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第三百三十章 多想
更新时间:2018-05-13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盛华 | 闲听落花 | 闲听落花 | 盛华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三百三十章多想

正文第三百三十章多想

隔了一天,枫叶送了个花梨木圆筒到永宁伯府,转了江延世的话,他家爷说,得了幅画儿,送给九娘子赏玩。

严夫人对着那密密封了一圈的大红封漆,数了一遍一个接一个盖满封漆,清晰无比的宜静宜缓四字小印,看了一刻多钟,吩咐蔓青拿着,送去了明萃院。

李夏转圈看着封漆上的印记,宜静宜缓,这是他祖父的告诫,还是他对自己的告诫?不管是哪一种,这枚小印,都应该是他自用把玩的。

李夏拿过裁刀,一点点挑开封漆,从花梨木筒中,倒出一个卷轴,卷轴上,缚着莹润无比的田黄小印。

李夏解下小印,印底刻着宜嗔宜喜四个字,刻痕清晰,凸起上印泥新鲜湿润,李夏伸手指点了下印底,鲜红的印泥从印章上,店到了手指。

李夏转着小印,看了片刻,放下,拉开卷轴。

卷轴不大,是一幅画,疏风朗月,远山清淡,正中一个少女闲闲安坐,侧着头,带着隐隐的笑意,神情专注,酡颜长裙轻柔明媚,耳边那串珊瑚耳坠,那一点红,艳丽而飞扬。

李夏呆看了半晌,找个地方挂起,退后几步,怔怔的看出了神。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能好看到这样。

呆看了半晌,李夏拿下卷轴,铺到桌子上,画上一角,印着一方宜嗔宜喜的章,画下角,宜静宜缓的印章旁,写着乙卯中秋四个字,字迹飞扬。

这是江延世的画。

他的画,他的章,他的字。

好半天,李夏慢慢叹了口气,慢慢卷起卷轴,缚上那枚小印,装回花梨木筒,吩咐端砚将木筒锁进厢房那只大箱子里。

九月初五寅正时分,秋闱放榜,李文山亲自挤到最前,高举灯笼先看五经魁,一眼看到最上面写的最大的李文岚三个字,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急忙放低灯笼再往下看,看到几乎最后李文栎三个字,高兴的忍不住哈哈笑起来,赶紧往外挤。

李文山还没回到永宁伯府,严夫人等人就已经得了报喜,岚哥儿得了头名,她隐隐约约是有几分预感的,倒还好,老二这回能考中,她是真没敢多想,得了信儿,再三问实确定了,只觉得心里一阵**酸涩。

她三个儿子中,老大最会读书,却早早断绝了仕途,老三松哥儿最不会读书,现在老二能考中举人,以后就算走了恩荫的路子,有个举人的底子,一个从三品总能熬到的……

小长房,也算有个勉强能支撑一二的了。

严夫人心情复杂的忙个不停,先吩咐李文栎给他爹写信报喜,再让李文松往姚家霍家严家黄家唐家诸亲戚家跑一圈报喜,一边让人散赏钱,一边严厉约束家下人等,不可轻狂,不可得意的过了……

李家二老爷李学珏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差点被郭二太太挠出个三花脸。

她家林哥儿,照她的意思,今年无论如何也要下场考试的,是李二老爷凡事都和她逆着,不让林哥儿去考,看看,那俩都考上了,她家林哥儿要是下场去考了,那也是必定高中的啊!

李二老爷觉得媳妇儿这句话说的很对,他的儿子,跟他一样,就是时运不佳,没想到今年科考时运绝利李家,确实是他误了儿子。

李二老爷心里愧疚,闷声不响任郭二太太一通臭骂,出到二门,遇到个不长眼上前恭喜的门房,一个漏风巴掌,把门房打的嘴角出血。

郑志远郑尚书看着挂好秋闱桂榜,交了差使,回到府里,让人去请袁先生。

袁先生一进门就笑着拱手恭喜,“主考不易,东翁这一趟差使,十分难得。桂榜我看了,尚书慧眼识珠,这一榜,公道得很。”

郑尚书笑着让袁先生,“这一场主考,士子们考脱了一层皮,我是脱了两层,先生坐,我就不起来了,实在是累的不行了。”

袁先生哈哈笑着坐了,“东翁好好歇一歇,晚一会儿,这一榜学子,就该上门拜座师了,别的不好,那位解元,东翁可得好好见一见。”

“请先生来,就是说这位解元的事。”郑尚书神情轻松,“李文岚文章学问,算是当得起这个解元,公子的托付,不过顺水推舟,不瞒先生说,看了李文岚的文章,我当时,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如蒙大赦。”

“我也担心得很。”袁先生低低叹了口气,“如今看,咱们这眼光,比之公子,确实有所不如。唉。”袁先生又叹了口气,“大有不如啊,本朝英才多出少年。听说明尚书当年,公子曾经告诫过他,取士以才为本,可做,不可过,明尚书……唉。”

郑尚书低低叹了口气,好一会儿,往上直了直后背,笑道:“咱们说远了,请先生来,是想问问先生,李文岚这个解元,李家兄弟秋闱双中的事儿,秦凤路那边?”

“这个我想到了。”袁先生捋着胡须笑起来,“人情做到无人知晓,也就不是人情了,这事儿,东翁不必出面,我写封信给莫涛江,叙叙旧,说说闲话。”

“好。”郑尚书笑容轻松,“先生写信,我去睡上片刻。”

袁先生站起来,拱手告退。

辰正时分,几乎和那张桂榜同时,金太后从黄太监手里接过张折纸,展开,看着头一个李文岚的名字,蹙起了眉头,“李文山那个弟弟?”

“是。”黄太监垂手应声。

“怎么回事?”金太后不往下看了,直视着黄太监。

这一科在江家手里,解元却点了李文山嫡亲的弟弟!

“中秋那天,江延世天落黑出城,赶往独乐冈,请永宁伯府九娘子李夏赏月,吹了一曲清平乐。”黄太监垂着眼皮,“这是第四回,童子试那天,江延世请在贡院外等候的李文山和李夏兄妹,到法云寺赏牡丹,第二回,请了李文山和李夏兄妹,到明州会馆吃明州菜,头一回,是今年上元节,请了李家兄弟两人,姐妹三人,还有郭胜,徐焕,到江延世那只船上,看灯,赏烟火。”

金太后眉头皱起,黄太监抬头看了她一眼,“除了第四回,其余三回,王爷都知道,我就没多想。”

“你走一趟,跟相爷说,让他得空来一趟。”好半晌,金太后沉声吩咐道。

热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