思?

“十七叔被阿夏和楠姐儿吓着了,说那是两只小雌老虎。”阮夫人靠近李冬,一边笑一边低低道。

李冬呆了片刻,唉唉唉的笑起来,“这话……楠姐儿自己说她和阿夏一对大老虎。”

阮夫人哈哈笑起来,李冬也笑个不停。她这两个妹妹,确实,难惹的很哪。

两人正笑个不停,一个小内侍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阮夫人在吗?太后娘娘吩咐小的过来看看夫人在不在,若是在,请夫人过去一趟。”

阮夫人急忙站起来,一边答应,一边示意丫头举了镜子过来,对着看了看,低低和李冬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

李冬忙点头示意知道了,阮夫人出门跟小内侍走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