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第三百二一章 拘在手里
更新时间:2018-05-08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盛华 | 闲听落花 | 闲听落花 | 盛华 
正文如下:
第三百二一章拘在手里

第三百二一章拘在手里

庆丰楼离京府衙门不算远,很快,衙役头儿老周就带人赶到了。

到了庆丰楼下,听说永宁伯府李五爷的妹妹,也被殃及打伤了,唬了一跳,赶紧让人去请吴推官,自己不敢上去,先拘拿了外面的闲人,仔细查问起因经过。

吴推官骑着马一口气赶到时,老周已经问的差不多了,迎上吴推官,三言两语说了经过,吴推官拧起了眉,“闹事儿的这姑娘,跟那小子,什么来历?有人知道没有?”

“都不知道,都问了,说没见过,面生得很。两个人官话都说的极好,听不出口音,可也能肯定不是咱们京城口音,大概是哪个地方上来的祸害,跑到京城撒野来了。”

吴推官嗯了一声,脚下加快。

揪着年青男子的掌柜看到吴推官,忙松开年青男子,上前见礼。

“你是推官?你过来,我跟你说几句话。”听掌柜喊了句吴推官,年青男子一边冲吴推官招手,一边上前几步,拉过吴推官,俯到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吴推官顿时一脸愕然呆滞。

年青男子退后两步,冲吴推官拱了拱手,“我得赶紧走了,有事你就……什么时候去找我都行。”

吴推官连连点头带哈腰。

年青男子刚走了两步,徐焕猛几步冲前,一把揪住年青男子,“你别走,你漫撒银票子,惹出这场事,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徐爷,这位……那个……”吴推官赶紧上前连解释带和稀泥。

“咦!你这个人,我明明是帮你!”年青男子指着徐焕,眉毛往上嘴往下,扯的一张脸都长了不少,“你知不知道好歹啊?”

“你这不是帮人,这是害人,闹出这样的大乱子,你看看,我外甥女伤成这样,凶手还没找到呢,你不能走。”徐焕冷着脸,死揪着年青男子不放。

“哎!这可不能怪我!你那个……那俩外甥女,直着头往人堆里冲,还有,你外甥女那脸,是那小子,哪,就是那个胖墩,是他打的,就这样,反手一巴掌,这胖墩手劲可不小……好好好,也算是我的不是,至少没想周全,兄台原谅则个。”

年青男子倒是爽气,长揖到底,郑重道歉。

“徐爷徐爷,这位是……”吴推官总算能插进话了,一句话没说完,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陆仪在前,郭胜在后,急冲了进来。

年青男子一眼看到陆仪,一把甩开徐焕,转身就要跑,徐焕被他带的猛的往前趔趄了好几步,在摔倒之前,被陆仪纵身跃起,一把提住。

“你什么时候到的京城?到京城来干什么?”陆仪提住徐焕,顺手扔给郭胜,一个箭步,一把揪住年青男子后面的衣领,拎着他转了个方向,面对自己。

“是怀慈兄啊,好久不见,看你气色挺好。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走走,咱们回去,回家再好好说话。”年青男子被陆仪拎着,回过身,一脸干笑。

“一点小事,劳动吴推官了。”郭胜放好徐焕,一把拉过吴推官,顺手往他手里塞了张银票子,“大热的天,给兄弟们买几碗冰水喝,这事儿,就是个误会,带回去请我们老太太处置最好。给吴推官和诸位兄弟添麻烦了。”

吴推官也不客气,接了银票子,长长舒了口气,“郭爷客气了,只要没事,在下就念阿弥陀佛了。府衙这头郭爷放心,不会有人嚼舌头根子,这里,郭爷也放心,在下这就去好好交待交待。”

郭胜连声谢了,转身要送吴推官出去,吴推官哪敢让他送,拱着手连称不敢,推着郭胜一步不让他送,出来带着人回去府衙了。

姜尚武看到陆仪和郭胜进来,再看到年青男子和陆仪明显十分熟捻,下意识的靠近姐姐,紧紧拉着姐姐的衣袖,警惕的怒目着周围所有人。

姜尚文垂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

严夫人站在诸人最前,神情严厉的看着年青男子,和揪着年青男子的陆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陆将军给我们解释一二!”

“惊扰夫人和诸位……”陆仪话说到一半,一眼瞥见李夏半边已经肿涨起来的脸,愕然的后面的话都忘了,一个转身,劈手就去揪年青男子,年青男子叫的极快,“不是我!是那小子,是他打的,我怎么可能打女人?我从来不打女人,又是那么小的小姑娘!”

