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春事-第四百四十三章 有句话我不太好讲
更新时间:2018-05-16  作者: 饭团桃子控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门春事 | 饭团桃子控 | 饭团桃子控 | 名门春事 
正文如下:
第四百四十三章有句话我不太好讲

第四百四十三章有句话我不太好讲

作者:

圣人越瞧越心酸,直接走过去,父子二人又抱头痛哭起来。

贺知春心中叹了口气,现在的郎君都这么爱哭,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一条能戳穿墙壁的好汉!

她看了长乐公主一眼,长乐公主皱了皱眉头,走过身去,正好扶起圣人,就听到门外有个小太监探头探脑的十分着急。

“可是出了什么事?”

那小太监畏畏缩缩的走了进来,“奴乃是晋王府的下人,晋王妃刚才生了一个小郎,奴奴……”

晋王一听,先是大喜,又后大悲,“长兄才去,你同某说这个作甚?不过是个小儿罢了!”

圣人却是拿帕子抹了把脸,惊讶的说道:“大郎同你最为要好,他这莫不是投胎转世来你府上了!”

贺知春就无语了……

晋王的手段越发的离谱了啊,这兄长的死期和孩子出生的日子他都能控制了啊?

别说什么都是巧合,哪里有这么多巧合!

晋王顿时跳了起来,他的腿有些瘸,一不小心摔倒在圣人的身上,圣人瞧他的眼神越发的怜惜。

喂!这时候卢贵妃是不是应该把所有的后宫女眷都叫来学学如何争宠?

晋王你简直不要脸了啊!贺知春突然明白他为何要用娟纱遮面了,他大约是怕自己羞愤欲死。

“走,阿爹倒是要去看看,你这新得的麟儿,是不是我那苦命的大郎。”

一众兄妹摇摇欲坠的起了身,哭了这么久,嗓子都哭哑了,眼睛都要被烟给熏瞎了。去晋王府好啊,去晋王府总归是不用再哭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晋王府,与晋王如日中天之时不同,这里已经显得有些破败,青石板路的缝隙中,甚至长出了好几根冒尖儿的杂草。

圣人心酸不已,还没有说话,便听到贺知春感动的说道:“九哥一心向善,连门口的草都舍不得让人踩死,真让我等自愧弗如。”

晋王身子缩了缩,天宝一开口就没有好事,能把她赶走吗?

照她这么说,他日后还得把门口的草,好吃好喝的供着,万一死了,他就不向善了?

圣人原本要痛斥晋王府的下人,给晋王撑腰的话一下子堵在了嗓子眼里……

突然发现太子异于常人怎么办?圣人有些心焦,拍了拍贺知春的肩膀,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脚下的杂草,进了府门。

府中早就得了消息,萧孺人挺着圆圆的肚儿,神色怪异,看不出是想哭还是想笑,见到贺知春的时候,还特意的把头低了下去,显然对以前的事情,记忆犹新。

她引着众人径直去了晋王妃的小院,早有嬷嬷抱着孩子在院子中等着了。

因为圣人来了晋王府,不一会儿,这里便来了不少的宗亲,尤其是日日闲得慌的平王,简直是哪里有热闹往哪里凑。

高阳还有其他的公主也都过来了,沉寂了许久的晋王府,终于再一次热闹了起来。

晋王心中汹涌澎湃,他是真的很想哭。

他从小长于圣人之手,也是备受宠爱,在从高句丽回来的这段时日,简直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光,他已经受够了。

高阳见了他的模样,小白眼直翻翻,大呼了一声,“九哥你有多久没有沐浴了?我的天呐,这太阳一照,你的头顶都泛油光了,我听闻这样容易生虫子。”

众人一听,下意思的都站远了一些,晋王一张脸铁青,老子是挖你祖坟了吗?都是一个爹生的,你到底要坑某多久啊!

高阳天生跋扈,才不管晋王铁青的脸呢,她甚至连圣人都不怕。

贺知春管这叫做傻大胆。

她说完之后,伸出头去看了看嬷嬷怀中的小婴儿,“九哥倒是打仗和传宗接代两不误啊!四哥,你同四嫂得问九哥取经了,看他这后院里,满堂开花了都!谁说我九哥瘸了的?人家心可不瘸!对吧,旺吉!”

旺吉抬起头,乖巧的“汪”了一声,以示对主人的万分赞同!

贺知春简直要哭了,你咋就那么好,把我想怼他的话全说了呢!

她现在是太子了,亲身上阵怼晋王有些掉份子啊!现在有人帮说,那真是太好不过了,贺知春决定,一会儿回宫了,就给高阳送礼去!

魏王同魏王妃都不自在的别开了视线,高阳你不是魏王党么?怎么狠起来连自己人都杀?

圣人倒是若有所思起来,晋王在家的确是愧疚不已,夜不能寐啊,要让后院这么多人有孕,哪里还有时间寐……

不能深想,一想就打不住。

贺知春也伸出头去看了看晋王的儿子,他的眼睛尚未睁开,皱巴巴的缩成了一团,看起来像是没有毛的小猫崽子一样。她两辈子都没有生过孩子,是以真的对孩子十分好奇。

她想着,伸出手去摸了一下那孩子的脸,结果那孩子竟然呜咽着哭了起来,小小声的,哭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贺知春有些讪讪的收回手来,认真的说道:“他肯定是饿了。”

圣人心中欢喜不已,这么讨厌天宝,这孩子肯定是他的大郎转世投胎来了啊!

长乐公主却是皱了皱眉,“这孩子是足月生的么?怎么瞧着有些弱。”

晋王回长安之后,低调得不行,一直都深居简出关门闭户,大家伙儿知晓晋王妃有孕了,还当真不知道几个月了。

贺知春好奇的看了看,她没有什么经验,看不出足月不足月的,不过这个孩子是真的很小很瘦弱。

晋王手往身后缩了缩,“是足月的,稳婆说这几日都有可能生,没有想到,今日就生了。”

贺知春掐指一算,望着晋王乐了。

晋王心中着急上火,天宝为何又望着某笑!

贺知春咳了咳,“九哥,有一句话,我不太好讲,但是不讲又对不住你,你说我是讲还是不讲!”

高阳翻了一个白眼儿,“天宝你要说便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你这副心虚的样子,旁人看了,还以为你给九哥戴了绿帽,晋王妃生的娃是你的呢!”

晋王心有余悸,上次李天宝说这句话的时候,坑得他爹都不认识他了,所以求你别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