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第三百二三章 明目张胆
更新时间:2018-05-09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盛华 | 闲听落花 | 闲听落花 | 盛华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三百二三章明目张胆

正文第三百二三章明目张胆

第二天早饭后,严夫人刚刚安排了几件家务,二门当值的婆子一路小跑直冲进来,眼睛里闪着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灼灼亮光,“夫人夫人!江公子,江大公子!打发人,说是看望咱们府上九娘子……”

“成什么样子!”严夫人脸一沉,厉声斥责,“看看你这样子,走了水了还是进了贼了?把你急成这样?老刘,革她三个月月钱!”

婆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她是真的昏了头了。

“怎么回事?”严夫人等她连磕了四五个头,端起杯子抿了口茶,才沉声问道。

“是,江大公子打发了四个婆子,说是听说咱们府上九娘子昨儿个被殃及误伤,江大公子很是担心,特意打发她们过来看望。还带了不少东西。”婆子声音微抖,重新说了一遍。

严夫人嗯了一声,目光严厉的挨个扫过屋里侍立的诸管事婆子,冷声道:“都给我听着,你们也都看到了,咱们府上,不比从前,往后来来往往,有的是大家大户,只怕往后接旨的时候都多的是,再有这样眼皮子浅没出息的,革了差使撵出去!”

诸人齐声答应。

严夫人这才吩咐:“请进来。你去明萃院看看九娘子怎么样了,能见人不能。”

接着又吩咐了小丫头去禀报李夏,严夫人才站起来,不紧不慢往前面花厅过去。

江府四个婆子气度不凡,见了礼,领头的婆子欠身陪笑道:“我们大爷前儿代太子出城查看夏收,昨儿个半夜才回来,听说贵府上九娘子被殃及误伤,急的不行,赶紧就让人去请曹太医,听曹太医说已经过府诊治过了,皮外伤无碍,我们大爷才稍稍放了心,今天一大早,亲手挑了这些东西,吩咐婢子们过来,代他看一看九娘子好些了没有。”

严夫人一脸谦和的笑,心却很沉,江大公子这趟看望,明目张胆,这个……应该是好事吧?可她这心,怎么七上八下,这好事儿,怎么总有股子不是好事儿的感觉呢……

“小妮子淘气胡闹,不堪得很,劳你们大公子这么费心,实在是不敢当。”严夫人客气非常的客套了没几句,去明萃院的丫头就进来了,垂手禀报:“回夫人,九娘子说,她没什么事儿,这会儿刚刚糊了一脸的膏药,实在没法见人,请夫人替她谢谢江府关切。”

四个婆子听了丫头的话,一句多话没说,客气了几句,就告退走了。

严夫人看着四个婆子出了门,屏退众人,示意蔓青,“打开我瞧瞧。”

蔓青拿过婆子带来的四个大匣子,一一打开,严夫人站起来,一一看过去。

一匣子珍珠粉和茯苓霜,一匣子药膏面霜,其余两匣子,一匣子精巧的蜜饯干果,最后一个匣子里,放了两罐茶叶,和一只灿若星辰的曜变建盏。

严夫人拿起竖在两罐茶叶之间的一张精致花柬,花柬上的字飘逸矫健,寥寥数行,没说茶叶,只说这建盏是他前年所得,极其喜爱,一共两只,送一只给李夏把玩。

蔓青指挥着两个婆子,又抬了一个大竹蒌进来,竹蒌里,是各色新鲜瓜果,还有一束青麦穗,旁边系了个纸卷,严夫人不客气的拆开,纸卷上也是江延世的亲笔,说这麦穗用火烤过,搓出麦粒,吃起来极其清香有趣。

严夫人将纸卷重新卷好,退后两步,看着敞开的四个匣子,和那乱七八糟的一篓子东西,慢慢叹了口气,那几个婆子倒不是客气,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肯定是江公子亲手挑选封装的……

听说江家已经不议亲了,放了话说江大公子不宜早婚……

严夫人呆坐了好一会儿,才吩咐蔓青,“把匣子合上,这个也封好,你亲自送过去,跟九姐儿说,我都看过了。”

蔓青看的脸色也有点儿青,忙答应一声,合上匣子,重新封好竹篓,才叫了两个老成婆子进来,拿了东西,往明萃院送过去。

傍晚,李夏那半边脸差不多算好了,溜跶到离青藤院不远的一座假山前,坐在石凳上看着本书。

郭胜背着手,径直走到李夏面前,欠身看了看李夏的脸,长长松了口气。

“阮谨俞是怎么回事?”李夏直截了当的问道。

“是个意外。”顿了顿,郭胜垂了垂头,“是在下办差不利。富贵说,阮十七在庆丰楼下栓马柱旁边看热闹时,没什么异样,后来进了庆丰楼,也没什么异样……”

“这事你自己去反思,说说阮谨俞。”李夏打断了郭胜的话。

“是,陆将军听说阮十七来了,十分震惊,陆将军事先肯定不知道。从庆丰楼回去后,陆将军当着我的面问的,阮十七说,他在老家打了人,本来是想到福建躲几天,没想到经过台州时,和柏乔打了一架,说是不小心打坏了几张桌子,他后来知道柏乔是柏乔,就不敢去福建了,说是没地方去,只好到京城来避几天。”

李夏听到他和柏乔打了一架,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

从前,柏乔就是通过阮谨俞,再由陆仪,搭上的当时统总剿除海匪的孙安,他认识柏乔,也是因为打了一架么?

后来皇上疑心柏乔,阮谨俞上过一份折子替柏乔折辩,言辞激烈尖锐,皇上当时怒极了,大骂他和他祖上一样,都是茹毛饮血的野蛮夷狄。

阮谨俞被皇上派人当众斥责后,当场扯下官服甩在地上,喊了一句:不与混帐与伍。扬长而去。

郭胜看着怔怔出神的李夏。

“你接着说。”李夏恍回神,垂着眼皮道。

“陆将军已经让人打听台州打架到底打成什么样儿,说绝不止几张桌子,还有阮家那边,也写信过去了。”

郭胜顿了顿,看着李夏,“我当时说,把阮十七的小厮随从叫过来问问,陆将军说,阮十七御下极有章法,从他的小厮长随嘴里听到的,必定是他想让人知道的,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一个字也问不出来。”

“嗯。”李夏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从前,阮谨俞是和柏乔一起到的京城,这是后来她委任阮谨俞协理南边剿匪平叛事宜,召见他时,当面问过的,现在,他这会儿就到京城了……

“一,姜尚武洗马这三个月到半年里,想办法把他交到陆仪手下,长长远远的领份差使,一定要把他拘在秦王府内,或是陆仪身边。”李夏垂着眼吩咐。

郭胜凝神听着,低低应了一句。

“第二,想办法把阮谨俞留在京城。”

郭胜一个怔神,随即答应。

李夏站起来正要走,郭胜有几分突兀的问了句,“姑娘,要是王爷,或是陆将军问起江公子打发人看望的事……”

李夏回头看着郭胜,“这与你什么相干?”

郭胜呃了一声,姑娘说的对,这与他什么相干!

热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