陆仪松开年青男子,目光扫向姜尚武,姜尚武迎着他的目光,机灵灵打了个寒噤,紧紧揪着姜尚文的衣袖,紧紧抿着嘴,努力挺起胸膛,腿却抖起来。

姜尚文恍过神,伸手把姜尚武推到身后,迎着陆仪阴寒的目光,双手紧紧攥着拳头,怒目陆仪。

“她不是有意的。”徐焕往前一步,挡在陆仪和姜尚文中间。

“这是陆将军夫人的小叔,行十七。”郭胜一步上前,将徐焕挤的一个趔趄,退到了一边,再顺手拉过阮十七,“十七爷,再怎么着,这事也是由你而起,我们九娘子这脸,就算不是你打的,你也脱不开干系。”

严夫人听说是阮氏的小叔,呆了片刻,一时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儿?那这两位呢?总不能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吧!

霍老太太站在严夫人侧后,瞄着郭胜,又看看徐焕,再看向不停长揖的阮十七和一脸愧疚的陆仪,似有似无的冷哼了一声。

徐太太蹲在李夏面前,想摸李夏的脸又不敢,看着李夏一点点肿起来,越肿越高的脸,心疼的眼泪不停的掉,“阿夏这是要破相了……”

“是他打的九妹妹!阿娘,杀人偿命,不能放过他!”李文楠怒目姜尚武,恨不能冲上去把他打成一只烂猪头。

“这位姑娘,在下要是没记错,在南水门里,好象见过你们姐弟吧?”郭胜绷着脸,冲姜尚文拱了拱手,“那一次,多谢令姐弟出手相助。这一回,在下请姑娘给个说法,是我们永宁伯府,还是徐家,或是徐舅爷那匹马,惹着姑娘了?让姑娘气成这样,闹成这样?”

“是……那匹马!”姜尚文一只手背在背后,紧紧攥着姜尚武的手,“是我莽撞了,以为那匹马是我家前儿被偷走的马,和我家的马一模一样,那是弟弟最喜欢的马,我以为是偷马贼,是我莽撞了。”

说到最后,姜尚文声音里透着哽咽。

“姑娘,你看看我们九娘子这脸。”郭胜脸色更冷了,“这可不是一句莽撞,陪个礼就能过去的。还有十七爷,得有个说法。”

阮十七连声唉唉唉,抬手按在脸上,陆仪伸手按在他肩上,按的阮十七支撑不住,腿一弯,半跪到了地上,“唉你……是我的不是,我先给九娘子陪个不是,别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姜尚文咬着嘴唇,一眼不看垂头站在旁边的徐焕,只盯着郭胜,“你说……你先说,我弟弟不是故意的,我们……”

那一句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姜尚文怎么也不敢说出口,他们都认识,说不定都是一家子,她和弟弟可是孤单单两个人。

郭胜先看向严夫人,又看向李夏,再看向霍老太太,霍老太太看着浑身警惕的姜尚文和姜尚武,暗暗叹了口气,“南水门的事,我听我这个小孙子说过,姑娘是明州来的?”

姜尚文不看霍老太太,拧着头嗯了一声。

“我也是明州人,姑娘是太莽撞了些,这小哥儿也是,就是打架,也得看着打,你看看我们九姐儿这脸,被你打成什么样儿了?再怎么着,也得让我们九姐儿出口气,让九姐儿说吧,你看呢?”

霍老太太看向严夫人,见严夫人点了头,示意李夏和李文楠,“九姐儿,还有七姐儿,你们说说,这口气怎么出。”

严夫人有几分心不在焉,不时瞄着一直垂着头,几乎一直处于恍惚离魂状态的徐焕,和浑身上下都是委屈的姜尚文,刚才老太太说,这姑娘是明州来的……

这事儿后头,可得有不少事儿。

“打……”李文楠指着姜尚武,刚说出一个字,就被李夏一把拉过,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了一阵子,李文楠眉开眼笑,指着姜尚武道:“你不长眼乱打,你看看我妹妹这脸,这是要破相的!”

姜尚武眼睛瞪的溜圆,破相了……

“不能便宜了你,我和妹妹商量好了,两条,随你选,一是罚你给我们家……算了,我们家的马太多了,你洗不过来,就……五哥骑马最多,还有四哥,还有六哥,算了就五哥吧,还有郭先生的马,罚你给我五哥,还有郭先生,洗三个月马!”

“什么!”姜尚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一巴掌,就得洗三个月马?

