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第三百二七章 中秋的酒
更新时间:2018-05-11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盛华 | 闲听落花 | 闲听落花 | 盛华 
正文如下:
第三百二七章中秋的酒

第三百二七章中秋的酒

闲听落花:、、、、、、、、、

郭胜突然要回一趟老家,严夫人让人循例备了份程仪,一个字没多问,徐焕瞄着郭胜满眼的亮光,悠悠说了句:“要不是明年考春闱,我真想跟你走一趟。唉,要钱不要?”

见郭胜坚定的摇头,站着又看了一会儿,转身告辞:“我先走了,明天早上我就不送你了。”

“我今天晚上就走,你先别走,还有几件事。”郭胜忙叫住徐焕。

徐焕转身回来,跟在转着圈收拾东西的郭胜身后,听他托付。

“我这些兄弟,银贵跟我走,其它都留下,富贵统总,人你不用管,这个院子,你得空常过来看看。

五爷现在虽说天天往王府去,其实都是去念书准备春闱的,他这头,你常去看看,你外甥的学问文章,比你还是差点,你别光顾着自己。

这都是小事,你管不管都行,有一件,你得用心办好。”

郭胜捏着一叠银票子,一脸严肃看着徐焕,“照顾好姜家姐弟。”

“什么?”徐焕瞪着郭胜叫起来。

“什么什么?那姐弟俩,我走了,你不照顾谁照顾?这事还能托付谁?反正姜家姑娘那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你放心……”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姜……哪有什么事?那都是无中生有的事,你别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徐焕急了。

“你瞧瞧你,说哪儿去了这是,我说的是姜家姐弟的来历,你瞧你,这心眼净想什么了?”郭胜用银票子拍着徐焕的肩膀。

徐焕被郭胜这几句话噎的差点伸脖子,“你说清楚,这来历……”

“王爷已经知道了,世子爷也知道了,6将军也知道了,是不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别的,你不用知道,对了,还有……算了先就这些吧,别的,你看着办,该照顾就照顾。”

“你这趟去,什么时候能回来,心里有数吗?”徐焕呆站了半晌,看着郭胜问道。

“不知道,年里年外吧,早了我送你入龙门,晚了回来贺你高中。”郭胜看起来心情好极了。

徐焕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带着一肚皮的心思,告辞回去了。

郭胜当天晚上就启程往南边去了,隔天李文岚入龙门考第二场,顺顺当当,到第三场,送李文岚入了龙门,隔天是中秋节,霍老太太接上李夏和李冬,和李文楠三个,由徐焕陪着,出城往独乐冈赏月玩一天。

霍老太太在独乐冈上佳位置,包下了一间小院,霍老太太带着三人,逛了大半个城出来,在婆台寺吃了顿素斋,再到独乐冈,已经天近傍晚,一行人沐浴洗漱,换了衣服出来。

李夏和李文楠照例是一样的打扮:一件酡红素绸坦领半臂,里面雪白纱琵琶袖窄小利落,一条酡颜十六幅长裙,耳朵上一串红到艳丽的珊瑚珠几乎垂挨到肩上。

并排站在一起,看的霍老太太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真是好看!这珊瑚珠子好看,我那儿还有不少,明儿回去,我带你们一人去做一套头面,还有冬姐儿。”

“不用了,太外婆三天两头给我们做衣服头面,我还没能戴过一遍。”李冬看着两个妹妹,也看的移不开眼,阿夏越来越好看了。

“咳。”几步远的徐焕咳了一声,“咱们过去吧,你们听听,已经热闹起来了。”

四周果然丝竹盈耳,觥筹交错声声叠叠。

“快走,太外婆,我今天要多喝几杯!”李文楠拉着李夏,脚步雀跃。

“行,不过不能醉得太厉害,要是明天回到城里,还醉着不醒,那可不行。”霍老太太爽快答应,又加了一句。

“再怎么醉,一夜也醒了,多谢太外婆,太外婆你太好了!天底下的外婆太外婆中间,太外婆你最最好!”李文楠得了许可,奉承话儿一堆一堆捧出来。

霍老太太大笑,徐焕走在最前,一边走一边笑,这个楠姐儿,有她在,比一台大戏还热闹。

霍老太太定下的赏月位置高远敞亮,席面已经摆好,见众人进来,两个酒娘取了酒出来,请了示下,加了少许冰糖,温起了酒。旁边几个乐伎按琴抚笛,乐声悠悠扬扬。

京城的规矩,中秋有两件大事是一定要做的,一是尝新酒,二是听曲子。

徐焕酒量浅,喝了一两杯,就不敢再喝,霍老太太酒量极好,李夏姐妹几个,敬一杯,她就喝一杯,李冬酒量竟然不错,被李文楠拉着连喝了五六杯,又敬了霍老太太几杯,竟然还没醉倒。

李夏酒量也不差,见霍老太太来者不拒,她这酒上就存了心,李文楠酒量一般,酒品极好,最先倒下了。

霍老太太搂着醉的只顾笑个不停的李文楠,吩咐撤下酒,换了醒酒汤上来,慢慢抿着听了一会儿曲子,夜风渐凉,就起身往回走。

婆子叫了软轿过来,抬了醉倒的李文楠和脚步不稳的李冬,霍老太太不愿意坐轿子,牵着李夏,跟在轿子后面,一边走,一边赏着月说着话儿。

走到一半,李夏一眼瞥见江延世的小厮枫叶站在路边,冲她招了下手,又招了下手。

李夏急忙回头看向霍老太太,霍老太太的目光从枫叶身上移回,看向李夏,“是哪家的?”

“江公子的小厮。”李夏又扫了眼枫叶。

“要是去,得让单嬷嬷陪着。”霍老太太看着前面,语调淡淡。

“好。”李夏松开霍老太太,招手叫了端砚,霍老太太示意单嬷嬷跟着,往旁边几步,枫叶急忙迎上来。

“什么事?”李夏站定,等枫叶过来,微笑问道。

“我们爷说,他欠了姑娘一曲笛子,今天中秋,正好应景还了这债,我们爷就在旁边,不过几十步,是块清静地方。”枫叶忙陪笑道。

李夏看着单嬷嬷,犹豫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示意枫叶带路。

果然不过几十步,就看到江延世一件雪白长衫,手里转着管玉竹笛,站在月光下,连人带笛子,仿佛都着光。

看到李夏,江延世笑容如姣姣天上月,急步迎上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