“一天要洗两遍!还有……”李文楠竖着两根指头。

“这个不行,你说第二条!”姜尚武打断了李文楠的话,他可不干洗马这活。

“第二条么,打断你那只胳膊,要把骨头打碎,让你这辈子都不能再欺负人。你挑吧。”李文楠胳膊抱在胸前,抬着下巴,挑衅的斜着姜尚武。

“那他呢?”姜尚文一把按住就要跳起来的姜尚武,指着阮十七。

“第一,是你先无理取闹的,他是打抱不平,错在思虑不周欠妥当,第二,我九妹妹这脸,是你弟弟打的,不是他打的,你和你弟弟七成错,他最多三成,第三,他是替我们打报不平,就是有几分不妥当,我们也不该多计较。”

李文楠迎着姜尚文的质问,竖着指头一二三说的清楚明白。

阮十七一脸赞赏,连拍了几下巴掌,“说得好……”

“你闭嘴。”阮十七话没说完,就被陆仪一个掌刀,砍在两只手上,砍的阮十七身子往前晃了好几晃,甩着两只手,疼的龇牙咧嘴。

严夫人看着李文楠,连眨了好几下眼,脸上的高兴得意,根本掩不住了,她家楠姐儿这话说的多清楚多明白多在理!

姜尚文下意识的瞟向霍老太太。

“七姐儿这话在理,这都是看在你和你弟弟,一个是姑娘家,一个还没长大,要是刚才直接送官,平白无故找事打人,照律法……”霍老太太看向郭胜,郭胜忙欠身答道:“照律法,最少也要枷号示众半个月,九娘子伤成这样,判个流徙也不算重。”

“姑娘自己掂量吧。”霍老太太阴沉着脸,看起来相当恼怒。

“姐,我……”姜尚武脖子一梗,他宁可站在衙门口戴枷示众,就是流徙,他也不怕!

“去给他们洗三个月马。”姜尚文打断姜尚武的话,姜尚武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姐,你……”

“去洗马。我们答应了,是现在就跟你们走,还是挑个日子。”姜尚文看向李文楠。

李文楠呃了一声,忙看向严夫人。

严夫人神情很是和缓,“明天吧,我们五哥儿辰初出门,你卯正前到,哥儿出门前,马是一定要洗刷干净,打理的整齐光鲜才行,晚上哥儿回来的时辰不定,这你不用管,你只管申末过来。”

严夫人极不客气的直接安排了。

姜尚文用力攥着姜尚武的手,嗯了一声,“明天一早,我准时送弟弟过去,别过。”说完,拉着姜尚武,从徐焕和郭胜,以及陆仪和阮十七之间,目不斜视径直走了。

“阿夏没事吧,我已经让人去请太医了,老太太,夫人,太太,都是十七叔的错,让阿夏伤成这样,仪愧疚难当。”陆仪一连几个长揖到底。

阮十七看着李夏,和叉腰怒目他的李文楠,想说一句这两个丫头是找着挨打,却无论如何没敢说出来,他敢说出来,怀慈指定揍的他比那个小丫头惨多了。

“这位十七爷,我听阮夫人说过几回。”严夫人忙还了半礼,“还真是……陆将军客气了,也怪这俩妮子,跟十七爷一样,都是淘气得很。

阿夏伤得不轻,我们这就别过,这店里,就烦劳郭先生料理安排,看看伤着人没有,还有毁坏的东西,都照价赔偿,再多留些银子,给他们买些压惊汤药。”

严夫人一边和陆仪告辞,一边和郭胜客气托付,一眼都不看阮十七。

郭胜忙欠身答应了。

婆子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找了顶厚帷帽过来,给李夏戴上,众人一起出来,上车回去。

霍老太太在徐宅二门里下了车,看着垂头丧气的徐焕,沉着脸问道:“姜家姐弟怎么知道今天相亲的事?你让人告诉她的?”

“不是。”徐焕赶紧解释,“我怎么能跟她说这个,我是……要好好相亲的,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我……”

霍老太太轻轻松了口气,看焕哥儿这样子,他是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姜家姐弟的事,郭先生知道吗?”霍老太太接着问道。

徐焕僵了片刻,垂下了头,霍老太太看着徐焕,半晌才叹了口气,“那今天相亲的事儿呢?”

“他不知道,昨天想跟他说的,等到半夜也没等到他,不过……”后面的话,徐焕没说下去,他今天相亲这事,在永宁伯府稍稍一打听,甚至不用打听,就能知道了,哪还用得着他再告诉郭胜。

“晚上你去问问郭先生,姜家姐弟,他这是什么意思,要怎么样。还有,知道她们到京城那天,我就打发人捎信过去了,让人来把她们带回明州,以后不会再让她们进京城了,她们不能呆在京城,这话,也说给郭先生听。”

霍老太太低声交待,徐焕低头答应。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